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普京打錯算盤了(圖)

2022-03-06 11:35 作者:黎蝸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烏克蘭民兵於2022年3月2日在烏克蘭基輔街頭巡邏。
烏克蘭民兵於2022年3月2日在烏克蘭基輔街頭巡邏。(圖片來源:Pierre Crom/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3月6日訊】自從俄羅斯侵烏戰爭爆發以來,俄軍進展嚴重受挫已是一個公認的結論。就連相當偏袒俄國的中國媒體,也都在討論「為何戰況膠著」,俄國更面臨民主國家陣營前所未有的制裁,程度之狠遠遠超出了想像(特別是中文媒體的想像)。簡而言之,普京完全打錯了算盤。

首先,普京高估了俄軍的實力和威懾力。

在普京治下,俄羅斯經歷的戰爭,都是不堪一擊的弱國或內戰對手。

在普京當政之初的車臣戰爭,是俄羅斯正規軍用飛機坦克大炮在陣地戰中對付基本上只有槍械的車臣分離主義武裝分子,車臣是彈丸之地,車臣人基本只是孤軍作戰,沒有外援。而俄羅斯還有蘇聯時代的余勇,力量對比不成比例。就這樣,俄國還付出了陣亡幾千軍人的代價。

2008年攻打喬治亞,面對是一個只有400萬人(包括叛離的兩個「獨立共和國」),整個國家政府軍只有一萬人上下,而光是俄軍就出動7萬人,還要加上叛軍的一萬人兵力。

2010年代在敘利亞用兵只有數千人的規模,而且是作為聯軍的一部分,只負責空中打擊和導彈打擊。

2014年,普京奪取克里米亞,當時烏克蘭一團混亂,俄軍刀不血刃,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有。

2022年,普京干預哈薩克斯坦,出動特種部隊,面對的是散兵游勇一般的對手。

可以說,俄軍在過去幾十年,自從阿富汗戰爭之後,都未曾進行過有實戰意義的地面戰爭。

相反過去幾十年,美國的對手是伊拉克(海灣戰爭是百萬雄師,伊拉克戰爭也有四十萬人)、南斯拉夫(20萬軍隊)等,對手要強太多。

俄羅斯人被稱為「戰鬥民族」,現在看來雖然還不至於是「紙老虎」,但其實力肯定是被誇大了。從目前看來:第一,俄羅斯沒有現代戰爭的立體戰戰法,還是二戰中那套平面戰思路;第二,俄羅斯軍隊沒有夜戰能力,而這是現代化軍隊拉開傳統軍隊最遠的方面;第三,俄羅斯的信息戰很差,連坦克都會迷路。由此看來,俄羅斯常規軍隊的實戰能力怎麼看都不是世界第二軍事強國的風範,不但無法和美國北約相比,甚至可能還在中國之下。

但以上幾次戰爭的輕易勝利,加上以往蘇聯出兵匈牙利(1956)和捷克(1968)也都是「王師」一到,對手紛紛繳械投降。都令普京深信,俄軍只要一出兵烏克蘭,烏克蘭就會給嚇住了。據最新報導的俄國作戰時間表,普京原來想3月8日之前就讓烏克蘭投降,全面佔領烏克蘭結束戰鬥。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任務。

其次,錯誤的戰略,糟糕的戰爭準備。

普京克格勃出身,對特務系統那種「特別行動」有天然的親近感。於是出兵奇襲,讓部隊突然佔領首都,甚至活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就成為普京的第一選擇。2022年初在哈薩克斯坦的成功,更給普京增加了「突襲」的信心。

據報導,在戰爭一開始,俄羅斯就找來車臣的雇佣兵,要捉拿或刺殺澤連斯。同時,不惜讓白俄羅斯借道,讓部隊快速挺進基輔(基輔距離烏克蘭白俄羅斯邊境只有一百多公里,還不如廣州到香港遠),以接管基輔。如果成功,那麼確實可能一舉佔領烏克蘭。可惜,就連車臣的頭目也被烏克蘭人擊斃了。

由於普京把希望寄託在「特別行動」和「烏克蘭喜迎王師」上,於是無論在作戰方案還是後勤調配上都非常不足。比如坦克走到一半就沒油要被拋下,現在大批軍車通往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道路上擺開60多公里的「一字長蛇陣」,都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不知伊于胡底。有人還鼓吹這是普京用兵神妙,讓敵人猜不透。但事實可能就是普京把戰爭想得太容易,自己騙了自己。

俄國對戰爭的動員也是非常糟糕的,普京根本沒有充分動員起俄羅斯人的侵略情緒,無論從社會層面還是軍隊層面都如此。

入侵之前和幾天後,普京連續發表兩次長篇電視演講,為自己侵略烏克蘭找理由。顯而易見,這正說明瞭第一次沒有足夠的鼓動效果,所以才要加碼,才有第二次的必要。但既然第一沒有效果,復讀機一樣的第二次,又能多鼓動多少人呢?

俄羅斯國內的反戰情緒比想像的高,俄國爆發大規模的反戰示威,被政府鎮壓。俄國著名數千學者聯名發表反戰公開信。多名在海外比賽的俄國運動員也都表示「反對戰爭」。

在最應該進行戰爭動員的軍隊層面,普京做得更差。正如烏克蘭駐聯合國大使在聯合國大會特別環節辯論中讀出那段令人淚下的俄羅斯陣亡士兵的簡訊:

「媽媽,我不在克里米亞了,我不在訓練營了;
媽媽,我在烏克蘭,這裡正在進行真正的戰爭;
我很害怕,我們轟炸所有目標,甚至平民;
我們被告知,烏克蘭人會歡迎我們;
但他們在我們的車前面倒下,堵在我們車輪前面,不讓我們過去;
他們叫我們法西斯,真是太難了。」

在發完簡訊之後,這個士兵就陣亡了。真是人間悲劇。

絕大部分侵略烏克蘭的俄羅斯士兵都是一年義務役,都是剛剛成年的孩子,還都是媽媽的寶貝。從簡訊中可知,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任務是什麼,更不知道戰爭目標和意義。直接了當地說,他們是被騙去烏克蘭的。缺乏道德支持,士氣必然低落,這也是俄軍進展緩慢的重要原因。

說實在,普京演講中那套「大蘇聯夢」,「大俄羅斯夢」,那種裝扮成受害者的國恥動員,在俄羅斯未必那麼有效,這次侵略倒像是普京自己野心的大冒險。從這個意義上說,普京不但害了烏克蘭人,還害了無辜的俄羅斯年輕人。

第三,低估了烏克蘭人的抵抗意志。

烏克蘭作為遠遠弱於俄羅斯的一方,在戰前也嚴重準備不足,但自從開戰之後就表現出極高的抵抗意志。

在政壇,以總統澤林斯基為首的烏克蘭政治人物,表現可圈可點。澤林斯基作為前戲劇演員,他沒有跟著普京的劇本走。堅持不投降。他堅持留在基輔主持大局,拒絕轉移到西部城市,也拒絕流亡海外。他利用嫺熟的媒體技巧,每天幾次在社交媒體發布消息,穩定人心;他在歐洲議會發表震撼人心的演說,連傳譯也哭出來;他發表慷慨激昂的電視講話,有力駁斥了俄羅斯所謂「烏克蘭是納粹國家」的指控。

可以說,從戰爭一開始,澤林斯基從一個不怎麼樣的總統,一下子成為烏克蘭的民族英雄,成為抵抗俄羅斯的象徵和精神力量。

順便說一句,最近幾年,去中心化的「無大臺」成為抗爭的一種潮流。對此筆者一直懷疑。澤林斯基的事例證明,在最關鍵的時刻,「大臺」是多麼不可或缺。

烏克蘭其他政治人物也表現出色。最關鍵的是,至今還沒有哪個政治人物跑出來,願意當普京的傀儡,「烏克蘭版汪精衛」。

根據報導,普京其實是找了好幾個潛在人選的,在2014年逃亡到俄羅斯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就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烏克蘭國內的親俄派Viktor Medvedchuk等人。然而,不知什麼緣故,至今尚未成事。

筆者猜想,普京是錯過了扶植傀儡政權的時機。傀儡政權不是說設立就設立,而是至少要有一定的認受性。日本人當年找汪精衛吳佩孚,就是看中了其號召力,它不可能找個路人甲。如果普京在一入侵時就宣布傀儡政權,那麼有可能成事。現在入侵幾天之後,烏克蘭全民反俄,再有什麼傀儡政權,肯定都被人嗤之以鼻。

烏克蘭人民的抵抗意志之強,還是最重要的原因。除了開始的慌亂,烏克蘭人很快就站起來保家衛國。由於烏克蘭打了八年頓巴斯戰爭,在國內徵兵有六輪之多,預備役部隊高達90萬人,他們都是一拿到武器就可以上戰場的。

即便在外國的烏克蘭人囘國作戰的也不少。據報導,有在美國著名大學的烏克蘭裔教授回國投筆從戎。就連在筆者的朋友中,也有慷概回國參軍的壯士。

在2014年,烏克蘭是一盤散沙。但現在在抵抗俄羅斯侵略的過程中,烏克蘭人民站起來,真正成為一個民族國家。這種抵抗意志只會越侵略越強。

第四,普京完全低估了歐美亞太民主國家的抵制意志。

首先應該反駁那些親俄宣傳所說的「美國忽悠了烏克蘭」、「美國拋棄了烏克蘭」等說法。事實上,美國和北約一開始就說「不會派兵到烏克蘭參戰」,並解釋道,烏克蘭不是北約國家,北約沒有義務參戰。這個說法重重複復說了幾個月。因此,所謂烏克蘭被北約「忽悠」以致「玩大了」,純屬胡說八道。

然而,在直接參戰以外的層面,歐美亞太的民主國家發動的制裁和支持,是史無前例的,遠遠超出了普京的想像。

在經濟層面,歐洲一向極為依賴俄國能源,俄國也向來以能源為武器要挾歐洲。但這次歐洲也不惜冒著能源價格高漲的風險得罪俄國,德國還宣布停止對北溪二號的審批。各國不但制裁一些俄國企業和個人,在重要商品上對俄國禁運,還直接制裁普京(和外長拉夫羅夫)。在歷史上,這種對元首的直接制裁,要麼發生在宣戰雙方,要麼就是對弱國。直接制裁普京等於已經不惜和普京撕破臉。

在金融層面,美歐宣布了好幾類打擊俄羅斯的金融措施。最重要的還是在醞釀了幾天後,美歐宣布發動「核選項」,把七個主要俄羅斯銀行踢出國際結算的SWIFT系統。沒有這個系統,俄國就不可能和大部分國家進行美元和歐元交易。即便俄羅斯準備了大規模的外匯儲備,但大部分都用不出去。俄羅斯股市和盧布都大幅貶值。

在軍事層面,美歐亞太諸國陸續宣布對烏克蘭的軍援計畫。歐洲史無前例地動用五億歐元直接軍事援助。德國也史無前例地批准向烏克蘭輸送致命性武器。東歐諸國準備向烏克蘭提供蘇聯式的飛機(好讓烏克蘭飛行員立即上手)。美歐亞太的壯士,還自願前往烏克蘭,以國際縱隊的形式參戰反侵略。

此外現代戰爭早就不是限於戰場上的對轟。情報、信息、電磁、網路、輿論都是重要戰場,雖然沒有直接證據(可以理解不會承認),但筆者認為,北約國家在這方面在支援烏克蘭。

在政治層面,歐盟正準備加快接納烏克蘭為歐盟國家的步伐。

在國際關係層面,美歐以聯合國為戰場,推動召開聯合國大會特別會議,並成功以141票贊成,5票反對,35票棄權,通過了對俄羅斯的譴責議案,要求俄羅斯立即無條件撤軍。聯合國大會特別會議的決議雖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在政治上的份量極高。

在社會層面,歐美各國輿論幾乎全民一致譴責俄羅斯,支持烏克蘭。歐美國家對烏克蘭難民張開懷抱。對烏克蘭的捐款如潮水一般。週末全球舉行反侵略抗議,光是德國就有十萬人聚集在勃蘭登堡門前痛斥侵略。在真實社會和網路上到處可見烏克蘭的黃藍兩色旗。

歐美政府和民間組織推動的全面與俄羅斯「脫鉤化」更令俄羅斯驚愕。歐美且多國相繼宣布,對俄羅斯飛機封鎖領空。

在體育界。足球,波蘭等多個足球協會率先表態不和俄羅斯隊比賽,最後國際足聯和歐洲足聯取消了俄羅斯國家隊和俱樂部的參賽資格。奧運,奧委會宣布鼓勵屬下各體育委員會拒絕俄羅斯隊參賽。根據這個精神,在北京將要召開的冬季帕奧會,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運動員也被拒絕參賽。在奧委會的鼓勵下,國際花滑協會拒絕了在俄羅斯運動員參加三月份的世錦賽(儘管俄羅斯幾個「娃」是女子比賽的大熱門)。國際田聯、排聯、兵聯、冰球聯等也相繼作出如此決定。

在文藝界。歐洲歌手大賽首先拒絕了俄羅斯人參加。著名指揮Valery Gergiev因為一直支持普京兼併克里米亞又不肯在這次侵略事件與普京保持距離,被慕尼黑愛樂樂團解雇(慕尼黑與基輔是友好城市)。

可以想像,隨著俄羅斯侵略的持續,更多的「脫鉤化」陸續有來。

普京為何打錯算盤?

在侵略烏克蘭之前,普京肯定想不到烏克蘭的抵抗意志這麼強,國際社會如此團結,反制力度如此強烈。簡單地說,普京完全打錯算盤。

第一,普京要在歷史上留下功名,急於實現「大俄羅斯夢」。但他完全搞錯了方向。俄羅斯想要烏克蘭與自己「同行」,最好方法就是真正把烏克蘭當作平等的朋友,讓「三個俄羅斯」團結在一起。普京反其道而行之,先搶了烏克蘭一塊地;又策動烏克蘭分離主義,現在還要出兵打人家,然後再說「烏克蘭就是一家人」,還有比這噁心的嗎?

第二,普京的問題和一切獨裁者一樣,獨裁時間越久,就越難掌握真實的信息。1)行事沒有制約,一切順順利利,於是就越來越按經驗而剛愎自用,自以為一切都盡在掌握。2)執政越來越長,身邊的阿諛奉承之輩就越來越多,只有挑普京喜歡的話說,才能讓普京高興,官運亨通。執政越久,這種「篩選效應」就越強。3)輿論管制,不愛聽的言論,手下就先幫他刪了,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越來越難接觸反對的聲音。如果不明白,想想袁世凱如何被《順天時報》騙了,就明白了。

第三,在重重壓力下,普京失去方寸。在國際社會看來,普京雖然是個危險的獨裁者,但不失為一個理性的人。然而,從普京悍然入侵開始,這種「理性」的預期就已要打個折扣。自開戰不利,普京居然發動核威懾,又恐嚇芬蘭瑞典等動作,已經讓國際社會有懷疑普京已經失去平日的冷靜和理智,在精神上處於不穩定的狀態。這樣就導致越來越大的誤判。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