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梁京:朱熔基无法解释的WTO与中国农民关系

2001-11-22 23:2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历经种种曲折,中国大陆终于获准加入WTO,但是,在大陆"入世"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的朱熔基,公开表态非常低调。他在文莱参加东盟十国与大陆中国的高峰会议期间对媒体表示,他对"入世"后大陆的农业非常担心,他的说法是:外国农产品以现代化技术生产,无论价格及成本都低于中国,若向中国大量倾销农产品,便会对内地农民生活构成影响。朱熔基还说,经历十五年谈判,终于加入WTO,入世前的心情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高兴的,唯一的想法是中国终于实现平等的权利,中国这样大的国家,怎能被摒除在世贸组织之外?

  朱熔基无可奈何的调子中,包含着一种极不合逻辑的自我辩护: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开放国际贸易将对大陆的农民带来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他把这种负面影响仅仅归因于国外农业的技术和成本优势。既然如此,人们要问,为什么现在一定要牺牲广大农民的利益来加入WTO 呢?为什么不能先帮农民一把,再加入WTO呢?朱熔基显然知道自己的逻辑矛盾,他在后面的讲话中说,大陆加入WTO是一个实现自己平等权利的政治问题。言下之意,为了大陆在国际社会的平等权利,只好牺牲农民的利益。

  朱熔基的这套说法中,最荒唐之处就在于他把大陆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平等权利与农民利益相对立。他好象不知道,今日大陆农民面临的最更本问题,恰恰就在于没有平等的权利。大陆农业处于弱势,与农民没有充分的财产权利、没有自由迁徙的权利和没有政治权利有非常直接的关系。而中国大陆之所以多年不能够进入世界贸易多边组织,也并非是因为国际社会有意排斥大陆的平等权利,而是与大陆内部排斥平等权利的体制有非常直接的关系。事情非常明白,如果大陆是一个建立在平等权利基础之上的体制,大陆的农业不会是如此的没有竞争力,而大陆应该早就加入到世界贸易组织中了。

  具体来说,大陆农民长期缺乏平等权利,导致了一系列结构性的问题,严重阻碍了大陆农业的发展。首先,农民多年没有迁徙自由,造成农村人口过多;其次,农民没有贸易自由,又造成自给性农业的生产比重过高,而且国内市场支离破碎,地区间贸易壁垒重重;最后,农民没有政治权利,使他们遭受多种盘剥,内地农村的现金收入很少,而税赋却奇高。正是在这种极度扭曲的生产和收入分配结构下,农民完全丧失了投资现代化农业的可能。更可悲的是,在人口增长和高税赋的双重压力下,大陆的小农还要不断增加自给性农业生产的投入,使其成本越来越高于国际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国外廉价的农产品涌入大陆,对小农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农民为了自己的生存不得不继续生产,但是其现金收入又不足以补偿其投入的成本。

  朱熔基等大陆经济决策者完全不懂大陆农业的症结何在,以为可以通过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缓解农民收入问题。非常滑稽的是,朱熔基一方面与发达国家谈判加入WTO的条件,另一方面却在拼命地贯彻与自由贸易格格不入的粮食、棉花等政策。在WTO谈判终于完成的时候,朱熔基劳民伤财的粮食、棉花政策也遭到了完全的失败。当朱熔基知道市场干预无法保护没有权利的小农的时候,他已经不得不在开放农产品贸易的协议上签字。这就是朱熔基在得知大陆加入WTO的消息时,高兴不起来的真正原因。

  中共领导人一谈到WTO,就要提十五年谈判的艰难。但是,十五年大陆当局费尽心力的一个内容,就是保护与WTO的原则不相容的各种制度安排,尤其是保护城市特权和国有企业的特权。正是他们这样一个基本方针,拖延了大陆农村各种基本制度的改革,时至今日,大陆农村的土地问题还远没有解决。现在回过头来看,大陆当局的作法确实有点令人难以理解,他们努力地想加入一个以以自由贸易为宗旨的世界组织,可是,他们有坚定不移地维护防碍自由贸易的各种制度。难怪西方国家一直对大陆是否能够兑现谈判的承诺,始终抱有极大的怀疑。 (RFA)

<<大参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