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段奇特的姻緣(組圖)

2022-02-15 07:00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手
奇特的姻緣。(圖片來源:Adobe Stock)

1941年,歐洲正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赫門與母親居住在波蘭皮歐特科的猶太人居住區。兩年前,他們被迫遷居至此,如今,德國軍隊又要將他們與其它猶太區的居民集合,送往死亡集中營

赫門那年十二歲,他站在路邊等著上車,雙手緊緊抓住母親不放。

赫門的母親很清楚橫在眼前的命運,她用力推開赫門,兇狠地罵他:「你已經不是小孩了,不要跟著我,快走!」

赫門不肯聽話,但母親不斷吼他,他感到既困惑又害怕,只有轉身逃跑。那是他最後一次見到母親。

此後的一年半,赫門從猶太居住區遷往兩個集中營,最後被送到距柏林七十英里遠的史萊本勞動營。他與其他許多猶太男性一同居住在骯髒擁擠的營房內,每天干著粗重的工作,除非累倒、病倒,否則不得歇息。

然而最苦的還是飢餓。

在勞動營中,每個人每天的配額是一小片麵包和一些稀得不能再稀的湯,許多同伴因飢餓而死,每天早晨,赫門要推車把沒能活過漫漫長夜的同伴一一載走。

1944年2月,一個寒風刺骨的日子,赫門哆嗦著站在環繞集中營的鐵絲網旁,望向隔壁的農莊,襤褸的囚衣鬆垮垮地掛在身上,腳上裹著破布。忽然他發現鐵絲網外有個小女孩正盯著他看,小女孩發現赫門也注視著她,便走上前來。

餓得軟弱無力的赫門四下張望,確定沒有守衛在附近後,便開口用德文問道:「你可以拿點吃的給我嗎?」小女孩答道:「我不懂德文。」

赫門於是改用波蘭文重新問了一次。小女孩用棕色的圓眼睛注視著赫門,好一會兒,她點點頭,表示她明天會再來,便一溜煙地跑開了。

第二天的同一時間,小女孩來到鐵絲網旁,赫門確定周遭沒有人後,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小女孩迅速地拋了一小片麵包和一個蘋果給他。赫門接著了食物,塞進口袋,就忙不迭地跑回營房。

他把麵包切成許多小片,在一整天中一點一點地吃。赫門很清楚,萬一這件事被人發現,他就劫數難逃。他不敢期待小女孩會再度出現,然而第二天,小女孩在相同的地方等著他,她的一雙小手藏在大衣下,衣服裡蓋著她帶來的食物。

這個八歲的女孩沒有把認識新朋友的事告訴父母。這完全是出於直覺,她知道父母絕對會禁止他們繼續會面。

有七個月之久的時間,她每天在相同的地方等候,每當赫門走近,她便拋些食物給他,然後看著他一溜煙地跑開。

在戰火頻仍、民生凋敝的時日,多餘的食物不易取得,但小女孩總是包起自己的食物帶給他。兩個孩子從未交談,也從未告訴對方彼此的姓名。

一天,赫門靠近鐵絲網比平時要晚,他對等在那兒的小女孩說:「我要被調到另外一個地方,你不要再來了。」小女孩注視著赫門,一臉的困惑。

「是在捷克,我明天就要走了。」赫門解釋說。

小女孩睜大了眼睛,眼眶裡噙滿淚水,她知道她再也見不著他了。赫門強忍著淚水,垂頭離開,心中滿滿地都是悲傷與恐懼。他回過頭看了一眼小女孩,禁不住淚流滿面。

愛心  愛情
愛心。(圖片來源:Adobe Stock)

1945年,二次大戰接近尾聲,惡名遠播的毒氣室運到了捷克的特瑞席安史達特。隨著同盟軍的逼近,用毒氣室處決囚犯的速度也在加快。

1945年5月8日清晨,赫門在納粹狂暴的吼聲中,被命令跟隨一批體力虛弱的囚犯在早上十點去排隊沖澡。所謂沖澡,指的就是前往毒氣室送死。然而就在早上八點時,盟軍部隊抵達,全營的囚犯因此獲得了自由。

戰爭結束後,赫門遷居以色列,他的體力恢復了,人生也有了新的開始。他成為了一名士兵,在1948年以色列獨立戰爭中參加作戰。但沒有幾年,他便厭倦了戰爭與打鬥。1952年,赫門離開以色列遷居紐約。

赫門身材高大,肩膀寬闊,能說善道,有著一股超乎年紀的成熟。他老成世故,總在某些時刻無端陷入沉思。他發現這樣的外型與性格,對女性會形成一種吸引力,於是生平第一次開始認真與女孩交往。

此後幾年間,他三度與戀人論及婚嫁,卻又在直覺的催促下,不顧對方的失望與哀傷,斷然解除婚約。經歷了幾次無果而終的情感,赫門決心暫時不再與女人有任何深入的交往。

赫門的朋友總是時不時熱心地要幫他介紹女朋友,赫門卻不為所動。直到許多年後,有一位朋友堅持要他見見一個名叫若瑪、有著黑色頭髮和棕色眼睛的女子,赫門同意了,於是他的朋友替他們安排了一場二對二的約會。

愛 心
姻緣。(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若瑪美麗、直率且善良,渾身散發著溫柔氣息,卻又對自己的理念與想法有著高度的自信。兩人非常投契,整晚天南地北談個不休。

談話中他們驚訝地發現,赫門在以色列從軍時,若瑪也在同樣的地方擔任護士,兩人甚至曾參加過同一場活動,卻不曾相遇。赫門發現自己竟深深愛上了這個年輕女郎。

夜晚,赫門的朋友開車送若瑪回家,赫門和若瑪坐在車後座聊天,聊天的話題轉向了戰爭時期。

赫門告訴若瑪:「戰爭期間我幾乎都待在柏林附近的史萊本勞動營。」

若瑪吃驚於這樣的巧合,她響應道:「我知道史萊本在哪裡,我也在史萊本待過。我們家人假扮成農人,在勞動營附近的農地耕作。有位當地人幫我們偽造了假的身份證明,他救了我們的命。」

赫門開始感覺事情有點不尋常了。若瑪說:「我當然沒住在勞動營裡,但我認識一個勞動營裡的男孩,當時他餓得要命,跟我要吃的,我有一陣子天天帶食物給他,丟進鐵絲網裡。」

「他長甚麼樣子?」赫門問。

若瑪想了想:「大約十三、四歲吧!很瘦很瘦。我那時還小,但我看得出來他很餓。」

「那時你給了他些甚麼?」

「多半是麵包。有時我也會弄到蘋果。」若瑪答道。

赫門坐直了身子:「你跟他這樣碰面持續了多久?」

「七個月吧。」若瑪回答。

赫門的心開始狂跳。他問了更多的問題,若瑪的每一個答案都和他自己的記憶相吻合,他開始戰慄。

「後來他有沒有告訴你,他要調到捷克去,叫你以後別再來了?」赫門小聲地問道。

「有,他就是這樣說的。」若瑪滿臉的莫名,不懂他何以知道這些。赫門已經驚詫得不能自已,坐在身邊的女子,竟然是當年救他一命的波蘭女孩。

「那個男孩就是我。」赫門輕輕地說,聲音細得幾乎只有自己聽得見。

「怎麼可能?」若瑪不相信赫門就是勞動營中的那個男孩,生活不可能這麼巧的。

「你告訴我,」若瑪遲疑了一會兒,問道:「你是不是用破布裹住腳當鞋子?」赫門點點頭。

若瑪終於明白了這不可思議的事實,淚水蓄滿了她的眼眶,兩個人真情相擁。

赫門在車子到達若瑪的住處之前向若瑪求婚,1959年,兩人在紐約步入教堂。後來,他們有了兩個孩子和數個孫子。

赫門深信在集中營時,是命運數度把他從鬼門關前救回,命運也三度阻止他和其他女人踏上紅地毯,他這才得以在結束了十五年悲慘歲月之後,與若瑪重逢,喜結良緣。

責任編輯: 甘芩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