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帮助香港毒枭搞开发 内地两专家犯下惊天冰毒案

2002-02-19 20:1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38岁的李雪岚是个出色的制药工程师,本该大展宏图的他却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追随大他31岁的忘年交--制药总工程师林棋桐,犯下了全球最大的制售冰毒案。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一起由内地及香港警方联手破获的制售冰毒案作出一审判决,14名被告人中,香港人庄楚城等8人被判处死刑。该案系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同类案:庄楚城等伙同他人在内地至少生产了30吨液态冰毒及约3吨固体冰毒。仅2000年下半年,深圳警方就现场查获了该团伙的17吨冰毒,价值约56亿港元,而1999年全世界查获的冰毒总量也才16吨。

此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另一宗制售冰毒团伙案的9名被告人也作出一审判决,其中广西人林棋桐、李雪岚和香港人伍其昌等3名主犯被判处死刑。其实,庄楚城和伍其昌为首的两个犯罪团伙是一根毒藤上结的两颗毒瓜,养育其壮大发达的毒根就是林棋桐、李雪岚。林、李这两名后来者确算居上:隐藏最深,负案5年才被挖掘;能量最大,首创国内化学合成冰毒总配方,担任技术总顾问;流毒最广,培养的徒子徒孙们在广东、广西、福建、湖北四省区筑“冰”窝办毒厂。尤其是有了后两“最”,林、李便有意无意间创下了制“冰”案的全球之最。

2000年10月和2001年10月,记者两度前往惠州市某看守所采访了林、李两人,探寻了这两名颇具才华的原制药工程师蜕变成制“冰”大军师的轨迹。

30克冰毒新鲜出炉

李雪岚1964年出生于书香门第。1983年,他以优良的成绩考取了上海某学院,在精细化工系学化学制药专业,1987年毕业分配在南宁市制药厂工作。在南药集团,李雪岚遇上了两个对他一生有重大影响的男女:一个是低他两届容貌娇好的妻子;另一个是南药厂的总工程师林棋桐。

林棋桐这个伯乐,自身也是匹优异的领头马。他1933年生于福州市,1952年考入南京某学院。1956年毕业分配在南宁制药厂后,几十年来创下(南宁市不超过20人),他自1996年底超龄退休后,医疗享受高干待遇,住房享受集团总经理级待遇。婚姻美满加上高师提携,李雪岚生活惬意同时事业有成。他曾将制维生素C反应过程的时间从24小时缩短至10小时,较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获得广西科技成果三等奖。

然而,李妻与林总,李雪岚遇上的这两个对自己人生有重大影响的人,彼此间又似乎水火不相容,各自在无形中争夺着李雪岚,导致李专注了“专业”就维持不了婚姻的美满。

那是1995年10月初,20多岁的福建老乡陈某从泉州来到南宁,找到林询问制造安非他命的技术,还想购买麻黄素,并许诺事成后会重谢这位干舅舅。林想到自己已年迈体弱,单枪匹马恐难胜任,便叫来年轻有为的部下李雪岚合伙承担。

安非他命是国家管制药物,麻黄素按药品管理法控制得更严,须凭证采购。林、李这两个制药行家十分清楚,但对来客的意图也都心照不宣,异口同声答应尽力而为。1996年元旦过后,按照“林总”设计的蓝图,“小李”全身心投入,使出浑身解数,研制出了第一批合成冰毒约30克。1996年4月,庄、伍等人欣闻佳音,赶到南宁验收,在下榻的某招待所房间烧“冰”试验后指出,效果尚可以,但不够纯正,结晶要大粒点。林、李总结经验,再度上马,大功告成,于5月初带着新冰毒到广州,被庄、伍等人鉴定合格了。

庄、伍提出要扩大生产规模,并甩出17万元给林、李做经费。邪恶的发财梦侵蚀着李雪岚的进取心。他用30余万元赃款购置了一套新宅,经常背着妻子去潜心研究他与林合伙开发的制“冰”业。1997年5月,李在报纸上看到了国家颁布的有关法律规定,上面把“冰”与海洛因同列为涉罪的毒品。他这才恍然大悟,于是不敢沾“冰”了。

此时,小两口已生隔阂,貌合神离,从几近分居升至了达成离婚的意向。小两口庆幸都忙于各自的事业尚未生孩子,于是好说好散。2000年7月,李妻辞掉南宁的工作,远赴广东珠海另谋职业。李雪岚成了“孤家寡人”。

老少“专家”翻脸

林棋桐、李雪岚这对相差31岁的忘年之交兼“亲密战友”,也曾闹翻过脸。1996年6月的一天,庄、伍在南宁一酒店包房宴请林、李两师。席间,伍就进一步的技术要点向林讨教。林或许是好为人师,滔滔不绝地传授起来。庄大为不悦,怨气也传染给了李。李见林在泄密传绝招,怒责林不要乱说。林大骂李乳臭未干就不知天高地厚。最后,是庄打圆场:“林老总息怒,您就是歇下也劳苦功高,我们有的也都有您的份。”

林、李自此结束“蜜月期”,形同路人。庄见林棋桐颇老矣无多大用,便一心投靠小李军师,重又“团结”伍,先后出资近100万元港币,将李拉拢得紧紧的。李乐得独发其财,接过巨款继续给他们制“油”。

别了林棋桐,由于有庄、伍等毒枭巨款的巨大诱惑力,李雪岚不仅未回归靠拢妻子,反而距妻更远了。他索性离开南宁,一面通过上海的大学同学订购苯乙酸等原料,一面回到老家玉林市,找中学同学联系租下了市郊福锦镇洋桥村的旧屋做厂房。在洋桥村,李雪岚俨然一个小老板,招工雇员,搭锅垒灶,通过制“油”大捞油水。有一次,制“油”时出了意外,7名员工全部中毒,幸好是轻微,送附近卫生室都已治愈。李自己也在一次搅拌热汁时被溅伤了左脸,过了几个月才消了疤痕。

好了伤疤没忘痛,李雪岚怕中毒后暴露毒窝,决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向毒枭们要来7万元港币的搬迁费后,于1996年12月将制“油”厂搬到了福锦镇的船埠村重起炉灶。

至1997年2月,李雪岚在福锦几个窝点产“油”共580公斤,源源不断地供给庄、伍等人运到广东等地制成冰毒,赃款也源源不断地流进腰包。同年5月,庄、伍等人来南宁找到李,要李给他们写出了化学合成制“冰”的整套配方及工艺过程,并花4万元港币买走了李的制“冰”设备和剩余的原料。

监狱里办理离婚手续

2000年10月18日下午,广东惠州刑警循线来到南宁某医药开发公司,擒获了正在上班的李雪岚,随后从其家中搜出制“冰”牟得的80多万元赃款存折,并查封了他另用30余万元赃款购置的那套新宅。半小时后,刑警赶赴南药集团,在林棋桐新搬进的一套大住宅内抓获了林,并搜出制“冰”配方资料及其所得的20多万元赃款存折。原来,20世纪末期,惠州警方侦破制贩冰毒案屡告大捷,从中还发现了其他在逃毒枭的线索,于是会同深圳等地警方穷追猛打,力争挖掉毒源。2000年7月下旬,深圳公安机关接连抓获庄楚城等15名制贩冰毒的犯罪嫌疑人。9月中旬,伍其昌从香港窜来深圳嫖娼后被抓获。惠州刑警赶紧押着伍奔赴福建泉州市,又缉获了王建国等7名涉嫌制毒者,摧毁了其设在该市水头镇等地的制“冰”工场。

李雪岚无脸给父母写信,但还是收到了已退休在家的父亲写来的两封短信。他捧信痛哭,痛悔自己最对不起为人师表的父母的抚养和教育。

他对未来绝望过,但并没有就此一蹶不振。他称得上是多才多艺,不仅精于化学制药,还擅长琴棋书画,他的篆刻艺术作品曾在南宁市获过一等奖。蹲监仓一年来,他仍然凭借仅有的条件,时常陶醉于书画篆刻,陆陆续续已撰写了这方面的研究心得五六万字,用艺术来排遣和洗涤自己所犯罪孽造成的内疚和污垢。他在看守所的表现,获得了管教民警的好评。

与李雪岚不同,林棋桐在看守所总爱沉浸于自己昔日的辉煌以作回光返照,林对记者大谈了一通他曾有过的业绩后说:很想政府能宽我以时日,我还可为社会做些有益的贡献。我是南宁市工程师协会代理会长,被抓来广东之前,正在广西承担三项高新产品的科研工作,一是戒毒药,二是抗癌药,三是治疗艾滋病的药,这些都已通过临床试验获得了成功。若让我继续研究应用于生产,也就不会留下遗憾。

林辩称研究戒毒是1998年洗手不再制毒了之后的事,是想将功补过,立功赎罪。他又懊悔地说:前两年,我如果把研究制“冰”的精力,放在研究为儿子治病的药上,应该能成功。他是我的独生儿子,患了红斑狼疮,现已住医院很久了,我来这里之前医院给他发了病危通知书。凭我的医药技能,我能够挽救他,只怪我鬼迷了心窍。我最对不起他!我也对不起老伴,她是5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是位生物学教师,和我同年退休;我还对不起我的两个女儿,她们都是大专毕业,现在境况都不很好,一个已离婚,一个已下岗。

谈起与李雪岚的关系,林棋桐连声说是自己带坏了李,把李从李妻身边拉走了,很对不起李。

林和李各有雇请的辩护律师,一审判决后两人都表示要上诉,但对各自律师的印象却大相迥异。林的律师仅一名,是其亲属来惠州请的,林因自认为受托制“冰”是正常的业务技术转让,所以怨怪律师帮他辩护没有辩到点子上。李的律师有两名。或许是愿认罪服法,李认为两律师都已为他尽力辩护了。李甚至为自己能有两名律师而惊喜:一名是父母亲从南宁请来的;而另一名竟是妻子专程来惠州请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与妻子几近分居两三年,妻子也远离他去了外省,她却还来破费竭力拉他一把!

收下妻子托这名律师捎来的零用钱和日用品,李愧喜交集地对律师说:请转告她,我现在对她惟一的祈求是,兑现我和她之间曾有过的离婚意向,以帮她彻底解脱我给她带来的不幸;若法律允许,就让她委托你代她办个离婚手续吧。律师告之,对已被拘押的人,若双方情愿,法律是许可委托的,但我没有受你妻子这方面的委托。

2001年9月5日,即李雪岚被一审宣判死刑后的一个月,李的离婚意向兑现了。让他再一次、也是最出乎他意料的是,李妻本人在法官的陪同下来到看守所,同李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流泪眼望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重逢时间不长,双方话语无多。李仅简短地问她得知,她独身漂泊在外,日子过得并不很顺畅。望着前妻离去的背影,捧着她亲手带给自己的些许钱物,李雪岚的心比脚上的镣铐还沉重;一失足成千古恨,恨自己枉为人世,也枉为人子,更枉为人夫。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