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希望工程”成了黑社会:举报人遭恐吓 逃离北京

2002-03-22 04: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编者按:望工程--多么伟大的事业,“希望工程”原本是收集捐款,用捐款来交付上千万失学儿童的千奇百怪的学杂费。可希望工程却拿捐款去做房地产,还大亏。基金投资、赚钱更多支持学生上学没错,但如果“希望工程”的官员们象其他行业官员一样,拿公款去炒股、做房地产,赚了就把利润装进私人腰包、亏了就入帐。这恐怕就太黑了吧?

人家举报“希望工程”,希望工程却利用黑社会手段恐吓举报人,一个伟大的工程怎么成了黑社会?)

揭发青基会连串违规事件后,举报人柳杨称频遭威吓,说到伤心处,她潸然泪下。

明报报道:向明报披露中国青少年基金会(简称青基会)违规挪用希望工程捐款的主要举报人柳杨昨日现身广州,进一步公开青基会违规证据(详见另文)。她同时泣诉因举报而受到诸多威胁恐吓,二十多天来都要离京躲避。

昨日傍晚,青基会再度对事件作回应,在互联网页上发布了一份题为“希望工程遭受犯罪分子‘恐怖袭击’”的声明,反指本报对事件的追踪报道,“是一起犯罪分子旨在摧毁中国青基会和希望工程的恐怖袭击行动”,理由是柳杨与原青基会某项目负责人“关系密切”,而后者曾因贪污捐款被判刑。

多间内地传媒到场采访

昨日出面亮相“中国青基会投资说明会”的举报人,包括原青基会财务部副主任柳杨、原甘肃省青基会秘书长苏宪华,以及为柳杨免费担任法律顾问的巩姓律师。到场采访的媒体除了来自香港五家报刊的记者外,还包括了内地的《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成都商报》等,显示本报率先披露的挪用善款报道,已引起内地媒体关注。

柳杨表示,举报者不止她与苏宪华,还包括了青基会财务部原主管会计张培明、曾负责审核青基会财务状况的原“中华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董向功、曾在青基会财务部工作过的志愿者张静,以及一批因各种原因暂时不能披露姓名的人士。他们虽不能亲到广州出席记者会,但对希望工程巨额捐款被挪用及亏损抱怨同样愤慨的感情。她们均将联署函件,希望通过媒体揭露真相,还希望工程清白。

青基会原工作人员昨日手持《明报》在广州召开说明会,揭露青基会违规事实。图中为主要举报者、原青基会财务负责人柳杨,左为原甘肃省青基会秘书长苏宪华,右为免费为举报者作法律顾问的律师。

恐成眼中钉“有备而走”

柳杨表示,她于1989至1998年间在青基会工作,离职的原因是觉得难以认同青基会法定代表徐永光的做法,不愿同流合污。至于为何在离职前复印了大量青基会内部的问题证据,“有备而走”,柳杨指因为她当时已意识到自己成了徐永光的眼中钉,要自保唯有做好防范。果然徐永光找她,以她在希望工程负责财务多年,“难道没有问题”来威胁她;又派人登门“告诫”,暗示徐永光“有后台”,谁也告不倒,甚至请出一名与柳杨相熟的国务院局级高官致电柳杨“劝阻”。

更为严重的是,今年2月底柳杨向《明报》投诉丑闻后,一系列威胁恐吓接踵而来,家中陆续接到不明身分者的来电,警告柳杨“不要再向外发(放)那些破烂材料”、“悠□点”(北方方言,意谓小心点)。柳杨只好离京躲避。3月8日她登上火车,想去成都避一避,没料到半路上就接到成都亲友的电话,要她不要再去了,家里来了多个不明身分的男子,寻找柳杨。

频接威吓电话离家避难

柳杨续称,自己走后,北京家中继续接到许多电话,要找她,或要带话给她,都是恶狠狠的。这20多天,她先后转道西安、长沙、广州等地,漂泊不定,靠亲朋好友接济过日子,每次致电回北京,家中父母都为她担心。讲到伤心处,柳杨潸然泪下。她说,今天她豁出来,是认识到唯有曝光才是最安全的保障,否则,她若不明不白地消失,天理不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