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上海小紅樓案細節曝光 看得女人心驚膽戰(圖)

2021-12-07 06:07 桌面版 简体 44
    小字

上海 小紅樓
關於上海小紅樓的話題近日成為焦點。(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看中國2021年12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12月初微博突然熱傳「上海小紅樓」(趙富強涉黑案),至7日凌晨,評論區仍能看到不少「這是2021年,竟然在上海這個大都市,發生這種事」、「上海小紅樓案件始末」、「小紅樓問題開始秒刪」、「這都不值得一個熱搜?」這類留言,但是可悲的是,針對相關消息,上海媒體集體噤聲。

官員落馬 上海小紅樓轟動大陸民間

曾任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副院長、主持審理趙富強涉黑案的上海松江法院院長張錚11月落馬後,關於「上海小紅樓」的話題,突然在微博竄上了熱搜。這起事件2021年1月《財新週刊》曾發布一篇名為<上海『小紅樓』黑勢力覆滅始末>。

根據報導內容可知,案件主人趙富強是曾擁有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欄目運營權的上海萬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股東,來自江蘇泰興農村,1990年代到上海楊浦區後,做過一段時間的裁縫,後開始從事房屋租賃業務。趙富強被指在商鋪租賃過程中通過欺詐手段壟斷房源以及暴力脅迫方式收取房租。

不僅如此,趙富強還在租用的辦公樓等地安排多名女性色誘、行賄官員和國企工作人員,其中就包括楊浦區委政法委書記盧焱。 2014年,趙富強買下楊浦區許昌路632號一棟6層的樓房並命名為創富大廈,此建築距離楊浦區政府、楊浦區婦女聯合會約200米,又被稱為「小紅樓」。

2019年5月15日上午,盧焱在辦公室告知趙富強當局有人準備抓捕他,勸說其儘快離開上海,趙富強當晚帶著3名女性開車逃回江蘇泰興老家。 5月16日13時許,警方在泰興將趙富強等人逮捕。

2020年9月22日,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判決趙富強死刑,緩期2年執行,同年12月30日,上海市高級法院終審維持原判。

以上內容可知,趙富強犯罪時間橫跨20年。而案發主要經過中,有一名女子成為焦點。

2018年11月,一名受害女子向上海市監察委員會實名舉報趙富強強姦殘害女性,以及錢色行賄官員。 2019年1月該女又向楊浦公安分局報強姦案。此後,她又實名舉報涉足小紅樓的多名上海官員。但趙富強處處有保護傘。

此外,輿論還聚焦另一細節:「女留學生上海求職,卻被騙入小紅樓毀一生」,當時趙富強已接手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欄目,並對外招聘節目女助理。這位從美國留學歸來的女留學生應聘進入「小紅樓」後才發現,原來「工作內容是陪吃陪喝陪睡,她想逃,卻到處都是門禁和保安」。

據披露,2017年女方第一次逃跑報警,結果警方把她原封不動的送回趙富強手中。後來二度逃跑時,趙富強趕到派出所直接帶走女方。多年來有無數受害女子經歷過類似情況,警方甚至對這些受害女子表示,「你搞不過他的」。

此案情讓微博網友不僅嘆說,「求救成了赴死」,這就是傳說中的「平安上海」。

上海小紅樓案看得每個女人心驚膽戰

目前相關話題仍在網絡持續發酵。有網友為此撰寫長文形容,上海小紅樓案的細節公佈之後,看得每一個女人心驚膽戰。

網友「@川A1234567」在文中寫到,「對於女人來說,哪裡是安全的?婚姻是安全的嗎?趙富強的第一個小姐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後面的妻子林某,扭曲變態到成為趙富強管理小姐的監工,變成了最殘忍歹毒的老鴇。被趙富強從農村弄來的小姐,有些是有丈夫的,這些丈夫到了小紅樓,就被僱傭成了打手和監工,監視著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人賣淫、賣卵、給趙富強等人代孕。很難說,趙富強是不是故意找的『有主人』的女人。

「原生家庭是安全的嗎?趙富強為了性賄賂高官,保密工作是第一要務。他控制小姐的訣竅之一,就是用各種方式控制女人的家人,2017年,第一次逃跑的陳倩,是被『趙富強帶著陳倩母親趕到警局,最後以家庭糾紛的名義撤案』的。多麼方便,多麼省事。可以想像,第一條裡那些丈夫,也可以隨時充當這個押解員的任務,以家人的名義,女人的所有人權都被剝奪了,她的控訴被視為無效。

「受過高等教育是安全的嗎?這個因逃跑被懲罰,綁在取卵手術台上取卵,腹腔積液九死一生,最後失去生育能力的陳倩,是美國留過學的大學生。她落入魔窟的唯一原因,只是參加了一次在常規不過的面試,就在最常規不過的招聘網上,然後就被軟禁、強姦、拍照、接客,逃跑失敗,被毒打取卵。

「你的城市是安全的嗎?你身處的階層是安全的嗎?小紅樓事件就發生在上海,最後向紀委舉報成功的舞蹈老師崔茜,本來馬上要去韓國留學了,只是想找份臨時工作存點錢,就被趙富強物色中了。(你看,到了一定級別的嫖客,人家不想要農村來的底層女,專門要挑選高學歷好樣貌的,不是這樣的還給資格供卵呢)

「不僅如此,因為擁有上海戶口,崔茜被趙富強拿著她的戶口本複印件,去民政局『被結婚』,全程無需本人到場。這事就發生在2017年,就發生在上海!被結婚後的崔茜,一直被軟禁在魔窟裡,取卵代孕,直到生下趙富強的私生子。她的母親同樣在趙的淫威下毫無辦法,還被迫為其私生子上戶口,直到母女二人冒死舉報,破釜沉舟。

「還有個細思極恐的事,這麼多完全喪失了人權的女人,這20年裡,這些可憐的女人只是被取卵出售嗎?她們有沒有淪為黑勢力和墮落官員的代孕工具呢?那些還沒有被領走的私生子,都是趙的嗎?」

另一名網友「嘿山姥姥嚕」也表示看了「上海小紅樓」後害怕到冒冷汗。

根據她描述,她在上海結束第一份工作後,在Boss直聘上看到「法治欄目」招聘,當時薪資大概是6000左右,她曾去報名填寫個人信息,接待她的是一名同鄉30多歲的女子,過程中這名女工作人員還告訴她,可以帶她去見法制欄目公司的老闆趙富強,後來她們上了一輛6坐商務車去了小紅樓,「大樓門口右手邊有一個保安,進入大樓電梯是需要芯片才能上,而且有很多鑰匙一大串」。

「我當時就覺得有一點點發怵,」這名網友憶述,後來她見到了趙富強,趙富強告訴她來這裡上班,可以「給我一切我想要的」,「聽趙富強跟我說的說辭房子車子也會給我們買,我當時就覺得在我從小接受的教育裡,他好誇張啊,還給我看他那些女人的抖音賬號,都是一些跳舞的視頻一一跟我說這個女的現在多賺錢,那個女的多厲害,後面我還跟他一起在茶台上喝茶,我跟他說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我下午還有面試,我快走的時候又來了一個女孩子,是從普法那個欄目送過來的 長得標緻(應該也是受害者)趙富強知道我要走,派了那個老鄉送我回家,開的還是奔馳」。

當她快要下車時,這位老鄉問她要不現在就去幫她搬家,由於對方太過主動,嚇得這位女生沒敢答應。 「回家之後趙富強還給我發了紅包,我沒收,後面幾天這個老鄉的就一直問我什麼時候來,噓寒問暖我工作有沒有著落,我後面都沒有理過他們最後的記憶就是這個趙富強的朋友圈會轉發自己公司的公眾號,直到今天我的朋友給我轉發什麼小紅樓。…從公司下樓抽了兩根煙才緩點事情不發生在你身上你永遠都沒辦法感同身受…我只能告訴你 這個地方他有,他真的有。」

另外,還有不少網友質疑表示,「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這個欄目組應該是隸屬於上海電視台吧,趙富強的資本既然能夠滲透到上海市級廣電系統,還能注資其法制欄目,說明他的保護傘應該不只是區區一個楊浦區法政委書記吧。」、「電視台的欄目節目為何會有涉黑勢力介入的問題,傳媒作為國家的第四權利,如果有涉黑勢力,那次啊是最可怕的」、「應該讓他們辦報紙專門揭發社會黑暗亂象。執政黨容許這個報社各種報導。不得干涉。」、「沒有權力做靠山,一切惡勢力都是扯淡!」、「中共治下這樣人倫慘劇,在中國遍地都是!這就是中共的全過程民主!」

上海 小紅樓
針對上海小紅樓案,有網友提出質疑。(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