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當我要去養老院的時候(圖)

2021-12-04 19:46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老人
當我要去養老院的時候。(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要去養老院了。當生活開始不再能完全自理,而兒女又工作忙碌還要照顧孫子,無暇顧及我時,這似乎成了我唯一的出路。

01

是時候準備搬家了,搬到養老院去。

養老院條件挺不錯:乾淨的單人房間,配有簡單實用的電器,各種娛樂設施齊全,飯菜還算可口,服務也很週到,環境也很優美。

只是價格不菲,我的退休金無以支撐。

但我有自己的住房,將它賣掉,有了幾百萬,錢就不是問題了。

我養老花不了,不久的將來剩下的就作為遺產,留給兒子。

兒子也很理解:你的財產應該您享用,不要考慮我們。

剩下的,就是我要考慮做去養老院的準備了。

02

俗話說,破家值萬貫。指的是東西多。

過日子,針頭線腦什麼也少不了。箱子、櫃子、抽屜都裝滿了各種日常用品;四季的衣服,床上用品,堆積如山;我曾對紅木感興趣,桌子、椅子、櫃子,全套的紅木傢俱;

我喜歡收藏,郵票集了一大堆;還有許多珍藏的小件物品——和田玉、核桃,黃金、白銀等小把件、掛件,還有二條小黃魚;特別是書,整個一面牆的書櫃,裝的滿滿的;茅台酒、五糧液,洋酒,也存了幾十瓶;家用電器,鍋碗瓢盆,柴米油鹽、各種調料,再把個廚房也塞的滿滿的;還有積攢的幾十本像冊……看著滿滿的一屋子東西,我發愁了。

養老院只有一間屋子,一個櫃子,一張桌子,一張床,一個沙發,一個冰箱、一個洗衣機,一台電視機,一個電磁爐,一個微波爐。根本沒有地方來存放我這些平生積攢的財富,我頓覺,我的這些所謂財富都是多餘的,它們不屬於我。

我只不過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它們實際上只屬於這個世界,輪番降臨的生命,都只是看客。

故宮是誰的?皇帝認為是朕的,但是今天,它是大眾的,是社會的。

我忽然明白了,為甚麼比爾.蓋茨要把自己身後的財產全部捐獻;為甚麼馬未都宣布要把他博物館的全部藏品全部捐獻……

那是因為他們明白:原來這一切原本就不是他們的,他們也不過是看一看,玩一玩,用一用,生帶不來,死帶不去,與其沽名釣譽,不如積善行德。

03

我這一屋子東西,真想捐獻,但是拿不出手。如何處理現在成了個難題,子孫能接受的也寥寥無幾。

我能想像,當兒孫面對我的這些寶貝時會是怎樣的情景:衣服被褥全部扔掉;幾十本我覺的珍貴的照片會全部毀;書被當廢品賣掉;收集的藏品不感興趣會處理掉;紅木傢俱不實用,會賤價賣掉……就像紅樓的結尾,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真乾淨。

我面對著如山的服裝只揀了幾件受穿的;廚房用品,只留了一套鍋碗瓢盆;書,挑了幾本還值得看的;帶上身份證、老年證、醫療卡、戶口本,當然還有銀行卡,夠了。這就是我的全部家當!

我走了,我告別了鄰居,我在門口跪下拜了三拜,我把這個家還給這個世界。

活一輩子終於明白: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不多,不要被多餘的束縛住了快樂!

爭名奪利挺荒唐,

焦慮算計天天忙。

等到最後才明白,

人生不過一張床。

是啊!人生苦短,很快到站,百年之後,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我們來時,沒帶來甚麼;我們去時,不帶走甚麼;我們有時,暫時擁有;我們失去,只是歸還。

這個世界,我們來過一回,何不過得開開心心;這個生命,我們擁有一次,何不活得快快樂樂!

責任編輯: 方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