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南丹矿灾 罹难工人呼救声埋在地底深处

2001-08-12 07:5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八月暑天,中共高层群聚北戴河,商议“三个代表”、十六大人事等国家大事,同时也是避暑。而千里外的广西南丹县大厂镇龙泉冶矿总厂下属的拉甲坡矿和龙山矿,救难人员正拚命抽取矿坑内的积水,因为在坑下浸泡了逾百具的矿工尸体。这些横死矿口以下近六百九十六公尺黑暗地底的矿工,等水抽干了,可能已尸骨无存,化为污泥!

联合报报道,上个月十七日,全大陆还沈浸于北京申奥成功的狂欢喜悦之中;凌晨南丹龙泉锡矿矿场却出事了,拉甲坡矿及龙山矿进水,正在坑道内工作的矿工来不及逃生,惨遭灭顶。

矿场总经理 穷教师变富豪

大陆矿场出事不是头一回,尤其是煤矿,动辄死几十人;似乎在大陆十三亿人口中,渺小的矿工,生死总不被当成什么大事。大陆每年因矿灾死亡的人数超过七千人,是全世界其他国家每年矿灾事故死亡人数总和的两倍。

而南丹灾变呈现的问题,不仅是大陆矿工的悲惨世界,还有地方官僚主义、黑道势力嚣张等更严重的社会问题。

此次发生灾变的南丹矿场是锡矿。该县大厂镇有非常丰富的锡矿,整个镇实际上就是一座矿城,镇上所有商业、工厂都与锡矿有关,镇上有三百多个选矿、采矿企业。由于大厂镇的锡矿矿质佳,一吨差一点的锡,可以卖八百多元人民币,好一点的锡每吨可卖几千元,最高可以卖到两万元。一个大一点的矿井,一天可以生产一千多吨锡矿,矿主一卖出手,立即成为百万富翁。在暴利诱惑下,一个个矿井打下去,矿工不分昼夜拚命干活,老板则数着钞票笑呵呵。

未发生南丹灾变之前,大厂镇的矿坑就常发生安全事故。由于一个个矿坑都朝矿源开挖,每家矿厂挖的方向不一样,彼此又不沟通;有时候一个矿坑紧靠一个矿坑挖过去,极易塌方。或是一家矿厂在上面挖,另一家矿厂在下面挖,双方派出请来的武装打手相互争夺,这时候倒楣的就是矿工,常常成为争斗下的牺牲者。

镇上拉甲坡矿区只有一张开采证,却由七家私人企业老板出资组成公司,形成七家同时抢挖开采的状况。而发生灾变的拉甲坡矿与龙山矿,属于龙泉矿冶总厂,矿厂总经理黎东明在南丹被视为传奇人物,他从一名农村民办教师,数年间成为拥有数亿财产的大型乡镇企业老板,并获得“自治区乡镇企业家”、“自治区优秀乡镇企业家”、“自治区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而一九八八年创立龙泉矿冶总厂,才十多年时间,就发展成一家拥有十七个厂、矿、场的大型跨行业乡镇企业,有“广西乡镇企业之首”、“全国出口创汇先进”、“中国采掘业最大规模乡镇企业第三名”等称号,有五千八百名员工,去年交税八千万元人民币。

这么一个“传奇人物”,财富全来自矿工的血汗劳力。上个月十七日凌晨,逾百名工人在矿坑工作;矿工作业时不慎打穿了蓄满水的废旧矿坑,大水瞬间涌入,工人来不及逃生,全遭大水吞噬。

离奇的是,惨剧发生后,矿场与当地官方“动作一致”,全面对外封锁消息ܭ据罹难者家属表示,黎东明为防止家属向外界透露消息。发给家属两万元到十万元人民币不等的赔偿金,本地人给的多,外地人给的少,警告家属不可对外乱说。

媒体锲而不舍 追踪报导

南丹灾变惨剧,要不是大陆媒体锲而不舍地追踪报导,可能矿工将永远冤沈地底。灾变发生半个月后,大陆媒体听到风声,循线追查;不可思议的是,从广西自治区政府到南丹县府各级主管部门,一概表示不清楚、不愿置评、不知道,甚至称无此事。由于地方官员不承认,七月底,人民日报、广西日报、广西电视台、南宁数家传媒记者纷赴灾区“暗访”,过程惊险万分。黎东明竟然雇用携枪带刀的打手,一看有人接近民工或民工家属,即亮出武器恐吓来人离开。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记者在与下属的人民网记者到南丹采访时,拍摄的底片被强行曝光。

广西电视台千辛万苦拍到罹难者家属焚烧纸钱的哭祭镜头,送给自治区相关领导人审带子。当地官员竟然当着区委书记曹伯纯的面,质疑画面的真实性。八月一日,曹伯纯带同调查组到南丹,地方官员仍不说实话。八月三日,曹伯纯亲口证实惨剧,表示初步查明有七十多人死亡,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追究隐情不报的责任,指示保护采访记者和知情人士的安全。当天下午,北京中南海派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等人到广西调查;当晚中共公安部长贾春旺也赶到南丹,参与调查。

灾变到底死了多矿工,说法莫衷一是;有说事发时有四个组、每组一百人在矿坑工作;有说两百人;也有说有三人自矿坑逃出。中共官方最近公布的数字是“八十一人失踪,估计全部遇难”。现在自治区驻大厂矿山整顿小组首要工作,是把矿井内的水抽干,问题是谈何容易。整顿小组负责人赵桂华指出,矿井里有十五万到二十万立方公尺的水,按目前的抽水量计算,至少需二十天,才能抽干。现在每天仍有水渗漏下去,抽水的时间将更长。令人费解的是,矿区内没有暗河,矿井内相当于一个小水库水量的水,究竟从那里来的?

中国人讲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是南丹灾变的罹难者,恐怕将尸骨无存。据矿区矿工表示,矿坑内的温度很高,约有摄氏四十到五十度。灾变已发生半个多月,加上至少二十天的抽水时间,矿工尸体在四十多度的热水中浸泡,等到水抽干,尸体可能已完全腐烂,骨头可能被泥沙淹埋。若要靠认尸来确定数百名罹难者的身分,几乎是不可能。而灾变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永远无法确认。

矿区现已停产,黎东明及矿场负责人等十四人已被拘留。中共官方八日透过新华社公布事故调查结果,将南丹县地方官员免职,国务院再派第二个调查组到南丹,表示对有关责任人要严惩不贷。然而,如果只是给黎东明定罪,勒令关矿,处分几个地方官员,那么类似的悲剧以后还会不断发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