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路人:驴、鹰和人

2001-11-14 03: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就是心太软,心太软……”,唱着张学友的歌,真有点“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的感叹。年轻天真、无忧无虑,充沛的情感就是爱与被爱,还要死去活来的。看着同学们玩得开心,自己真有点跟他们有代沟的感觉,不知那是叫早熟还是多愁善感。

  其实这个世界很大,如果自己不想被迫去了解它,那只有坚强地去面对它。有些世上的事是应该知道一点的,而最让人迷惑的就是残酷二字的真正意味。

            (一)

  一只驴被当街拴在树旁,被熊熊的柴火烤着。可怜的驴淋着汗,渴得要喝水,烤驴人就给它一勺勺地灌下黑色的酱油汁。可怜的驴大叫着,惨吼着,吸引了许多人看热闹。有人觉得新奇欣赏着;有人在想着烤熟后驴肉的鲜嫩美味,吆喝着叫多灌点汁,最好再放点辣子;有人不忍心看下去,走了。

  烤驴人说,那驴是我养的,是我的。活烤驴肉的味道真好。

             (二)

  一只雏鹰被抓了来驯,饿了几天后,主人先给点好吃的。再饿了几天后,主人让旁人喂它,吃的是一团麻油泡过的长长的细麻绳。等麻绳入胃进肠,那旁人便来了,从它嘴里往外拉;那鹰叫着,翻滚着,看着那带红血黑血的绳子一寸一寸地出来;隔天,等伤口结了疤,那旁人又来拉。那鹰呻吟着,喊叫着……

  主人来了,给点好吃的。

  又一旁人来了,这回再饿,雏鹰都要看看不是麻绳才吃。这回给吃的是虫子,可里面是一包包浓盐,等吃后喝了水,那盐化开碰到里面的伤口,直痛得它又死去活来。

  主人又来了,给点好吃的。

  ……

  一个月下来,那雏鹰再也不敢吃旁人给的食,也不敢吃自己逮的,只吃主人给的。

  主人说,那叫熬鹰。还有,老鹰是不能熬的,它会绝食自尽;只有雏鹰才可熬成器。

             (三)

  人被铐着,铐在成十字形的木椅子上,已经是整整三天半了。白天烈日烤着,双脚在滚烫的地上不能站;晚上成群的蚊子来吸血;腿上被淋了糖水,蚂蚁在下身爬着……

  人被铐着,头发被拎着掉了;针戳着一个个的血洞,针断在肉里了;要喊,石灰(是石灰)给塞上……

  人被吊着,一米长的高压电棒已经煳了,开着最高档的调纽,一碰身上就冒青烟,发出肉焦烙的味道;浑身像有万根电针在钻心;手指和脚趾已经全被电得像木炭一样黑;不能喊,一张嘴,电棍就戳进嘴里,舌头、嘴唇、牙齿……

  人被铐着,耳朵里被灌了水,鼻子被浓烟呛着,门牙被小棍一颗颗地敲松、敲断、敲掉……

  人被反吊着,头冲下直对着一只发了酵的粪桶,摇着、熏着。几分钟就开始反胃,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后来就吐胃液、酸水……

  人被捆着,被埋在雪里,用电风扇吹;用钳子夹肉、挤出了血来……

  倔强,绝食自尽?

  从鼻子往下插管子。不是医院护士轻轻的手,而是横冲直撞的熬人的对付反抗的怒器。管子出来了,带着血;明天,管子里面可以是激活伤口的浓盐水……

  熬人的人说,“我只是听上面的”。像是说,我是被熬成了的。

  ……

  这些都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在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

  烤驴、熬鹰是人与其它生物的事,熬人可是人与人之间的事。

  什么叫肉体的自由?什么叫心灵的自由?我问苍天。

  “我就是心太软,心太软……”

  ……

  驴
  鹰
  人
  狂风,呼啸吧……
  不!
  那是狂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