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如何控制40年最高通脹?拜登政府面臨艱難選擇(圖)

2022-05-21 12:14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拜登 政府 通脹 美國 美聯儲
美國總統拜登(圖片來源: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5月21日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週(5月17日)表示,美聯儲將繼續收緊貨幣政策,直到「看到通貨膨脹以一種明確和令人信服的方式回落。」美國通脹率正處於40年來最高水平。但經濟學家和分析人士表示,拜登政府在抑制通脹問題上面臨挑戰。一方面,美聯儲持續加息可能會導致經濟陷入滯脹甚至衰退。而另一方面,部分取消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開始加征的中國商品關稅會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但面臨政治阻力。

多管齊下抑制通脹

拜登總統表示,解決通脹是他國內政策的首要任務,並且已經為遏制通脹採取了不少措施。除了美聯儲加息以外,拜登政府還嘗試通過控制油價和改善供應鏈來抑制通脹,但到目前為止收效甚微。據美國勞工部5月11日公布的最新數據,美國4月份的通脹率為8.3%,較3月份的8.5%略有下降,但仍處於40年來的高位。

根據美國勞工部的數據,在推高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的各項因素中,能源價格、特別是油價的上漲貢獻最多。白宮3月31日宣布,在未來6個月每天從戰略石油儲備(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中釋放100萬桶,約佔全球需求的1%,總釋放量可達到1.8億桶。這是白宮有史以來釋放原油儲備規模最大的一次。

再加上此前釋放的兩次,美國預計將釋放總計2.6億桶原油。但由於俄烏戰爭持續以及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原油價格目前仍居高不下。

拜登政府也試圖通過改善供應鏈來抑制通脹。但除了改善美國幾大港口的擁堵問題外,政府所嘗試的其他做法並不能立即改善通脹。這包括對全球供應鏈進行改造,從而降低對專制政府和非市場經濟體的依賴,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將其稱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即把貿易限制在由可信賴國家組成的圈子裡。拜登政府即將宣布的「印太經濟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就是這樣一種嘗試。但也有經濟學家認為,把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出去可能會在短期內加劇通脹

加息引發衰退擔憂

目前來看,拜登政府似乎把抑制通脹的寶押在了加息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本週通過視頻參加華爾街日報主辦的一場活動時表示,任何人都不應懷疑美聯儲遏制通脹的決心。他說:「我們需要看到通貨膨脹以一種明確和令人信服的方式回落,我們將繼續推動,直到我們看到這一點。」他繼續說,「如果我們看不到這一點,我們將不得不考慮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來收緊金融條件。

美聯儲正在通過加息,以遏制價格上漲的壓力。這是美國央行幾十年來最積極行動的一部分。鮑威爾表示,美聯儲很可能在會延續本月早些時候將利率提高0.5個百分點的做法,將基準利率提升至0.75%和1%之間,並在6月和7月的會議上採取類似行動。美聯儲自2000年以來從未以這樣的頻率加息。

鮑威爾也警告說,控制通脹的努力將不可避免地帶來陣痛,包括經濟增長放緩和失業率上升。但這位美國央行主席表示,在通脹率下降之前,美聯儲不會在加息方面退縮。

「如果這涉及到超越廣泛理解的‘中性’水平,我們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做,」鮑威爾說,「我們會堅持下去,直到我們認為我們到達了一個可以‘金融條件處於一個適當的位置,我們看到通脹率正在下降’的地方。」鮑威爾所說的「中性」(neutral)指的是經濟活動既不被刺激也不被限制的速度。

經濟學者對於加息是否會引發美國經濟衰退持不同看法。高盛集團高級主席勞埃德·布蘭克費恩(Lloyd Blankfein)敦促企業和消費者為美國經濟衰退做好準備,他說這是一種「非常、非常高的風險」。

「如果我在經營一家大公司,我會做好非常充分的準備,」布蘭克費恩上週日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面對全國》(Face the Nation)節目中說,「如果我是一個消費者,我會做好準備。」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加里·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也表達了類似的擔憂。他預計美國經濟可能會在2023年出現衰退。「我認為,美國經濟更有可能在2023年初或是年中出現衰退,原因是我們從來沒有過如此規模的通脹。」他對美國之音說。

哈夫鮑爾也表示,加息來抑制通脹的效果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會顯現出來。「貨幣政策在對經濟的影響方面有一個滯後性,通常是9個月到一年半之間,」他說:「它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還沒有顯現出來。」

減免中國商品關稅?

有媒體報導說,拜登政府正在考慮通過減免前總統川普時期對價值35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的25%的關稅來降低通脹率,範圍包括工業機械和零部件、紡織品、肉類和其他食品。但政府內部尚未達成共識。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主張取消那些「戰略性不高、同時又傷害美國消費者和商家」的關稅。她在出席七國集團財長會議前說:「我認為,一些關稅對消費者和商家的傷害更大,可是對處理我們認為中國真正存在的那些問題又不具有很大的戰略性。」

耶倫還表示,取消其中一些關稅可以幫助緩解美國目前居高不下的通貨膨脹,雖然那不是對付通脹的根本措施,但會有助於消費者和商家。

支持自由貿易的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降低中國商品的關稅可以將通貨膨脹率降低多達1.3個百分點。

但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曾公開質疑這一結論是「介於虛構或有趣的學術活動之間的東西」,並呼籲通過「戰略的眼光」來看待關稅的問題。戴琪反對美國單方面減免對中國商品的關稅,認為關稅是今後與北京進行談判的重要砝碼。她認為,中國商品關稅的去留應作為美國對中國整體貿易戰略的一部分來決定。與此同時,美國的一些行業協會和勞工組織也都反對美國減免對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

上個星期,美國一個大型紡織品組織的負責人在與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一名高級官員會晤時,公開敦促拜登政府不要理會日益增長的減免中國關稅的呼聲。美國全國紡織團體協會首席執行官格拉斯(Kim Glas)說,該組織認為減免關稅是對北京的獎勵,對解決通脹問題毫無幫助。

儘管如此,拜登政府已於上個月正式啟動了川普政府在2018年和2019年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評估。評估過程可能持續數月。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國際商務研究主任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對美國之音表示,拜登政府想要做的是保留或增加那些與國家安全有關或受益於中國補貼或者與北京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有關的產品的關稅,取消那些與安全無關的產品的關稅,但單方面減免中國商品關稅將使拜登總統在政治上面臨巨大壓力。

「如果他單方面取消關稅,他將會遭到政治對手的猛烈抨擊,指責他向北京低頭,」他說,「這令總統的運作空間非常有限。」

但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哈夫鮑爾認為,拜登總統可能最終不得不在兩種政治壓力下做出決斷—來自選民要求降低美國通脹的壓力和來自共和黨對華鷹派人物的壓力。

「如果美國降低中國商品關稅,就會有更多的商品進入美國,從而從供給側緩解通貨膨脹,」他說,「但拜登總統最終要拍板,我的推斷是通脹問題對於拜登總統來說是個更大的問題。」

責任編輯: 靜馨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