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赵达功: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2002-05-23 23:5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裹脚与美容,咋一看是风马牛不相及。一个在下,一个在上;一个脚上的事情,一个是脸上的事情;一个是中国的国粹,一个是世界上所有妇女都要做都想做的。

妇女裹脚是中国的国粹,是中国人对美的艺术欣赏。不过裹脚这种国粹现在已经彻底消亡了,也许还有极个别百岁老妪还保存着中国最后的国粹,但时日也不多了。人们经常哀叹国粹的消亡,但是对裹脚这种国粹却没有丝毫同情心。当年中国男人怜香惜玉般呵护女人的小脚,欣赏金莲之艺术,如今还是中国的男人,对传统裹脚艺术的欣赏却荡然无存。想想看,对于女人的美不看脸面只看脚,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是中国的独创,是中国人特有的审美观,应该说是中国人为世界艺术宝库做出伟大的贡献。中国历史上早就有选美比赛,就如同现代的选美比赛。不过,中国历史上的选美集会,不是看脸蛋选美,而是看脚选美。目前在中国还很少选美比赛,大概是因为那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只是换个名堂,羞羞答答搞一些服装模特比赛,把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晾脚会”、“赛脚会”、“金莲会”都给丢掉了。

艺术欣赏也有遗传,我自己感觉在我的艺术细胞里还残存着对裹脚艺术的留恋。所以我也经常留意女人的脚,当然还是先留意脸。看到大脚女子,总觉得其脸面也不好看,看到有娇小金莲的女人,就可以用“婀娜多姿”、“亭亭玉立”等词句描绘,还会联想到林黛玉弱不禁风的病态美。陶醉在对金莲艺术的欣赏之中,邪念也油然产生:把那新月般的小脚揣进怀里,瞪大眼睛仔细观赏。

其实女人裹过的脚光秃秃的看上去并不美,那只受伤的小脚,怎么看也是残疾人,中国许多大城市里的残疾乞丐就是这个样子,甚至更惨不忍睹,哪里来得什么美?小脚的美要靠裹脚布和鞋履,人们只欣赏小脚的弯月形状,哪能看扭曲的赤裸肉脚。小时侯,我看老太太用尿盆洗脚,就捂住鼻子躲得远远的。脚本身就容易发臭,老太太也知道这脚不是什么香东西,只配用臭尿盆来洗。毛泽东曾经形容说“赖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裹脚布裹住臭的脚,自然裹脚布也是臭的。

男人为了欣赏美而对女人进行迫害,当然不管这种“艺术”有什么美,都是最终被淘汰的“艺术”。所以消亡的裹脚这种中国国粹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人们欣赏女人的美是看脸蛋,看身材。女人爱美天生就是为了讨男人喜欢,所以有“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厂家和商人大都瞄准女人,化妆品不必说,这服装生产和销售主要是为女人的。但是有一点是不能改变的,女人再美也要受到自然规律的限制,天生丽质也不能抵御时光流逝,女人会衰老,脸上会起皱纹。女人从年轻时候的美到衰老后的不美,实在不能抗拒。但是女人再老,爱美之心不会变,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延缓衰老。美容、美肤是从外表打扮的尽可能美,为了年轻美貌,甚至不惜动手术整容、拉皮等方法,都是为了掩盖衰老和丑。这种以假象给男人看的行为,男人也都承认和看惯了,毕竟女人的美是为了男人,男人还得感激女人。哪个男人在乎自己的老婆、情人去美容呢!许多女人的收入主要都用作美容了。一般的美容不伤害身体当然是件好事,应该提倡,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美是好事情,只要没有像裹脚那样残害女人就行了。可是辩证法非要说有一利必有一弊,女人非要为美容付出痛苦的代价。裹脚的痛苦并不能改变女人对美的追求,生命诚可贵,美容价更高,现在美容发展到要危害健康甚至生命的地步。君不见多少女人为了身材,拼命减肥,落得一身疾病;君不见多少女人为了脸蛋,不惜刀光剑影,甚至毒害自己。四十二岁的美国明星麦当娜用毒针维持自己的青春,使她现在依然显得年轻。用毒来美容竟然已经让人们逐渐接受,中国妇女早在四年前就开始了毒针美容,此法如同烈火洪流,势不可当。注射毒针5分钟,就可以年轻十岁,这种诱惑谁能抗拒?

据我所知,世界上的职业模特大都吸毒。为了保持身条,维持生计,许多职业模特被迫吸毒。吸毒可是危害人的健康的,牺牲健康就是美的代价。我想了想,这用毒来美容比中国的国粹裹脚还残忍。现象掩盖本质,娇媚脸蛋上欢笑掩盖着痛苦的身躯。裹脚残害妇女,毒针美容也残害妇女,看不出它们本质的区别。所以也不必再嘲笑中国的裹脚,还不如嘲笑毒品带来的美容。

感叹之余,忽然想到这裹脚和毒针美容之方法手段也应用在中国社会政治经济上。形象工程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裹脚布和那“毒针”吗?许多中国的城市美容是用失业、贫困为代价的,那些雕塑、高楼大厦、五星级酒店、纪念碑、立交桥、高速公路、堤坝的后面掩盖着多少污垢?朱熔基前不久在北京愤怒的指出,“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去关心下岗的困难职工,而去大搞政绩工程,甚至把国库的钱拿去盖五星级的宾馆,头脑发热哇!如果我们还不看清当前的形势,还像去年一样大手大脚地花钱,一旦碰到困难就会束手无策。”可惜朱熔基没有揭露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专制制度带来的必然弊端。

我们来看中新网4月3日披露的所谓形象工程。报道说,在慈溪市最繁华的青少年宫路与三北大街交会处,赫然矗立着一幢庞大的建筑,这就是当地有名的政府“形象工程”--东方娱乐城。 然而这座耗资6500多万元的娱乐城,当初却是依靠政府的金字招牌大肆非法集资和向银行举债,结果债台高筑,目前资不抵债,80多名老百姓的血汗钱有去无回,上访不断。

慈溪市形象工程现象只是冰山一角,这样的事例在中国多如牛毛。还有更可气的,有些贫穷的穷乡僻壤也大搞形象工程,让马路旁的老百姓建筑物统统建成整齐划一的三层楼房,哪怕第三层只是临街面的空墙。为了美容,为了形象,老百姓要么破产,要么举债,可是遭了殃!

共产党在城市大搞形象工程,美化改革开放的成果,好歹也能看到实物;但是在政治上、理论上、数字上、报道上也大搞形象工程,令人啧啧称奇。

日前,由科技部、中国科学院等部门支持的“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出版了《中国现代化报告2002》,宣称到2000年中国已有8个地区完成或基本完成了第一次现代化,中国已处于初等发达国家;北京的第二次现代化水平居全国之首,已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上线,上海第二次现代化指数则与意大利、爱尔兰等世界中等发达国家大体相当……

看到这个报告,许多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不过也能想得通,“三个代表”本来就是形象工程,所掩盖的背后是中国政治制度的落后,是对共产党专制统治制度行将消亡的最后哀叹。这个报告就是想证实“三个代表”的伟大,不幸的是这个报告也是形象工程,是不顾事实的吹嘘捏造,是对“三个代表”形象工程的具体延续,拍马屁拍到了点子上。

形象工程就是裹脚布,掩盖的是肮脏和丑陋;形象工程就是美容的“毒针”,要毒害的是国家和中国老百姓。

2002年5月14日

2002年5月23日修改

(博讯)(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