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媚外」作家的3個小故事(圖)

2021-10-23 16:30 作者:莫言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書  鐘錶
3個驚心動魄的短故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國大陸作家莫言在一次採訪中說:文學藝術絕不是唱讚歌的工具。他的作品沒有一部是歌頌社會主義新生活的,幾乎都在揭露社會現實的「黑暗面」。

他認為:「只有正視人類之惡,只有認識到自我之醜,只有描寫了人類不可克服的弱點和病態人格導致的悲慘命運」,才能真正產生「大悲憫」。(莫言《生死疲勞》)

而在今年7月,莫言被批作品「媚外」遭踢出百年名作家之列。這裡有他講的3個短故事,究竟是寫實還是媚外呢?我們來看看。

故事一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學校裡組織我們去參觀一個苦難展覽,我們在老師的引領下放聲大哭。

為了能讓老師看到我的表現,我捨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

我看到有幾位同學悄悄地將唾沫抹到臉上冒充淚水。

我還看到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學之間,有一位同學,臉上沒有一滴淚,嘴巴裡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用手掩面。

他睜著大眼看著我們,眼睛裡流露出驚訝或者是困惑的神情。

事後,我向老師報告了這位同學的行為。

為此,學校給了這位同學一個警告處分。

多年之後,當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師懺悔時,老師說,那天來找他說這件事的,有十幾個同學。

這位同學十幾年前就已去世,每當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

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個道理,那就是:「當眾人都哭時,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

故事二

三十多年前,我還在部隊工作。

有一天晚上,我在辦公室看書,有一位老長官推門進來,看了一眼我對面的位置,自言自語道:「噢,沒有人?」

我隨即站了起來,高聲說「難道我不是人嗎?」

那位老長官被我頂得面紅耳赤,尷尬而退。

為此事,我洋洋得意了許久,以為自己是個英勇的鬥士,但事過多年後,我卻為此深感內疚。

故事三

這是許多年前我爺爺講給我聽過的,有八個外出打工的泥瓦匠,為避一場暴雨,躲進了一座破廟。

外邊的雷聲一陣緊似一陣,一個個的火球,在廟門外滾來滾去。

空中似乎還有吱吱的龍叫聲。

眾人都膽戰心驚,面如土色。有一個人說:「我們八個人中,必定一個人幹過傷天害理的壞事,誰幹過壞事,就自己走出廟接受懲罰吧,免得讓好人受到牽連。」

自然沒有人願意出去。

又有人提議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們就將自己的草帽往外拋吧,誰的草帽被刮出廟門,就說明誰幹了壞事,那就請他出去接受懲罰。」

於是大家就將自己的草帽往廟門外拋,七個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廟內,只有一個人的草帽被捲了出去。

大家就催這個人出去受罰,他自然不願出去,眾人便將他抬起來扔出了廟門。——那個人被扔出廟門,那座破廟轟然倒塌。

責任編輯: 小凡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