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殡仪馆贪污窝案纪实

2001-10-12 05:5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前,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海盐县殡仪馆原主任许金良、副主任兼会计朱良仁、出纳朱史扬贪污受贿案作出终审判决,以贪污罪和受贿罪两罪并罚,判处许金良有期徒刑十八年,以贪污罪分别判处朱良仁、朱史扬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和七年。

至此,这起发生在海盐县殡仪馆的贪污受贿窝案经海盐县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和抗诉后,终于画上了句号。然而,在查办此案中,许金良等人绞尽脑汁捞取国家集体钱财的丑行令检察官们的心情至今仍感到十分的沉重。

设立小金库巧做帐外帐

今年42岁的许金良从1994年初当上海盐县殡仪馆主任兼下属的涂塑手套厂厂长的那一天起,便开始打起了为自己捞钱的“小九九”,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下手。1994年5月,许金良兼任殡仪馆小卖部的负责人后,感觉机会来了,他声称为了工作方便,在小卖部设立“小金库”,钱款来源主要是小卖部购入殡葬用品转卖给殡仪馆的差价、小卖部出售花圈的收入等。为了以后自己方便,许金良又巧妙地将小卖部的帐分为“死帐”和“活帐”两部分,“死帐”指的是正常的经营流水帐,盈余情况在殡仪馆的会计帐上能够反映出来,另一部分即是“小金库帐”,记载收入和支出,这部分帐目当然不能在殡仪馆的会计帐上体现出来,正是“小金库帐”成了许金良之流日后大发个人横财的保险库,因此,许金良管它叫“活帐”。

一本“活帐”,许金良还觉得不够,没过多久,他又在涂塑手套厂增设了一个“小金库”帐。两本“活帐”轮流为许金良等人贪污国家集体的钱财带来意想不到的方便之处。1999年,在严查“小金库”的压力下,许金良不得不撤销这两本“活帐”后,三人的财路也随之断了不少。而许金良也深知这些帐册落入检察机关之手的后果,于是,在撤销“小金库”后,又急急地要求会计将帐册销毁,好在会计怕日后讲不清偷偷地将这些帐册保存下来,这为检察机关侦查此案也带来了不少便利。

再说当时两本“活帐”设好后,许金良又在积极寻找同党。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殡仪馆副主任兼会计朱良仁和出纳朱史扬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果然,在一次闲聊中,许金良与朱良仁、朱史扬谈及殡仪馆地位太低、收入偏少时,三人一拍即合,一致表示要充分利用各自的权利优势共同致富,对许金良提出的“灵活用好小金库,巧妙做好帐外帐”的工作思路,朱良仁、朱史扬两人心领神会,连称此棋“高、高、高。”

自家物品公家买单

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使出“共同致富”的第一招是借为公家购买物品之名为自家添置物品。1994年12月20日,三人迈出了“共同致富”战略的第一步。这天,经事先通谋,由朱史扬到海盐县百货大楼买了三只单价为2500元人民币的“松下”牌微波炉,一人分得一只,然后以单位购买“拷贝纸”的名义由许金良、朱良仁签字报入单位财务,三人轻轻松松将7500元公款化为己有。

初尝合作成功的甜头,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高兴不已,当晚,三人到附近的酒店痛痛快快地喝了个酩酊大醉,并决定以后多找些机会这么干。1995年7月30日和9月16日,许金良两次带着朱史扬开车来到嘉兴市华联商厦,购得夏装一批、4只“爱华”收放机、“宾得”与“理光”照相机3只,总价值达16345元,然后虚开发票,又以“购买拷贝纸、服装、劳保用品”的名义,在本单位财务上报销。这次,许金良分得服装一批、照相机一只、“爱华”收放机二只,共计价值人民币8834元,朱良仁分得服装一批、照相机一只、“爱华”收放机一只,共计价值人民币3453元,朱史扬分得服装一批和照相机、“爱华”收放机一只,共计价值人民币3970元。虽说不是平分,但“两朱”似乎也没有微词,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知不觉到了1995年的冬天,本来,这年冬天并不很冷,但因为钱有了来路,不捞白不捞。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又商量给自己每人家里买一台冷暖两用的空调。于是,三人从拿出36200元钱,赶到嘉兴市惠肯家电总公司购得单价为9050元的“格力”牌3匹冷暖柜机4台,发票上以购买“电脑用品配件”的名义在“小金库”中报销。事后,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各分得一台空调,多出来一台空调,三人决定暂寄放在他处以后再处理。次年夏天,朱良仁将这台剩余的空调以6200元的价格低价处理给自己的好友,除支付寄放柜机场地费200元外,余款6000元,由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平分。

即使有了空调,三个贪鬼也不满足,就在空调买来的第二天,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又到海盐县百货大楼为每人购得“蓝勋章”牌取暖器以及“北仑”牌小型保险箱各一只,并虚开发票,再次以“购买拷贝纸”的名义将货款3450元充入海盐殡仪馆购买的物品中予以报销。1997年3月27日,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如法炮制,再次来到海盐县百货大楼购得“帅康”牌脱排油烟机三台、“夏普”牌浴霸三只,共计价值人民币5100元,并虚开发票,以购纸的名义将货款报入本单位财务。事后,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将上述物品平分,各得价值人民币1700元的物品。

名为职工保险实为自己捞钱

1996年9月,许金良经手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海盐支公司为海盐县殡仪馆27名职工投保了每人1000元的“福寿安康”还本保险,职工听说后直夸领导好。但是,这些善良的职工哪里想的到,保险期满后,还本的27000元许金良并没有分给每个职工,而是被他和他的两个贪污搭档平分了。更令人叫绝的是,1998年3月26日上午,许金良以“保险收据遗失”为由,要求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海盐支公司重新开具收据,在取得一张金额为27000元的保险费收据后,许金良、朱良仁、朱史扬将该收据报入财务,三人又分得9000元人民币,真是生财有道。

许金良发现利用给职工投保捞钱竟是一条快捷的生财之道后,便又爱上了保险。1998年3月26日下午,也就是许金良到保险公司重新开具他为殡仪馆职工投保收据的当天下午,他又用海盐县涂塑手套厂帐外资金到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海盐支公司为手套厂的行政人员投保了总金额为26000元的“福寿安康”还本保险。一年保险期满后,许金良从保险公司取回26000元保险本金,除将其中的2000元分给会计外,其余的24000元悉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就在1998年3月26日同一天,保险公司临近下班时,许金良又匆匆赶到保险公司为海盐县武原镇一发廊老板娘倪某投保了总金额为9000元的“养老还本”保险。虽是代单位之外的其他人投保,许金良又打起自己的小算盘,他脑子一转,决定将其中的7000元报入海盐县涂塑手套厂的小金库。第二天一上班,许金良就从财务手里领到了7000元钱。

1999年初,许金良因惧怕“小金库”败露,授意出纳将帐外资金以会计的名义存入银行。1999年11月,见查“小金库”风头已经过去,许金良又用帐外资金4万多元为自己和会计、出纳投保了“国寿福瑞两全保险”和“康宁终身保险”,其中许金良占了大头。

能贪的方法都用上了

三个贪鬼贪财贪上瘾后,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凡是能捞钱的机会一个也不放过。

1995年12月15日,海盐县殡仪馆用“小金库”资金为下属涂塑手套厂职工许某垫付了住宅购房款3.8万多元。两年后,当许某这笔购房款交入海盐县殡仪馆财务时,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理所当然地将该款平分侵吞。

1996年春节前,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决定给自己发奖金犒劳一下自己,便虚拟了一份殡仪馆“95年度经理财务人员工资单”,从本单位小金库中领出54000元钱,三人平分,觉得还不过瘾,又以“配备交通机动车”的名义,又从小金库中领出57100元私分。

1997年,海盐县殡仪馆从账外资金中借款20万元给海盐某贸易公司业主陆某,1999年和2000年间,陆某为抵偿借款,先后三次将价值人民币5.7万余元的茶叶和月饼抵债给海盐县殡仪馆。事后,许金良、朱良仁和朱史扬采用收入不入帐的手段,将上述物品的发票报入本单位财务,领取现金平分,三人各得人民币近两万元。

1998年4月1日,许金良以“购买摩托车”的名义,授意下属的涂塑手套厂会计虚拟了该厂28名职工“补发应付工资”明细表,共计人民币28000元,然后许金良又假冒职工签名,由自己审批后报入海盐县涂塑手套厂财务,从而轻而易举地将28000元公款落入自己腰包。

作为殡仪馆的一把手,许金良在以骨灰盒为主的殡葬用品经营上大权在握。因此,经济头脑十分活络的许金良在想方设法贪污公款的同时,自然不会忘记在殡葬用品业务交往中如何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贿赂,大发“死人财”,借此广开自己的财路。

经检察机关查实,1994年到2000年7月,许金良在本单位与浙江省某礼仪用品公司的业务交往中,先后18次共收受该公司以“奖金”名义所送的回扣费就达人民币9.3万余元。同时,许金良还在本单位与诸暨市某工艺家俱厂、东阳市的两家木雕厂的业务往来中,先后15次共收受这些个体老板送的好处费计人民币9.5万多元。


消息来源:金陵热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