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夢到城隍神 張尚書善解父子惡緣(圖)

2021-11-08 06: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有個開絲綢店的老闆,姓周,人稱周員外。
這是發生在南宋寧宗慶元年間的事。有個開絲綢店的老闆,姓周,人稱周員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今天要給大家講一個非常離奇的故事。是一個親生兒子總是無緣無故的要殺死父親這麼一件事。

這是發生在南宋寧宗慶元年間的事。在那時的建康城,也就是現在的南京附近,有個開絲綢店的老闆,姓周,人稱周員外。這個周員外為人和善,待人有禮,也是本地的老住戶了,絲綢店的生意也很不錯。按說這週員外日子也還可以,但就是一件事令周員外甚是不如意,什麼事呢?

原來這週員外這個兒子,名喚大郎,快三十歲了,還未娶妻。這大郎平時也還好,自幼上私塾讀書,也可說是知書達理。可是這個兒子平日裡喜歡酗酒,常常喝得爛醉。每當喝醉了,就會逞凶鬥狠,都會拿著刀亂揮狂舞,衝著父親或父親在的地方狂喊大叫:「非得殺死那個老畜生不解吾恨!」還用刀敲擊牆壁,很是嚇人。

日久了,左鄰右舍全都知道了。一傳十十傳百的,十里八鄉都有了名了,所以這個周家公子忤逆不孝的惡名也就幾乎人人皆知了。周員外就是托媒說親,也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過來。這個周家大朗快到了三十歲,也還是光棍一條,眼看著周家的香火都沒人繼承了。

待到他不鬧的時候,周員外也曾請醫延藥給他醫治,可是遍請名醫也沒有說出是什麼毛病來。平時看起來也是很好的一個後生公子,就是一見到周員外就犯瘋病。日子久了,那大郎的瘋病卻不見消減,倒好像越來越厲害了。每次兒子耍瘋,周員外都嚇的心驚膽顫驚恐不已。

鄰居們覺得周家兒子太不像話,竟敢悖逆行凶,要殺親爹。若真是發生了這樣的事,那還了得?!這豈不玷污淳樸民風有傷風化嗎?而且我們大家也都會受連累呀。於是眾鄰里宗親聚集一起,商議一番,決定聯名告義狀,將周家大郎告到官府。

話說當時的知府是張尚書。這張尚書為官清正,斷案賢明。他審閱了狀子,派差吏傳喚周員外。這周老漢絲毫不知情,不知道自己因何事被官府傳喚,差吏也不告訴他,只說讓他到官衙去一趟。周員外來到官府,張尚書問他兒子悖逆一事,他聽了只好回答說:「確實是如此。」

於是張尚書又派人傳喚周家大郎。大郎也是不知為何被官府傳喚。來到堂前,那張尚書上下打量,看那大郎,挺俊秀的一個書生,絕看不出來大家訴狀裡描述的那個惡魔形象。於是先好言詢問大郎在家如何對待父母長輩等生活起居的情況。大郎拱手說:「父母在上,學生我每日裡僅遵師教,晨昏定省,衣食茶飯孝養雙親,不敢懈怠。」

張尚書聽了,也不多言,拿出眾位鄰居宗親的訴狀給他看,一看之下,這大郎嚇得當時就雙膝跪地,不斷叩頭,乞求道:「我是被瘋藥所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見到父親,就會不覺忘形,狂發惡語。就覺得『恨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好像非殺了他不解其恨,就是神不由己,其實並不是自己做主,還望尚書大人明察,開恩。」

那個年代若是被告准了忤逆,那是殺頭的大罪,弄不好還會被凌遲處死的。這張尚書當時沒有判案,叫其他人都回去,只是吩咐把周大郎暫且收監,聽候發落。並叮囑刑訊差吏,不要讓他戴腳鐐手銬。

把這些處理妥當,張尚書自己沐浴更衣,然後吩咐準備車轎,帶了幾個親隨,直奔城隍廟而去。

到了城隍廟,焚香敬禮,合掌跪拜,心中對城隍默默祝禱:「下界俗吏拜見城隍尊神,近日,在我管理的郡縣百姓中,出現了親生兒子想要謀殺老父的事情,這實在天理難容。我身為郡守,也難辭失職失教之罪。在下熟讀詩書,深知天下沒有偶然之事。想必這裡有個原因。還請尊神指點解愚解惑。張某某再拜!」張尚書祝禱完畢,就返回府邸。

當天晚上,張尚書夢到城隍神。城隍神對他說:「這事我當然知道。你說對了,這是有原因的。人出一念,鬼神皆知。何況這件事。這週家父子是前世宿怨。今世只是討債還債罷了!這周家大郎本是外州商人,三十年前帶著財貨來到周家。那時周家並不發達,也不富有。那周員外見商人一人獨行帶了很多財物,起了貪心。於是心生一計,假意待他慇勤周到,還帶他出城乘船泛江遊玩,途中卻故意弄沉船隻,令這個外州商人溺水而死。」

城隍神還說:「這週員外就貪佔了所有財物。周家才有了營生的本錢,日後竟發達起來。這些別人根本不知道。可那被害死的外州商人一縷冤魂到了陰間,就在陰司告狀,閻君允許他托生為周家兒子,以索報應。尚書應該瞭解這些因果,才好處理這段公案。」

這張尚書一夢醒來,夢中情景歷歷在目,城隍的話還在耳邊迴響。

次日升堂,張尚書令人再次傳喚周員外,問他:「你捫心自問,這一生是否做過什麼不仁不義的虧心事?」

開始,那周員外還佯裝不懂,一副清白無辜的樣子,還狡辯說:「小人不懂大人說的是什麼?小人這一生,從來沒做過什麼惡事,雖然讀書不多,也知道謹慎做人,那敢做什麼不仁不義的虧心事啊!」

張尚書看他如此不悟,就提點他,說:「你難道不記得三十年前,在江中沉船,溺死外州商客那件事嗎?」

這周員外一聽,當時就臉色蒼白,雙腿打顫,冷汗直流,說不出話來。

張尚書又寬解他說,如今已經三十年過去,當今皇上也頒布聖旨,大赦天下,說出往事又有何妨?

這周員外雙膝跪地,從實招來。

張尚書將城隍神的話,告訴周員外,說他的這個兒子就是那個被他害死的外州商人轉世,就是向他討命債來的。那周員外算算兒子的年紀,正好契合,心下更是驚恐萬分。連說:「求求青天大老爺,請尚書老爺幫幫小老兒,怎樣了結這個怨緣吧!」

張尚書想幫他們了結他們的冤怨,以免輪迴相報,無休無止。於是對周員外說:「我想幫你了結這樁惡緣。但這也要看你和大郎,主要看你自己。如果你能捐錢千貫,然後我們來勸大郎出家為僧。你也要多做積德行善之事,來回向他。這樣或許能永絕寃債惡業,你意下如何?」周員外同意了,只擔心兒子不願出家。

張尚書又命人喚來大郎,對他說:「根據眾鄉親的義狀,你的所作所為,按律應當問斬。不過,本府念你年青,且你自己也說不是有心。我想給你一個悔過的機會。促成一樁好事,已經和你父親商定,讓你出家為僧,修養心性。你可願意?」

那大郎倒是很痛快的答應了,還說自己上學讀書,深明大義,知道百善孝為先的道理,自己也為自己的行為苦惱,這樣也是個辦法。

由張尚書主持,找了附近的廟宇長老,周員外出錢,買了官府度牒,大郎削髮剃度出家為僧。後來周員外經常佈施寺廟,還又另給了大郎許多路費,資助他使他能夠雲遊四方。

這周員外也確實知道了舉頭三尺有神靈。這人在世上,無論做了什麼,鬼神皆知。確實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此後周員外痛改前非,平時濟貧救難,多行善事。還在家中設了佛堂,側旁擺了那個客商的牌位,每日裡念誦佛經,回向那個亡靈。祈求神佛幫助善解怨緣,後來這周員外竟是壽終正寢。此是後話。

而大郎出家之後在廟中潛心修行,心無二念。最終得神佛點化,也知曉了前因,放下冤仇,不再討債,善解了怨緣。最終坐化去了神的天國做了天人。

張尚書後來和朋友提起這件事。朋友說:神允許大郎投生做兒子討債,這其中其實也給了他們二人善解的機會。神傳給人間正理是仁義禮智信,是百善孝為先。其中就包含了讓人約束自己的魔性從而能夠欠債的要還,討債的不要,善解冤怨的玄機在。神的安排總是多種目的的。

張尚書深以為是。這個張尚書可稱是明斷善判的典範了。一方面並不把夢中事情說破,這有一個好處:就是避免了今後有人用夢或因果說事,混淆是非;另一方面即遵照了神的旨意,又不破壞人間的理,善解了冤怨。大郎最終也得到了好去處。

聽了這個故事,可能有的人會說,那當父母官的,怎麼能靠一個夢來斷案呢?這不是迷信嗎?

這不是迷信。我們中國人,在1949年前,一直是信神敬佛的。那時的官員也都是這樣。

您知道一句俗話吧?人們說:「信則有,不信則無。」

現在的人們都把這句話理解成:「那神仙的事,都是人們心裏想的。你認為有,就有;你認為沒有,就沒有。」這是大錯特錯了!

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是:人本就是神造的。人若信神,敬仰神,按照神的旨意做,那神就會看護你,佑護你,你也會切切實實的感覺到神的存在;若相反,你不信神,不信神的人不信善惡有報,什麼壞事都敢干,那神也就不會管你。你自己都在毀自己,神為什麼還管你呀?為什麼還要向你顯現啊?由著你自己作吧。列位朋友,請大家想想,是不是這麼個理?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