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奇妙的瀕死體驗 傷後不覺痛苦也沒恐懼 (圖)

2021-11-21 18: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陸軍 士兵(16:9)
凡登布希被嚴重炸傷,由於奇妙的瀕死體驗,讓他不再感覺痛苦,也沒有恐懼。(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1989年,比爾‧凡登布希(Bill Vandenbush)第一次講述了自己的瀕死體驗。當時他在一所大學上課,學習如何面對死亡。作為課堂作業,他開口回溯了經歷。

在教授的鼓勵下,凡登布希終於與其他有瀕死經歷者取得聯繫,將他的體驗廣為分享。在談論的過程中,他又感到了曾經歷過的祥和寧靜,也感到自己一直渴望達成的使命終於完成了。這使命就是與他人分享內心的平和與幸福,幫助療愈他們的心。

比爾‧凡登布希(Bill Vandenbush)於1968年加入美國陸軍。當他抵達越南,戰地並非如他設想的那樣,比他想像的可怕得多。

作為一名步兵,他在10個月的時間裏都在不停戰鬥。雙方開火和大戰役成了家常便飯,也不斷有友人和敵人死在他面前。

他與兩個朋友約翰和漢克達成一項約定:三人保護彼此、巡視彼此背後的盲區。「我瞭解到,三、四或五人在一起比單獨一人有力量得多。」他說。

但在他差點喪生的那一次,約翰和漢克並沒有一同執行任務。

那次任務來得意外,是要找到一架被擊落的直升機。突然間,他和手下四面受敵。過了一段時間,一架美軍戰機發起空襲,趕跑了敵人。

而當凡登布希看到飛機投下炸彈,他心知他和手下駐紮的地點太近。果然,一枚炸彈的彈片炸傷了他。那年他才19歲,覺得自己就要死了。

但是「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麼安詳和寧靜。再沒有戰爭了」。通過一個黑暗的隧道進入一片光亮,他感到一切都那麼美好,「此生從未感受過的喜樂」。

五年前去世的祖父前來迎接他。但另一個生命也來到近前,告訴他必須回去,他在世上還有需要圓滿達成的事情。

他回到了戰場上。「我可以聞到戰爭的氣息,聞到火藥味。」但他不再感覺痛苦,也沒有恐懼。他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活下來。

「我並不擔心死亡降臨,也不擔心我的傷勢。」他說。

當時他已被嚴重炸傷,趨近的敵兵又加之以更多傷害:向他開了多槍。凡登布希說,他能感到子彈射進身體,但他並沒有很在意。他仍然覺得一切都很好。

醫務人員將他送到一所野戰醫院。他們都認為他活不了了,於是把擔架上的他留在了走廊。終有一名護士意識到他還活著,醫院盡其所能進行了處理,之後把他轉到一家大醫院。

「我的臉被炸碎,頭部受傷,喉嚨和胸口都被撕開……我的左臂全撕裂,幾乎快掉下來了。我知道,我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他也感到自己與無意中瞥見的那個精神世界相連,這給了他安慰和力量。

幾個月後,他才得以回到家鄉,住進加州的一家醫院。隨後的歲月並不總那麼輕鬆。他花了很長時間重新學習說話,也渴望重新與靈界的生命溝通,履行比日常生活更偉大的使命。

責任編輯: 岳爾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