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反贪局原副局长涉黑落网

2001-10-31 05: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01年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原副局长黎平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被捕。10月19日,记者来到钦州,在采访了钦州市政法委领导、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部分群众后,一桩涉黑案渐渐清晰浮现眼前……

拼杀漏马脚

2000年10月8日凌晨1时32分,广西钦州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到举报:该市金湾大酒店四楼五月花歌厅有人斗殴,已有一人被猎枪打伤。钦州市刑警支队出警查明:伤者名叫石均惠,21岁,是钦州市以张维明为首黑恶犯罪集团的一主要成员。当晚,张维明带领石均惠、王雄等人到五月花歌厅蓄意殴打江炳金,而江炳金早有防备,持猎枪反击并迅速逃跑。2001年3月26日,江炳金慑于全国严打形势,向警方投案自首。

警方调查表明,2000年8月23日,张维明在钦州金湾大酒店赌博赢得赌徒卓志寿4万元,8月24日,卓志寿与张维明在金湾大酒店商谈偿还赌债问题,卓志寿朋友江炳金、裴和昌在场旁听。卓志寿表示怀疑张维明在赌博中作弊,不愿意付钱。张维明认为卓的行为是江炳金支持的,心生怨恨。当晚,张维明指使石均惠等人在金湾大酒店门口砍伤江炳金。9月7日,张维明又带石均惠等人在金湾大酒店门口将江炳金的朋友陈萌荣砍成重伤。10月8日晚,张维明得知江炳金在金湾大酒店五月花歌舞厅内,又找江决斗。

由于五月花歌厅案件涉案人员众多,影响极坏,钦州市公安局布控调查。侦查的结果,令干警们大吃一惊:现年38岁、曾任钦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的黎平是张维明团伙的一重要领导角色。该团伙在钦州市金湾大酒店、长城大酒店长期设赌场,放高利贷。另查明:1998年8月初,黎平等三人集资在钦州宾馆赌场放高利贷,南宁铁路分局干部莫辉炳借钱4万元无法偿还。黎平指使张维明追逃债款。8月13日,张维明把莫辉炳押回钦州宾馆,后把莫控制在钱庄大酒店,张维明手下两马仔看管莫,第二天莫跳楼自杀。

黎平其人

黎平,1963年4月24日出生,大专文化,钦州市人民检察院干部。1996年从钦州地区印刷厂调入钦州市人民检察院,1997年3月任钦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1998年被免去反贪局副局长职务,1999年8月任钦州市人民检察院书记员。

“他在钦州市人头熟,门路广,神通广大,他说的话我相信。”伙同黎平诈骗台湾商人的一案犯说。1997年12月,黎平以反贪局副局长身份带警车、工作证、枪支、空白逮捕证到深圳,向台湾商人吴某保证帮助追债,从吴某处索得人民币5万元,此后追债一事不了了之。台商吴某大呼“诈骗”并向自治区领导写信反映。1998年,黎平勒索涉嫌走私的广西商人李某人民币2万元,空调机一台。

“他是个散仔(意即小混混),年轻的时候偷摸扒窃无所不为,还搞走私。不知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国家干部,还是反贪局副局长。”一位曾在人大会上检举过黎平的老人说。这位老人从1998年开始,先后50次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钦州市人大反映黎平问题。黎平的口碑不好,对黎平的“富贵”,许多老百姓包括公安民警都搞不明白。在黎平十七八岁的时候,钦州市文峰派出所的一些民警都曾因黎平的小偷小摸抓过他。据说,他14岁至17岁在钦州一中读过书,18岁到钦州糖厂工作。1994年混进钦州湾报社,后又转干,不知道他何时又得到一张大专文凭。黎平在检察院任职后,曾转回文峰派出所耀武扬威,摸着手枪说:“我都带六四枪,你们还是五四的老货。”

1996年,黎平在钦州城区开办“钦州市万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后又开办“万通寄卖行”非法经营金银等国家规定的专营物品,并发放高利贷给赌徒。公安机关查证万通寄卖行在1997年7月至2000年7月,共发放高利贷人民币119万多元。2000年下半年至2001年5月,黎平作为后台老板,指使郭启钦为其管理,在钦州市长城大酒店开设赌局,一年来获取暴利50万元。此时张维明也在该酒店开设赌局。2001年2月,黎平和张维明将赌场合并,由张维明、郭启钦具体负责管理,非法所得由黎平、郭启钦与张维明六四分成。

  钦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廖永春介绍说,黎平这人不懂业务,组织纪律差,群众反映较大。黎平进检察院的那年,党政机关有股经商办实体的风潮,黎平作为“经济能人”引进检察院。1997年,黎平任反贪局副局长时,当年的检察长曾给黎平约法三章:一、不能办理反贪案;二、不能过问案情;三、搞生意要遵纪守法。黎平一年给检察院交一些钱,大约10万元左右。其实,黎平当反贪局长后,群众一直有反映,还有人大代表提过意见。1998年底,黎平又停薪留职搞“农业开发”,2000年底,因为政策不允许,黎平又回来上班,到后来就出事了。

据公安机关介绍,该团伙涉及刑案19起,其中致死亡1人,重伤2人,轻伤1人。据说,在查案过程中,打招呼的人不少,办案民警还接到威胁恐吓电话。目前,黎平拒不认罪,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中。

有人把这种“官”匪勾结的现象归纳为一句话:“前有小妖作怪,后有大鬼撑腰。”那么这种现象的实质又是什么呢?从沿河县的这个黑帮团伙来看,是私情、亲戚、裙带关系在作怪,这是腐朽的封建官场恶风。从其他事实来看,也有个人利益在作怪。那些狼狈为奸的“官”与匪紧密勾结,互为利用,沆瀣一气,互谋私利,简言之就是互为后台,“官”以权为匪撑腰;匪则以财和拳护“官”。沈阳市公安局破获的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就是如此。那个“黑老大”刘涌背后的贪官马副市长就是个“‘红’老大”。而“黑老大”刘涌,也同样作了“‘红’老大”的后台,他手下那帮乌合之众就是马副市长的保镖。由此看来,刘涌没有马副市长等保护伞,就难以“做大”。归根结底,“官”匪勾结的实质就是腐败。

“官”匪勾结是因为有个别官员“帮黑”,而这些官员之所以热心于“帮黑”,说到底是因为得到“黑帮”利益上的支持。他们勾结在一起,就严重危害了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群众的安宁。欲除“黑帮”,必治“帮黑”者。在打掉“黑老大”的同时,务必深挖黑根,揪出其背后为虎作伥的“帮黑”后台,这样才能达到除恶务尽的目的。


消息来源:福建热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