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神韻

曹長青:無知少女和郵寄選票(圖)

作者:曹長青  2022-12-10 06:10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投票
2022年11月8日,美國拉斯維加斯某投票所(圖片來源: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2月10日訊】剛結束不久的美國國會選舉再次引發作弊爭議,與2020大選時川普(特朗普)總統和保守派民眾認為被竊選有同樣問題。美國1776獨立後成為人類第一個民選國家,「民主燈塔」怎麼會有竊選問題?這次選舉原被認為的紅潮(共和黨大贏)沒出現,反而左派民主黨保住了參議院。問題出在哪裡?簡單說,出在八個字:無知少女,郵寄選票。

左派喜歡窮人,所以製造更多窮人

民主國家都有左右派分野,在美國,民主黨是左派(激進派),共和黨是右派(傳統派)。在過去多年的選舉中,多是左派獲勝,因他們推行社會主義,用高稅收、均貧富等宣傳洗腦,不僅俘獲了「無知少女」的票,同時也等於是理直氣壯、正義無比地用大撒錢的福利政策「買」選票

「無」指無產者,這是左派票倉。實際上美國的「窮人」並不那麼窮,據美國傳統基金會的報告,美國所謂貧困家庭的平均住房面積比巴黎、倫敦、維也納、雅典等整個歐洲城市的普通家庭平均居住面積要大;美國大部分窮人孩子都營養過剩,平均身高比在二戰時參加諾曼底登陸的美軍高一英吋、體重多十磅。但這些人為什麼支持民主黨?因左派煽動貧富差距、階級鬥爭、仇富心態,所以很多人認為他們的貧窮不是自己的問題(很多人不工作、躺在福利上吃別人的納稅款),而是富人和中產階級造成的。左派民主黨宣傳他們「照顧」弱勢群體,所以窮人用選票「回報」。

歐巴馬執政之前,美國領政府福利的有2700萬人(已是很大數字,佔美國人口8%);歐巴馬卸任時,領福利的美國人暴增近5000萬!等於每六個美國人就有一個領福利。美國最低工資已增至每小時15美元(亞馬遜公司是17美元,銀行業22美元),每月工作20天,至少有2400美元收入。美國失業率目前是3.7%(法國是7%),勞工嚴重短缺,到處都在招工。所以只要稍微勤奮,就會找到活兒干,收入不錯。但為什麼越來越多美國人不去工作、靠福利活著?因為左派政府濫發福利金,給那些想不勞而獲的人鑽空子,不拿白不拿。民主黨用龐大福利「收買」人心,等於變相賄選。有人諷刺說,左派喜歡窮人,就製造更多窮人。其實他們是喜歡權力,用福利賄賂選票。哪個社會都是相對「窮人」多,是人口底座,左派就用「均貧富」(和當年毛澤東的「打土豪分田地」一個邏輯)煽動貧富對立,拿到窮人票,這套宣傳一直有效,左派樂此不疲。

「知識越多越反動」還是「越左傾」

「知」是知識份子。毛澤東曾說「知識越多越反動」,其實是「知識越多越左傾」。保守派的美國里根統曾說,「20世紀很多知識份子都是高智商的、悲觀的小精明者:獨特而愚蠢的理論,往往只有知識份子相信它。」社會主義就是一個很蠢的理論,但它卻成為眾多知識份子的理想,所以他們不遺餘力地渲染貧富不均、富人的金錢是醜陋的,反富仇富。印度左派開國總理尼赫魯曾蔑視地說「利潤(profits)這個詞是骯髒的」。但沒有利潤就沒有企業、沒有資本主義、沒有經濟成長和富裕。頗為反諷的是,那些反利潤、反資本主義的左派,自己卻拚命撈錢,像歐巴馬當總統八年,資產暴增幾千萬美元,拜登同樣。

全球左翼知識份子都熱衷社會主義,他們掌控很多話語權,一直煽動洗腦民眾。像知識份子比例非常高的猶太人,絕大多數支持左派民主黨。歐巴馬選總統時拿到79%猶太人選票。市場經濟學家哈耶克曾在《猶太人的反資本主義心態》中指出:「過去百年來,猶太人一直是反對資本主義精神狀態的大本營。從馬克思到托洛斯基、到馬爾庫塞,汗牛充棟的反資本主義的革命文獻,大都出自猶太人之手。在所有國家的左翼激進政黨中,包括俄國的共產黨,以及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左翼激進政黨,在組建、領導政黨的人士中,猶太人的比例總是異乎尋常地高。」在美國,猶太人掌控最多的媒體和科技大公司,左翼知識份子用精神鴉片毒化民眾,是最大禍根之一。

左派票源:「少不更事」「少數族裔」

「少」是少不更事的年輕人和少數族裔。一個公認的說法:三十歲以前不是左派,是缺乏良心;三十歲以後仍是左派,是沒有大腦。因為隨著年齡增長,人會更有經驗和常識,更能做出理性判斷。而年輕氣盛,僅憑一腔熱血,很容易受騙上當。像中國文革毛澤東要發動「紅衛兵」造反,就是因為中學生多是「少不更事」,容易被矇騙。

「少」也指少數族裔:西裔,黑人,亞裔。西裔目前已佔美國人口18.7%,黑人佔12.1%,亞裔佔6.1%。這三個族裔都是民主黨的票倉。因左派一直渲染宣傳,少數族裔在美國受白人欺負,民主黨能為他們爭利益(西裔和黑人都是領政府福利的最大群體)。所以他們就把選票「回報」給恩主民主黨。直到他們中有醒悟者,分辨出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自我放縱和傳統價值的分野,才可能轉向支持共和黨。歐巴馬和拜登都拿到90%黑人票和65%西裔票。這中間最不原諒的是華裔,尤其經過共產主義的,他們本應支持強調真正憲政民主、市場經濟、保守主義價值的共和黨,卻也因左媒的洗腦而多數支持了民主黨。近年因川普總統執政,很多華人覺醒,成為堅定的保守派。但畢竟還無法抵消源源不斷的大量新移民,他們太易被左派矇騙。

「女」是指女性。在美國,多數女性支持左翼民主黨,多數男性支持共和黨。女性比較敏感、容易情感用事,更容易相信左派的所謂照顧弱勢群體、分發更多福利等宣傳。民主黨與共和黨,顧名思義,前者更強調直接民主,煽動人的情感,獲得選票拿到權力。而後者(共和黨)更強調規矩、程序,即共和,凡事強調法律和程序解決,訴諸人的理性。所以左右派也可被視為「感情用事」和「理性抉擇」的不同。

郵寄票的背後貓膩

「無知少女」的左傾選票早已常態地體現在西方國家的選舉中,是左派經常獲勝的根本因素。而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和這次2022年的國會改選又出現一個臨時因素:左派以疫情為由,說為避免傳染、方便選民而大規模發放郵寄選票。

在歐巴馬執政前,美國雖三億人口,郵寄票也就幾十萬,主要來自駐外軍人和旅居外國的美國公民等。上次總統大選,左派廣發郵寄票,這次國會選舉如法炮製,雖然美國疫情早已緩解,不再是問題。目前美國的餐館、飛機、賭場等都已人潮洶湧,幾乎沒人戴口罩,但左派還是廣發郵寄票,甚至發給每個選民。

這就產生嚴重問題:一是郵寄票經過郵箱、郵局、運輸、開拆等很多環節,作弊就有了機會。而現場投票,沒有這些中間環節,選票的真實就更有保障。更成問題的是,選票上沒有選民的名字、地址、簽名,更無任何身份證件的要求,只是把候選人名字旁的圓圈塗滿。那麼誰拿到選票,都可塗那個圓圈,根本無法核實真偽。郵寄票的信封上有選民名字地址和簽名,但信封和選票是分開的。接觸到選票者(郵局、中間運輸、拆封者)如果作弊,就可把信封裡的選票調換,狸貓換太子,選民根本無法知曉,你明明投了共和黨,選票卻被中間調換,任何權威筆跡專家也查不出那個「圓圈」是誰塗滿的,怎麼塗給了民主黨。

美國三億多人口,2020大選有1.5億多人投票,這麼龐大的數字,如果多數是郵寄票,那就給作弊巨大機會。2020大選就被查出很多「投票」者早已去世,是死人票;還有早已搬家不在此州的幽靈票,更有很多人接到兩張郵寄票,甚至有很多隻有綠卡的非公民也收到郵寄選票。如果想作弊,寄出郵寄票,再到現場投票,等於選了兩次。這次美國選舉,在投票之前就已有近五千萬郵寄票,佔總投票數的近一半。

臺灣的選舉都是現場投票並核實證件。即使住在外國的中華民國護照持有者,也必須飛回臺灣現場投票。設想如果臺灣學美國,也搞大規模郵寄票,那麼在中國的100萬台商通過中共控制的郵局寄選票,如果也像美國這樣選票和信封分開,選票上毫無個人名字地址和簽名等,那麼臺灣的選舉就沒法玩了,上次臺灣總統大選,投票人數是1446萬,100萬台商選民(佔7%)就可左右選舉結果。

從2020美國總統大選到這次國會選舉,左派已從大規模郵寄選票中嘗到了甜頭,所以不管有多少作弊,多少質疑,他們就硬是以「方便選民」為由,繼續堅持大規模發放郵寄票,而且不核實證件;再加上「無知少女」的選民基礎,左翼在美國選舉中佔優勢,就成為必然。更嚴重的是:如果一個政黨、一大批人,已經墮落到把誠實的價值踩在腳下、想要用偷票奪政權的地步,那選舉就沒法玩了,憲政民主就死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雜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乾淨世界
神韻作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