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鐘離權、呂洞賓點化王重陽有何高招?(圖)

2022-06-30 17: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道教全真派創始人王重陽,宋代陝西咸陽大魏村人。
中國道教全真派創始人王重陽,宋代陝西咸陽大魏村人。(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提到王重陽,眾人皆知他是中國道教全真教創始人,亦被尊稱為全真五祖之一,而王重陽的全真派主要七位弟子則被稱為全真七子。此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金庸武俠小說中的王重陽,因為金庸在《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中,將王重陽描寫成一位武功與智慧均屬絕頂的高手。既然王重陽如此傑出、如此赫赫有名,那麼前來點化他的人物,勢必也是一等一的高人。是的,接下來要介紹的,正是關於身為八仙之一的鐘離權呂洞賓點化王重陽的故事。 

王重陽,宋代陝西咸陽大魏村人,為人仗義疏財,習文練武,才華出眾,中得武魁,人稱王孝廉。

一日天降大雪,天氣寒冷,王重陽正與家人在堂前圍爐烤火,忽聽門外有人喊求賙濟,他忙走出門外見是兩個乞丐正邊喊邊往前行。

王重陽見風大雪緊,兩乞丐衣裳單薄,怎擋此嚴寒,便起了惻隱之心,對二人說道:「這大雪天兩位還往哪裡走?我這門樓側邊有間房子,不如二位請到裡頭避一避雪?」二人道:「這般最好。」王孝廉即打開房門,讓二人入內住下,又讓家童拿了些飯食出來與二人吃。

兩日後,天氣轉晴,兩乞丐告辭要走。王重陽便讓家童捧來酒食並說道:「在下連日有事,少來奉陪。今日閑暇,欲與二位同飲一杯敘敘寒溫如何?」兩乞丐連聲稱好。

王重陽問道:「二位姓甚名誰?平生會做些什麼生意?」一人答道:「我們兩個並不會做啥,他叫金重,我叫無心昌。」王重陽道:「我意欲與二位湊點資本,做點小生意豈不強於乞討,未知二位意下如何?」

金重聽罷忙擺擺手說道:「我平生散淡慣了,不能做此絆手絆腳之事。」王重陽又問無心昌:「不知吳兄意下如何?」無心昌道:「我之散淡更甚!若向蠅頭求微利,此身焉能得逍遙?」

王重陽嘆道:「聞兩位之言,足見高風亮節。然而如今世道重的是衣冠,喜的是銀錢,若二位這樣清淡,世人怎能理解?」無心昌道:「我們不求世人理解。若要求世人理解,自是不會這般乞討。」

王重陽回房思量兩乞丐所言,越想越覺得其出言不凡。到了次日,兩乞丐起身告辭,王重陽送他倆出村外,正深感戀戀不捨之際,忽聽到金重拍手歌道:「錢財聚復散,衣冠終究壞。怎如我二人,置身於世外。常吁凌雲志,一心游上界。我有無窮理,使他千年在。」接著,他又聽到無心昌喊道:「孝廉公快來!」

王重陽抬頭見二人已坐在橋頭,於是趨步上橋,無心昌說:「孝廉遠送,當酬一酒。」說罷,即於袖中取出一小錫壺,上覆酒杯,取而斟之,滿貯佳釀,遞與王重陽。接過酒杯後,王重陽一飲而盡,連飲三杯後,即醉倒在橋上。無心昌見狀,一手拉起王重陽說:「休睡,可同我們去觀一觀景致。」

走不到幾步路,他看見一座高山峻極,擋在路前,王重陽驚訝說道:「如此高山,怎得上去?」金重回說:「跟我來,自可上升。」王重陽跟著他走,居然是毫不費力,頃刻就走上山頂。山頂上十分平坦,但有一個滿貯清水的大池,池水內則有七朵開放大如盤、艷麗非常的金色蓮花。王重陽邊欣賞邊連聲讚道:「好蓮花!好蓮花!怎能摘朵與我?」

王重陽話都還沒有說完,無心昌就跳入了池中,摘來了七朵金色蓮花,交給了王重陽道:「一併與你,要好好護持這七朵蓮花。有七位主者,邱、劉、譚、馬、郝、王、孫是也,汝與此七人有度化之緣,他日相遇善為開化,才不負我付汝蓮花之意也。」

王重陽將蓮花接過來抱在懷中,金重笑說道:「豈止如此,將有萬朵玉蓮啊。」王重陽臨行又問無心昌幾時再會?無心昌道:「會期原不遠,只有兩個三,仍從離處遇,橋邊了萬緣。」

王重陽抱著七朵蓮花,移步下山。一不小心被絆了一腳,他猛然驚醒,睜眼看時,卻見自己已臥在家中書房內,家人告知因其醉倒橋頭,被人看見送回家來。

王重陽開始反覆琢磨金重、無心昌之言,忽然醒悟金重二字,合攏起來是個「鐘」字,吳心昌作無心昌,昌字無心,是個「呂」字。想到明明是鐘呂二仙前來度我,我今無緣,當面錯過,不覺失聲嘆道:「可惜啊,可惜!」

王重陽猛然又想起了他倆人的臨別之言;會期原不遠,不遠就是近;只有兩個三,正是指三月三;仍從離處遇,就是分離之處再相遇;橋邊了萬緣,就是萬法皆歸之意啊!王重陽一想到此,不禁高興了起來。

新年過後,王重陽在三月初三這天還由舊路而至橋前,等候多時,不見倆位神仙到來。即使如此,王重陽仍堅信今日必能見到二仙,正東張西望,忽聞背後有人喊道:「孝廉公來得真早啊!」回頭一看,正是無心昌同金重,二人到橋頭坐下。王重陽跪下道:「弟子王重陽,肉眼凡胎,不識上仙下降,多有褻瀆,望乞原諒。今日重睹仙顏,真乃三生有幸,願求指示迷途,使得大道,弟子感恩不淺。」

無心昌與金重呵呵大笑了起來,俯仰之間,二人改變形容,左邊一人身披敞衣,頭挽雙髻,耳厚眉長,手持寶扇;右邊一人身穿黃道袍,面如滿月,目似朗星,身佩寶劍一把,果然是鐘離老祖與呂祖洞賓。

王重陽一見,只是低頭跪拜,不敢仰視。呂洞賓上前扶起王重陽說:「孝廉請起,我等授你大道。」於是,鐘呂二仙向王重陽傳授了大道之理與修道之法,呂洞賓又說:「汝成道之後,速往山東,度化七真。七真者,乃囊昔所言七朵金蓮之主者也。」叮嚀已畢,即與鐘離騰雲而去,王重陽望空拜謝。

王重陽默記師尊所傳之道,悟道修真,認真修行了十二年。

一日,他正靜心修煉,忽見有仙官捧玉詔下:「王重陽道果圓滿,特封爾為開化真人,速往山東度化七真並勸化世人,功成之後,另加封贈。」王重陽頓時想起師尊呂洞賓付與其「七朵金蓮」和鐘離所言「萬朵玉蓮」的情景,知道師尊正是要告訴他應該前往東方去勸化世人。

王重陽往山東而來,走了數千里地,只見到世人多為「名利」二字,也沒有看見什麼七真,因此認為並無可度之人,仍回陝西。行到終南之地,見一土山綿亙百里,清幽有趣,便運用神通,鑽個地洞,遂入內。王重陽當時只想等到世上有了修行人,再出來度化也不算遲。

不多時,猛聽得嘩喇喇一聲如天崩地裂之勢,土穴口已被震開,上面金光閃爍,王重陽知是師尊駕到,慌忙跳出,俯伏在地,果真是鐘離權、呂洞賓二仙。呂祖笑說:「別人修道上天堂,你今修道入地府,看來你的功程與別人迥異,上違天心,下悖師意,有如是之仙乎?」

王重陽稽首謝罪道:「非弟子敢違天意而悖師訓,實今山東原無可度之人,故暫為潛藏,以待世上出了修行之人,再去度化不遲。」呂祖道:「修行之人何處無之?只是你不肯用心訪察,故不可得也。譬如你當初何曾有心學道,非同祖師屢次前來點化,你終身乃是一孝廉,安得成此大羅金仙?汝今苟圖安然,不肯精進,遂謂天下無度化之人,豈不謬哉!天下之大,四海之闊,妙理無窮,至人不少,豈有無人可度之理!今有北七真邱、劉、譚、馬、郝、王、孫,屢次叮嚀,汝不去度,豈汝之力不及,緣汝之畏難之心矣。」

呂洞賓一說完,王重陽頓開茅塞,惶恐謝罪,急忙說願意到山東度化。鐘離老祖叫他起來,站立旁邊,說道:「非是汝師尊再三叮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切勿錯失時機啊!」鐘離老祖說畢,即同呂祖乘雲離去。

王重陽遂想方設法以多種方式勸化世人,他度化了長春子丘處機、長生子劉處玄、丹陽子馬鈺、長真子譚處端、玉陽子王處一、廣寧子郝大通、清靜散人孫不二(馬鈺之妻)這七位真人。王重陽真人與七位真人一同輾轉山東、陝西等地,善於隨機施教,廣為勸化世人向道、向善,扶危濟困,挽救蒼生於危難,廣受百姓讚揚,流芳千古。

責任編輯: 淡然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