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廢物利用」 中共榨乾人油的殘酷統治(圖)

2021-07-26 11:00 作者:鐵流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中國遠征軍在緬甸芒友舉行典禮
中共取得政權後,視遠征軍為「反革命」。圖為中國遠征軍在緬甸芒友舉行典禮。(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中共靠的是榨乾人油來鞏固它一黨獨裁的殘酷統治,「廢物利用」就是典型的一例。「廢物」並非是「物」而是人。那何為「廢物」呢?泛指國民黨轍離大陸所留下的一切軍政人員和新政後的「地、富、反、壞、右」份子。「廢物利用」,就是把這些人關進監獄或送到勞改隊進行「勞動改造」,用最少的付出得到最大的物質回報。

1951年全國開展了大張旗鼓的「鎮壓反革命運動」,各省市縣鄉鎮抓了不少「反革命」,僅小小成都市在「3・27」的一夜之間就捕了1600多人。那晚小小年紀的我也大抖威風,抓了七八個。中共幹任何事都有指標,每次政治運動團結百分之九十五的好人,打擊百分之五的壞人。大家算算,那時「舊中國」有六億人口,百分之五的「壞人」是多少?毛主政中國27年先後搞了60次大大小小的政冶運動,中國基本無好人,全是「壞人」和「廢物」。

面對「廢物」怎麼辦?毛澤東大動「慈悲之心」說:「我們共產黨要寬大為懷,除了那些『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反革命分子必須殺掉外,其它就不要殺了,特別那些有一技之長的,留下來當『廢物利用』吧!」謝天謝地,四川省第四監獄的魏針灸就是這樣保住了小命的。

針灸記不得名字了,我只知他是國民政府的「偽軍醫」。偽是新政權對舊政權人員統一的封號,大到抗日統帥蔣委員長,小到地方皂吏里正。儘管辛亥革命於1911年10月10日推翻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政府,共產黨是1949年趕走國民黨取得了大陸政權,前後相差三十八年,故為「偽」。再有中華民國是孫中山開創的,實行的是溫和的「三民主義」;中華人民和國是大鬍子洋人播下的「馬列主義」洋種,僅管這個「種」與中華五千年「溫良恭儉讓」文明背道而馳,卻是正統的「祖宗」。所以偽就有罪,偽就是「反革命」,偽就要逮捕辦法。

魏針灸的官階並不大,青年軍裡一個少尉軍醫。青年軍又稱遠征軍,都是些學生哥兒,在中華民族危難時刻,紛紛投筆從戎保衛國土。他出身山東名門,有一手祖傳的針灸絕技,憑手中一根銀針,掌裡一團艾火,顯了不少神功。在讀書時就特受人尊重,大家叫他魏針灸。

我見著他的時候已是個躬腰駝背,咳咳聳聳的老頭兒,大熱天還戴著毛線帽,身穿棉背心,小眼小鼻,走路老佝僂著腰背,但少有生病,內在特健康。每天手裡提著那個祖傳的小木箱,裡面裝著艾條、火罐、木捶、電針儀,全是治病所用的東西。在省看守所我讀過《黃帝內經》,對十二經絡,七經八脈略知一二。

1970年我從媒井調進監獄醫院當護理,常侍其左右,在他給人治病的時候多在一旁觀看,想學點絕招,卻老是入不了門。他沉穩地向我說:針灸這東西憑的是經驗,不是寫在書本上的東西,沒有十年八年功夫是搞不出名堂的。

一次向我講了這麼一個故事:1943年騰衝戰役,遠征軍與日軍作戰傷亡很大,殘腿斷手躺了一屋子,動手術離不了麻醉藥,這東西早已用完,可手術又不能不用。他只好拿出絕技用針灸麻醉,效果不錯,為傷員減少了不少痛苦。聽著這些神話,我半信半疑,卻也有了興趣。一次我肚子劇痛,車玉生外出看病去了,痛得我一顆顆汗水往下滴。他卡了我一下脈,看了看口舌,在我腿上東摸摸西按按,不一會竟然不痛了。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我營衛之氣失調,血脈不通。不通則痛,故也。有天晚上有個家屬難產,用了不少針藥就是盆骨不開,幾個會診醫生急得團團轉,余所長問他有沒有辦法?他想了想說:我試試。他即提著那個小木箱去到產房,用灸條在產婦頭上灸了幾個穴位,怪不,哇地一聲,嬰兒鑽了出來。你說神不?不過更神的是他傳奇的遠征軍的經歷。

1942年,日本攻佔馬來亞後,開始入侵緬甸,驅逐英國殖民者,妄圖獨霸東南亞,但是更大的戰略目的則在於封鎖中國西南的對外聯繫運輸道滇甸公路,進而逼迫中國投降。蔣介石先生之子蔣經國發起召募「十萬青年十萬軍,寸寸山河寸寸血」的組建遠征軍保衛國土的偉大號召。他當時在重慶醫大,毅然投筆從戎。十萬中國遠征軍在杜聿明統帥之下入緬參戰,並於當年四月在緬甸中部的仁安羌,將七千被圍英軍解救出來,震動國際。談起這段戰鬥的往事,他豪情滿懷,陡然成了個年青人,低低哼起《從軍歌》:「君不見,漢終軍,弱冠系虜請長纓;君不見,班定遠,絕域輕騎催戰雲!男兒應是重危行,豈讓儒冠誤此生?況乃國危若累卵,羽檄爭馳無少停!棄我昔時筆,著我戰時衿,一呼同志逾十萬,高唱戰歌齊從軍。齊從軍,淨胡塵,誓掃倭奴不顧身!」

1942年6月之後,盟軍與日軍沿怒江對峙。中國所有海陸供給被切斷。當時擔任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的史迪威,研究開通了駝峰航線,藉助空運向中國輸送物資。同時開始在印度藍姆伽、昆明和桂林,建立訓練中心,用美式教官強化訓練中國軍人。他再去印度接受美國人的訓練,後來遠征軍成為國府最為精銳的一支部隊。

1943年,盟軍開始反攻,中國遠征軍駐印軍在史迪威指揮下,組成X路軍,向東反攻緬甸;而由衛立煌接任司令的中國遠征軍,組成Y路軍,從滇西出發,越過怒江,再度出兵緬甸。經過強化訓練的中國軍人,令日軍在騰衝、松山、緬甸密支那,遭遇三次「玉碎」,日軍被全殲,創造中國近代軍事史上奇蹟。

1945年3月30日,中國遠征軍攻克喬梅,與英軍勝利會師,把日軍徹底趕出中緬邊境,保障了抗日補給線滇緬公路的暢通。遠軍征總兵員為四十多萬人,有十萬中國軍人陣亡在前線。由於中國遠征軍經受過現代化的軍事訓練和戰場實踐,所以,在隨後的內戰中表現得特別英勇,成了中共軍隊奪取政權的死敵。

1949年中共取得政權後,視遠征軍這支隊伍為「反革命」,無論軍官和士兵都是「殺、關、管、鬥」對象。僅管抗日戰爭結束後,他即去甲歸田回到家鄉,務農行醫寄情山水。但是取得政權的中共不忘記昔日戰場上的恩恩怨怨,挖地三尺把他揪了出來。

1952年以「偽軍官反革命」罪逮捕,判刑18年,現還有兩年刑期。他早已家破人亡,孑然一身承受著人世間的不幸,默默無語地給人治著病,沒一點不滿的表露。每天吃的8兩囚糧,每月用的2點5元的零花錢,沒家沒室弧獨一人,衣服爛了還得自已縫補。他常常盤腿坐在床上閉目養神,想著什麼心事。

一次我悄悄問他:魏老師,你在想什麼啊?他道:我這個偽字何時才取得掉?我不知該怎麼回答,盡力安慰道:管它偽不偽,能給病人治好病就是真。他沒有說話,好一陣才吶吶自語:我不該離家去緬甸殺日本,一輩子在家老老實實當醫生就好了。倒也是實話,自然就偽不了了,當然也就沒有這段人生閃光歷史。我在想,他是得還是失呢?

(文章有刪節)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請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鐵流更多故事請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