Quantcast

第二次朝鲜战争是否会打?中美学者各执一词

2003-02-14 17: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欧汉伦博士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专访中强调,北朝鲜问题不能推到伊拉克问题解决之后,美国目前必须好好权衡对北朝鲜的所有政策选择。

“如果做一下简单的加减算术,你会发现美军同时打两场战争的能力并非没有。现在关键问题是运输力量。运送军队的飞机、船只要先忙完波斯湾的军队部署,一旦对伊战争军事部署完毕,这些兵力运输力量就可以反过头专门对付北朝鲜的军事部署,”欧汉伦说。目前美军有一百四十万人,一百多万预备役。美军中大概有一半的人是真正可以上战场打仗的。阿富汗目前套牢美军三万人,伊拉克之战有可能需要三十万人,在欧洲大概有十万军队,这样算来还有一半多美军可以被自由调遣。

对朝鲜的“鹰派”哪里去了?

在对伊和对朝问题上,非常明显小布什政府是一轻一重,重视程度上是对伊一边倒。这招来不少批评,说美国在树下一个不好的先例,惩罚将来可能有核武器的国家,而对勇破禁区、已经有核武能力的国家视而不见。

在历史上,美国政治领导人一向没有好的传统同时对付两个危机,虽然拉姆斯费尔德一直强调美军具有同时打两场战争的能力,这次在对伊和对朝问题上美国政府的偏向一览无余。美国领导人在最近的对朝鲜政策中自相矛盾,一方面重话说的不少,另一方面碰到关键时刻还是把枪口对准别处。

在小布什总统去年的“罪恶轴心”演说中,北朝鲜榜上有名,小布什总统声言“不允许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政权用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武器威胁我们”。在小布什总统去年九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英文名: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他又警告说美国会“先发制人”,以保证以前的誓言。后来小布什总统又在一个公开场合说他“嫌恶”金正日,北朝鲜的“亲爱的领袖”。在最近的1月3日时,小布什总统又说他对“有些饿死自己同胞的人没有同情心”

随着美国前任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最近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次讲话中指出美国需要保留军事威胁,但是目前不应该使用军事选择。佩里所列出的原因是北朝鲜不想和美国打仗,而美国既要避免被讹诈,同时也要避免战争,所以双方确实有妥协的空间。佩里的建议是美国目前应该采取“进攻性外交(英文名:aggressive diplomatic strategy)”。但是具体这一军事威胁有多真实,这是留在很多人心里的一个疑问。

“中美不会重复上一次朝鲜战争,”但是有可能军事冲撞

如果美国对朝鲜进行任何形式的军事打击,美国势必会担心中国的反应。欧汉伦说,中国是美国在朝鲜问题上重要的对话伙伴,潜在的盟友。“中国是北朝鲜传统盟友,一旦两边开火,中国不得不考虑在哪儿站的问题,”欧汉论说,“中美不会重复上一次朝鲜战争,中国介入朝鲜战争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是这一次中美之间的情况比50年前要好得多。中美之间打的可能比较小,一同避免战争的可能性比较大。”

考虑到北朝鲜的军事实力和可能对美军造成的伤亡,美国并不想在朝鲜半岛打一场战争。中国担心一旦战事迭起,从北朝鲜会有大量经济难民涌入,所以也不会乐意看到美朝开战。所以双方在防止战争,尤其是由此引起的中美之间的军事碰撞方面有一定共同利益。

欧汉论说他不怎么能够想见到中国这一次会像50年代那样“拔刀相助,”介入朝战,正面或间接帮助北朝鲜抵抗美军。但是他在对《华盛顿观察》的专访中说,“我可以预见中美发生‘军事碰撞’的一个可能性是,当美朝开战,北朝鲜政权眼看要垮台,中国决定往中朝边境调动军队,以稳定边境局势,或者控制难民。或甚而有之中国想在后北朝鲜取得一定的军事存在,以平衡美军在朝鲜半岛的力量,那么中美两军就有真正的危险发生‘碰撞’。”欧汉伦说。

2001年“海南危机”事件发生之后,中方飞行员王伟失踪,美方24名EP-3机组人员被中国扣留,中美一度剑拔弩张。这之后虽然两国整体关系有大的好转,但是在中国周边以及外围海域、天空两国龃龉不断。

中美两军从1997年开始一年一次的军队会晤。这一机制先是在1999年北约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事件之后得以重创,后来由于2001年“EP-3海南危机”时中国扣留了美方24名机组人员,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决定完全暂停两国军队的常规接触。今年5月,拉姆斯菲尔德缓了口气,说与中国军方的交往将由国防部长“一个案例一个案例”地做审核决定。一直到去年12月份熊光楷将军访美,中美两军的对话渠道才至少是象征性地打开。然而中美两军既没有畅通的对话渠道,也没有危机解决机制。 

第二次朝鲜战争,日本该站在哪?

如果美国真要打北朝鲜,美国在亚洲的两个军事基地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南韩的军事基地还是会比日本的基地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欧汉论说。他着重指出美国在亚洲的重要盟友日本不会参加实战,日本可能主要会承担的功能是扫雷、提供海上支持、人道主义救援之类的行动。

对于美国公众最担心的本土恐怖主义问题,欧汉论说他不觉得如果美国军事打击北朝鲜会带来朝鲜恐怖分子在美国本土的行动。“如果有恐怖主义袭击的话,那更有可能是来自伊拉克,而不会是北朝鲜。”

美国一旦选择军事手段对付北朝鲜,欧汉论说从作战战略上可能会有几个可能性,一个是安安静静地开始,派几千个特种部队士兵进行突袭;第二个是“慢的”选择,铺开阵容展示军事实力,希望北朝鲜能够知难而退,回到谈判桌旁。欧汉论说如果真的要对朝一战,美国将不得不运入30万到40万军人。

中方学者沈丁立:设想第二次朝鲜战争如何进行是“杞人忧天”

正在美国马塞诸塞州剑桥城的“有责任心科学家联盟组织”(英文名: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或UCS)作访问学者、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沈丁立教授批评欧汉伦的观点为“杞人忧天”,他的观点是美国根本不可能打北朝鲜。

美国不会准备同一个有核武器的对手作战

“美国从未选择,也不会准备同一个有核武器的对手作战。 当然美国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承认这一点会鼓励世界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沈丁立教授说。 他说,即使在1996年中国在台湾海峡附近放飞弹的情况下,美国航母集结,也只是摆摆强硬姿态,不会升级到和中国打仗。“美国要打伊拉克,多是因为估计伊拉克还未搞成(核武器);而美国一直怀疑朝鲜有秘密核武器项目,但是具体状况不知道。而正因为北朝鲜可能搞成了(核武器),美国才不会选择打北朝鲜。”沈教授说。

沈教授举出的另一个美朝之战不会发生的原因是朝鲜100万之强的地面武装力量和一万门火炮,其中有800门可马上炮轰汉城。“如果美国对北朝鲜作出任何实质性的军事反应,一小时之内汉城就会是一片火海。再加上北朝鲜有世界上最大的特种部队之一,人数占其陆军的十分之一,极具战斗力。美国不会愿意同这样一个硬果子拼。”,沈丁立说。

美国必须考虑中国可能会站在朝鲜身后

据不同消息来源,中朝在60年代初曾秘密签有“互助条约”,虽然这一具有共同防御性质的条约从未被双方政府公开提起,但是这一条约存在如果确实属实的话,将带给美国军方又一个头痛的事情。沈教授说,假如这一条约存在,即使中朝任何一方单单公布这一条约存在,那美军在打还是不打的问题上会更为难。而对中国而言,如果互助条约果然存在,那么一旦美国对朝鲜先发制人,中国该不该帮也会是一个两难选择 ── 帮的话,中国就重新走上同美国对抗的道路,而不帮的话,中国面临国际政治中的“信誉”问题。

对目前的朝鲜半岛危机,沈教授说归根到底是朝鲜“非对称地”对美国进行了“核遏制”。他对这一危机的最后解决抱有信心,但是说,“最后的结果会是:北朝鲜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北朝鲜也不会收回其核野心,因为有美国这样的存在,它必须由核武器保护自己,免得向伊拉克一样被美国欺负。”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年第6期(总第22期),2003-02-12(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