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2021無代購(圖)

2021-11-26 07:02 作者:鄒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購物季來到
購物季來到(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1月26日訊】代購宵宵還記得,她老家有個姐姐,從2014年上大二就開始跑韓國做「人肉代購」,大學畢業趕上家裡買房,她還掏了10萬塊錢。

「人肉代購」,也就是親自出國掃貨的代購。他們從免稅店、專櫃、商場等地買來海外商品,直郵或人工扛回國,賣給中國消費者。

2019年之前,海外人肉代購大都賺得盆滿缽滿,他們的利潤空間來自返點公司(幫旅客從免稅店拿返利的機構)和當地的優惠折扣。一位代購告訴記者,她做得最好的時候,一雙運動鞋可以賺150塊錢,一件化妝品能賺30元至200元不等。

當時,海外美妝大牌打得火熱,便宜好看的韓妝更是大殺四方,還有一些運動品牌、國外潮牌也廣受追捧。但是,那還是一個國際品牌在中國鮮有方便又優惠的官方渠道的年代,更別說見到青筋暴起的李佳琦在直播間大喊「賣完了,不能補貨了」的盛況。所以,代購曾經是個不可忽視的群體。

但實際上,代購一直是一個遊走在政策法規邊緣的職業。2013年的「空姐代購案」中,一名空姐就因為偷逃稅款113萬餘元,最終被判有期徒刑3年,罰款4萬元。

隨著監管收緊,疫情來襲,很多人肉代購偃旗息鼓,或關店出去工作,或兼職做代購,或轉型做品牌分銷商。他們還在和品牌、折扣打交道,不同的是多了些新的國貨品牌、少了些收入、多了些來自消費者的質疑。

2021年不再有免稅店掃完貨坐夜班機回國的代購了,他們的轉型還順利嗎?

從年入15萬到收入腰斬,代購生意做不下去了?

宵宵從2018年開始做日韓代購,提到最近一年多遇到的困難,她說,收入下跌是最大的問題。

「那時候我每個月至少跑一次韓國。」宵宵當時主要在新世界、新羅、都塔、樂天免稅店進貨,主要採購化妝品、護膚品。除了免稅店,還要去東大門市場買女裝和飾品。光是免稅店進貨就要花掉20多萬。

宵宵的顧客以女性為主,她們最喜歡韓國彩妝,還有YSL、雅詩蘭黛、蘭蔻、阿瑪尼這些經常推出爆款色號的歐美品牌。「當年還非常流行氣墊粉餅,最開始是亞洲品牌在做,後來歐美品牌也出了,一個比一個暢銷。」服飾鞋帽在宵宵這裡賣得也很好,主要是MLB、FILA、新百倫等在韓國很熱門的品牌。

其他的成本是路費、住宿和飲食,還有買來自己用的東西,宵宵表示,當時去韓國的往返機票最貴2000多塊錢,便宜的時候1000塊錢出頭,「做代購的一般都買半夜的機票,便宜還不耽誤事。」至於住宿,在韓國一般住每晚300塊左右的酒店,加上基本都是幾個代購成群去的,合住的時候攤下來也沒多少錢。在她看來,做代購最大的成本是精力,其他花銷可以忽略不計。

宵宵那時候賺得也不錯,剛剛大學畢業,把人肉代購當成全職的她,收入遠超同屆畢業生。「當時我就算每個月只去一次,最低也能賺6000塊錢,正常水平是七八千塊錢,高的時候將近一萬五。」當年應屆本科生在北京的平均月薪也就六七千,而宵宵所在的四線城市,三四千塊錢就是不錯的收入了。算下來,她當時的年收入有15萬以上。

「我是屬於小得不能再小的代購了,微信好友就1000多個,每個月最低都能掙6000塊錢。那些大代購有5000多個好友,有好幾個微信號,簡單算下這個比例,我們都不在一個量級上,她們的收入最少是我的5倍。」宵宵表示。

2019年,宵宵不再親自跑日韓了。「我有十幾個代購同行群,最大的一個有500人,也認識很多一起跑過的大代購,就從她們手裡拿貨。」宵宵憑藉著積累的客源,2019年的收入還是能和2018年基本持平。

重創發生在2020年和2021年。宵宵去年賣貨的年收入只有七八萬,今年截至目前也差不多。據她所說,這個數字比最好的時候縮水了一半,單量減少了70%。一位俄羅斯代購也告訴記者,2020年爆發疫情到現在,她的年收入比以前少了不止一半。

代購們掙不到錢,也是由於顧客在慢慢流失。

消費者王怡一直都在代購手裡買護膚品、美妝、服飾鞋帽,原因很簡單,代購賣的東西折扣力度很大。五六年下來,王怡在淘寶和微信都積累了一些靠譜的代購,遍佈歐美、日韓、東南亞和澳洲,就連大陸專櫃折扣代購和港臺代購也有幾個叫得上名字的。「信任他們,是因為基本每一個代購我都能說出他的來頭,比如他是留學還是定居、貨從哪裡來、能代購什麼不能代購什麼。」

疫情之後,王怡還是會通過這些代購買東西,但頻率相較於前幾年低了很多。「有的時候不便宜了,等好久也沒有合適的價格。加上618、雙11等購物節經常有,如果旗艦店的價格跟代購差不多,我就選官方渠道了。」

另一個原因是,她發現很多代購店的差評變多了。「我有幾個關注了好幾年的淘寶代購店,口碑在全網都很好,基本沒有差評,也沒有人說是假貨。」王怡說,但最近一年,這些店裡的大部分銷量高的商品都有不少差評並被指是假貨。「本來一直都挺相信的,突然這麼多差評,也不敢買了。」她推測這和疫情以後出國不便,消費者對代購的信任度普遍降低有關。

誰搶了代購的飯碗?

2020年疫情爆發,人在國外的代購還能往國內寄一寄東西,其他代購卻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隨意出國掃貨了。

不過,多位代購告訴記者,其實在2019年,代購行業就發生變化了。宵宵記得很清楚,她最後一次去韓國代購遇上了嚴查,有個同行的代購甚至之前就被查過,「當時在飛機上他們都嚇得不行,要不就退貨,要不人和貨都別想回國。」宵宵回國之後,果斷決定放棄人肉代購,出去找工作。

風靡全亞洲的韓國彩妝,也逐漸跌落風口。悅詩風吟、愛麗小屋、得鮮、蘭芝、雪花秀等等品牌曾是宵宵手裡的暢銷品,「現在哪還有人用愛麗小屋?」

一方面是環境的影響,另一方面,海淘APP越來越多,購買方式相比以前更簡單,很多年輕消費者選擇跳過代購這一環,直接海淘下單。「能玩得明白海淘的都是年輕人,而我的主要客人都是年輕女孩,所以我的很大一部分顧客都被海淘APP分走了。」宵宵表示,免稅店也有開門迎客的趨勢。cdf海南免稅店隸屬中國免稅店集團,2020年6月,其官方微信小程序上線,大部分商品無需離島證明也能買。

「現在店裡95%是貿易品,其他是來自保稅倉的,跨境品只有一個兩個了。」肉媽說,2020年到2021年店裡的收入翻了數倍,跑的客人也回來了,「我們從後臺數據來看,七八個月沒有消費的客人都重新消費了。」她表示,收入的增長主要是因為有品牌授權,貨源就有保證,單量就會增多,「按單件利潤來說,和我以前做代購差不多。我以前代購一件掙20塊錢左右,現在做經銷,刨去各項成本,和以前基本持平。」

同一件商品,經銷商的售價和旗艦店的售價有一些出入。根據某電商平台上的價格,同一款國貨眼影盤,在旗艦店的售價為79.8元,在某經銷商店裡賣67.8元,便宜了12塊錢。還有更便宜的,一家店舖59.8元送眼影刷,買兩件還能減10元,算下來比旗艦店便宜了20多塊錢。

代購變經銷,更安全、貨源更有保證,但同時也會出現一些問題。

先是價格戰。一段時間,一款產品會攻陷各大社交平臺,代購們管它叫「通品」。「我盡量不選通品,價格戰打得太厲害。」肉媽回憶,「有一款賣得挺好的國貨面膜,當時已經誇張到23塊錢出貨,大家都賣25塊錢的程度,折算下來基本賺不到錢。」

一位不願具名的代購向記者透露,一些很難獲得品牌授權的小代購開始走偏門,他們先故意標一個離譜的低價,等品牌方找過來維權的時候,一方面態度良好接受處理,一方面再賣慘,跟對方求個正規的合作。

莊帥也認為,品牌和經銷商互惠互利的同時,其關係也存在階段性變化。「線上經銷商在淘寶體系裡比較複雜。一方面淘寶作為中心化電商,要推動直營,另一方面又有很多小店得不到貨源沒法做買賣。」

這幾天,宵宵發了幾十條朋友圈清手裡囤的跨境品,甚至有一些即將過期的,「基本就是進價出或者折扣出。」清完手裡幾千塊錢的貨,宵宵準備專心打開經銷資源,早日「轉正」。她也有一些同行早就找了份穩定的全職工作,不再賣貨了。宵宵很理解,「以前代購是累和麻煩,現在是危險。」

代購,直白點解釋就是「代人購買」,他們既是消費者又是商人。2021年,有的代購轉成經銷之後,這樣的本意也不復存在了,這個名字也許會慢慢退出歷史舞臺,或被極少數還在堅持跨境代購的人持有著。想做大、做正規,代購們只能抱緊品牌大腿。「小心駛得萬年船啊。」肉媽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深燃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