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人口拐賣為何在大陸無法終止?(圖)

2022-03-17 11:05 作者:吳侃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鐵鏈女李瑩
鐵鏈女李瑩。(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關注大陸新聞的會發現,拐賣人口犯罪在中國大陸是一個長期的社會問題,而公安部這些年一次次的在全國範圍開展打拐專項行動,顯示打拐已經是常態化了,卻沒能遏制住拐賣人口現象,是拐賣人口犯罪太隱秘,無法察覺?拐賣是一個拐騙、隱藏、販賣、收藏的鏈條,最終買家是不可能那麼隱秘,像被鐵鏈拴住的女子並不是被隱藏起來,還出現那麼多熱心志願者去幫助;是拐賣犯罪份子太頑固、太狡猾,以至於無法根除嗎?看看這些拐賣犯罪的案例,並非高智商,很多是用搶,還有通過欺騙,假裝很艱難需要別人幫助,將受害人弄到孤立無援的地方,通過欺騙和恐嚇來綁架被拐賣者。一個擁有世界上最嚴厲的戶籍制度、最繁多的監控設備和極端監控手段,朝陽群眾構成的告密體系,無處不在,無孔不入,卻無法根除一個拐賣犯罪,那麼所謂打拐專項行動只能是一種口號、在走形式。

有人說拐賣婦女兒童事件是計畫生育的結果。中國大陸拐賣人口開始猖獗是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與開始強力推行計畫生育政策幾乎是同時的。拐賣婦女兒童事件與計畫生育有關係,但不是因果關係。

有質疑,為什麼政府為了推行計畫生育,甚至可以讓血流成河,屍魂遍野,讓無數家庭不敢逾越,而不能關注備受傷害和欺辱的被拐賣者和掛念他們的家人呢?因為計畫生育是黨的政策,所以,村裡會霸氣地寫「一人超生,全村結紮」、鎮上標語是「寧添一座墳,不添一個人」,城市的口號是「一對夫婦只生一個」。雖然城裡口號沒那麼血腥,那意思是如果是雙胞胎,對這個家庭還未必意味著是一件好事。由各級組織管控的城市也會用經濟和行政手段對付那些敢多生一個孩子的家庭,將家庭的生育與單位綁架在一起,實行連坐,讓單位的上上下下都受牽連。

中共政府真要想幹什麼,那是會下大力度,看看這幾年疫情,政府說封城就封城,說清零就隔離,抓人沒商量。那為什麼拐賣婦女兒童的案子卻幾十年沒有進展呢,只能解釋為拐賣人口被黨和政府擱置。

是高層不知道拐賣婦女兒童問題的惡劣?看看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印發《關於當前辦理拐賣人口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對拐賣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的說明。1991年全國人大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嚴懲拐賣、綁架婦女、兒童的犯罪份子的決定》,其中有一段話「綁架手段極其殘忍、惡劣的;造成被害人或者其家屬重傷、死亡或者其他嚴重後果情節特別嚴重的;綁架婦女、兒童多人具有極大社會危害性的,等等。」他們非常清楚受害人及其家屬所受到的傷害。

那為什麼拐賣人口問題在中國大陸會那麼猖獗呢?看看中國各級政府的組成。

黨政的部門的重點任務

為了推行計畫生育,從中央到地方所有的城鎮,都有計生辦,中國政府專門在國務院組成部門中設立一個國家計畫生育委員會,表明計畫生育是黨和政府頭等大事。

此外,熟悉大陸情況的知道,黨委設有綜治辦,政府和公安有維穩辦,這都是對付民眾的部門,但絕大多數省市公安沒有打拐部門,除了公安部有個打拐辦,下面省級公安幾乎都沒有這個部門,讓他找失蹤人員,等於額外給他們找事。公安最大的部門,是專門監視民眾的政保(政治保衛),現在叫國保大隊(網監也屬於國保),在公安內部,雖然國保業務技能最低,因為是保護國家的機器,所以權力最大,經費最多,人員配備最全,監控手段也是最全的,不僅電話、個人通信被監控,你上網都被監控,有個廣告詞講到,網路就像空氣和水一樣是自由的流動,在全世界只有中國大陸、北朝鮮、伊朗等區區幾國家監控和限制民眾上網,而且中國大陸有一個龐大的網監部門,不僅政府有網信辦,公安內部有網監,不僅監督國內網路言論,在海外網上發個言論,他們都能馬上查到發貼者的家庭,通知派出所到你家上門威脅。

公安的作為與不作為

人們常說,現在中國大陸的官員是向上負責,只看上司的臉色行事,導致公權力也向上負責,所以,對於拐賣人口問題政府不管也不關心,這些年你看到哪個官員在大聲疾呼遏制拐賣婦女兒童問題?每次打拐專項行動只是一個託辭,雷聲大雨點小,說好聽點表示公安今年干了什麼事,說重點,是公安在欺騙社會。

不能從字面理解「公安」是維護公共安全的部門。中共以馬列主義為教義,公安是按照馬克思、列寧的「國家是統治階級進行階級統治的工具」的理論建立的,它的職責不是維護社會穩定、保護民眾,而是保護政權,在中共建政後召開的「第一次全國公安會議」上「確定公安機關的總任務是『完全學會和敵人作隱蔽鬥爭,特別是同國際特務作鬥爭,鎮壓國內外敵人的一切搗亂和破壞,建立革命秩序,保衛國防,保衛建設,鞏固人民民主專政』」周恩來強調「軍隊與保衛部門是政權的主要的兩個支柱。你們是國家安危,繫於一半。國家安危你們擔負了一半的責任,軍隊是備而不用的,你們是天天要用的。」

公安最先設立的一局(政治保衛局)就是今天的國保。這是個專門拿錢幹壞事的機構,除了羅織罪名陷害人,哪裡有維權、上訪事件,就能看到他們人影混雜其間,查找積極的,並打探誰是牽頭的,從而實施抓捕、綁架,打擊異議人士。

今天在大陸人們最熟悉也最頭痛的交警也是公安下面的交通管理局,與公安部門打過交道之後知道,公安對行業來說,是一個收保護費的機構,公安局下設有治安、消防、經管等,公安消防不是出現火警,去滅火的消防隊。是以消防的名義管控企業,想開業,公安消防處會以防火警名義上門檢查,結果就是你必須破費,否則,給你提出一系列苛刻的消防要求,不滿足不能開業。

公安不僅不願意管拐賣人口案件,還會進行掩蓋,常有報案被拒絕。網上報導,北京冬奧前夕,在檢測疫情時發現一個陽性患者形跡非常繁雜,詢問後得知,他在北京打工的兒子在此之前一個月不見了,他來找兒子,到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拒絕的理由是可能是走失了,拒絕立案;他想通過兒子手機定位找到兒子失蹤前可能去的地方,公安依舊拒絕。

大陸公安長期監聽人們通訊,但是你讓公安幫助找失蹤孩子的電話軌跡,它卻拒絕了。人們奇怪,中國大陸為什麼這麼關注電信詐騙,總在宣傳境外電信詐騙的危險,其實境外電信詐騙是個偽命題,因為中國的外匯是管制的,那些騙子真騙了錢,他拿不走,他的資金軌跡都在銀行監控之下,發現一個案例,就等於把騙子所有資金渠道都斷了,是個折本的買賣。

大陸真正的大額資金詐騙都是在線下,這幾年的隨便一個P2P或私募基金騙走的錢都比所又電信詐騙的錢多出多少倍,那麼多P2P、私募基金詐騙公安從不立案調查,只抓維護權益的受害人。

宣傳境外電信詐騙的危險本身就是一個騙術。公安大力宣傳電信詐騙是為國保的網監塗脂抹粉,假裝為民眾負責,往不知情的民眾手機上安裝監控app,說是防詐騙,這個防詐騙app比詐騙犯危害大多少倍。

前些年流行一個順口溜「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今天看這句話還是錯了,現在不是土匪躲在公安裡,是公安就是今天的土匪,比土匪還壞。有的公安不願意聽,覺得這樣講不公,在罵他。只要想一下,黑色會中也有好人誤入歧途,那黑社會保護傘的公安中有好人也不足為怪,公安是邪惡的勢力。

公安部3月份部署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通知中,提到「要深化『百萬警進千萬家』活動」,不光上面所述公安的行為是對民眾有害,現在在媒體上常看到黑社會的保護傘恰恰是這些公安,對很多善良民眾來說,這些穿制服的流氓,比流氓還壞,是一個有組織、有執照的犯罪團夥,公安自詡為國家的機器,不須要遵守法律,更不用講道理。過去強盜還講盜亦有道,而公安不具備基本道義。

在中國大陸打拐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話題

公安部決定,自3月1日起至12月31日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全國公安機關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動員部署電視電話會議3月2日召開,……各路黨媒一擁而上,進行解讀、渲染、報導,央視稱公安部這次組合拳。

這不是公安部第一次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而且就在2個月前,大陸媒體還在高調宣傳2021年打拐行動「團圓」成果,說解救了多少人。媒體稱有民國時期失散的母女在「團圓」行動中團聚,給人感覺是已經沒有失散兒童了,以至於公安只好去找75年前民國時走失的案件。

只是一個鐵鏈女就將公安部的「打拐」打回原形,魔鬼「打拐」當然永遠不可能實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