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趣文: 程序员的下场

2001-11-28 23:3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今有同仁问到,三十以后咋过。恰巧心情郁闷,发上几句牢骚。
一人编程在外,起初觉得挺酷。如今回头一看,寂寞凄惨无助。
自小练文习武,觉得是个人物。没想老大不小,仍然没人光顾。
少年暗恋对象,早已嫁作人妇。那天遇见街头,孩子叫我叔叔。
周围女人不少,全是大姑大嫂。偶然有个例外,也是歪瓜劣枣。
身边光棍太多,整天饿得直吵。我想安慰几句,不知说何是好。
有人看我可怜,就想帮我去找。那怕废旧材料,或许我也想要。
我若宁死不从,就被说成眼高。□好硬着头皮,前去看看罢了。
谁知世事难料,她们也都很挑。没钱没房没车,休想前来骚扰。
心中百思不解,为何世道变了。自幼所受熏陶,全都变成玩笑。
辛苦努力工作,到头全都白做。溜须拍马奉承,却能混得不错。
他们在家享福,我在宿舍苦读。哪知忙了几年,还是该我孤独。
作恶作威作福,那是人民公仆。心里要是不服,立马将你制服。
混混地痞流氓,都是国家栋梁。学士硕士博士,当你装腔作势。
在此商品社会,什么都得要会。不是贪污受贿,就是偷税漏税。
编程几年有余,心中还是糊涂。为何鲜花朵朵,都与牛粪结果。
十一反省七日,一点事情没做。这以后的日子,我该如何去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