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不是科幻 史前恐怖病毒已被激活(圖)

2021-07-15 14:02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病毒 中共病毒
史前恐怖病毒已被激活?(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場兩萬多年前的史前恐怖病毒被無意中發現,並且被人為的激活,培養成為一種可怕的生物武器,散播到全球,造成一場人類大劫。這不是科幻故事,而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下面,我們就詳細的和大家聊一聊最新發現的一些驚人的線索。感謝美國的生物學專家懷海鷹博士為我們提供了相關的線索和信息。

首先,我們從上個月生物科技界發現的一條線索說起。6月24日《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說東亞地區居民的DNA裡面保存了大約在2萬5千年前因感染冠狀病毒後留下的痕跡。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說,這份研究分析了世界各地26個地區居民的DNA,發現了東亞地區居民兩萬多年前抗擊冠狀病毒所留下的證據。這些區域包括中國、日本和越南,說明這幾個地方的居民在大約2萬年前遭遇過一場可怕的冠狀病毒大瘟疫,最後這場瘟疫在他們體內DNA中留下了印記。

在顯微鏡下,冠狀病毒外層有很多冠狀的突出物,因此而得名。這兩年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就是其中的一種。

研究認為,冠狀病毒需要依賴人體基因的微觀機制來複製和感染人體,所以通過研究人體DNA中的某些基因與冠狀病毒的互動情況,就可以發現人體感染冠狀病毒後所留下的印記。

研究團隊在五個不同區域的人體DNA中發現了42種基因,分別位於中國、日本和越南,這些基因都有著足夠數量的變形版本,顯示它們是與一場瘟疫鬥爭後演化的結果。具體的說,這些基因可能為了更好地對付病毒,使自己的機制出現一些變化而讓病毒難以利用它來進行複製。研究稱,具有這些變形版本基因的人口在瘟疫中更容易存活下來,這些人再把他們的基因傳給下一代,從而把這印記一代代的保存下來。

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生物信息學專家蘇伊米(YassineSouilmi)告訴ABC新聞說:幾代之後,抗病毒基因的變形版本出現的頻率就會增加。便在後代人口的基因裡面留下了明顯的印記。但是這種基因內的印記至少要500∼1000年後才變得很明顯,並且在同一區域內傳播。

為了瞭解這些抗病毒基因是在什麼時間出現的,研究人員檢查了這42種基因內隨機變形版本的情況。理論上說,這些特徵形成的時間越長,隨機變形版本的數量就越多。研究人員發現這42種基因有著同樣數量的變形版本,這說明它們大致是在同一個時間點開始出現的,也就是說這不同區域的人是在史前同一個時間點感染冠狀病毒的。這份研究推測出這些基因大約是在距今2萬∼2.5萬年前開始出現抗冠狀病毒特徵的,就是說在大約兩萬年前,中國、日本和越南人的祖先,曾在同一時間大量感染了冠狀病毒,爆發過一場可怕的大瘟疫,並在他們的基因中留下了這個印記。

要是按照這種說法,那造成目前這場全球大瘟疫的冠狀病毒,至少在兩萬年前的史前時期就已經存在了,並且同時感染了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

中國人、日本人和越南人的祖先到底有什麼聯繫呢?為什麼他們會在同一個時間點感染冠狀病毒大瘟疫?提到這個問題,不得不讓我們聯想到雲南這個地方。

現在很多人認為,泰國人和越南人的祖先,主要來自於中國的雲南,是經過雲南南下而發展出來的,這種說法比較普遍。那日本人和雲南有什麼關係呢?日本人的祖先是不是也來自中國雲南呢?如果是這樣,那中國、日本和越南人的祖先就在雲南這個特殊的地方有了交集。

20世紀70年代末,日本學者鳥越憲三郎提出了「日本人的祖先來自雲南」的學說。此後,在整個80年代到90年代,日本便興起了一股「雲南熱」。

1979年,日本大阪教育大學人類學名譽教授鳥越憲三郎發表學說稱:「日本人的發源地在中國雲南」。

1982年,佐佐木高明、渡部忠世等一批批日本學者相繼奔赴雲南,他們踏入了滇南的西雙版納密林中,進行了艱苦的實地考察。

1984年2月23日,致力於社會人類文化研究的鳥越憲教授又宣布:對中國雲南南下地帶(越南北部等地區)的少數民族進行了實地考察,發現那裡嬰兒的臀部都有胎斑(嬰兒臀、腰、背、肩部有青色的斑塊),而日本人恰好也有這一人種特徵。這種皮膚上的黑色素細胞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消失。鳥越憲教授就這一發現強調:「日本人的胎斑特徵的淵源就是雲南,這是一個旁證,證實雲南是日本人的發源地。」

1984年,鳥越憲教授再次率隊進入雲南,隨行考察的有大約30餘名著名學者。1988年9月,日本電視工作者同盟抵達雲南,拍攝《日本人的起源》記錄片。隨後,日本國內掀起的「雲南熱」風潮達到了頂峰。

此後,日本人的推論又由「日本人起源於雲南」,進一步演繹為「日本人祖先是雲南的少數民族」,其範圍與核心,基本圈定到彞族、哈尼族、傣族等說法。

比如:雲南石林等地的彞族支系每年都過「火把節」,而日本也有「火把節」,這個節日在日本被叫作「盂蘭盆節」,並且它的時間與雲南「火把節」的時間是同一天。另外,雲南哈尼族與日本大和民族的信仰極為相似,日本最權威的「天照大神」和哈尼族的「阿匹梅煙」神都是女性,並且同為太陽神。日本崇拜「穀神」,奉櫻花為國花;而哈尼族也崇拜「穀神」,並視櫻桃樹、櫻桃花為神花……除此之外,在鳥越憲教授的學說發表後,又有日本的語言學者們研究發現,最古老的日語土語口音,竟然和雲南納西族的語音很多相似之處。所以說日本人的祖先來自中國雲南,是有據可查的,不是空穴來風。所以說中國、日本和越南的先祖們,在雲南這個地方有了交集。

根據最近科技界對人體基因的研究發現,兩萬年前就曾經爆發過一場可怕的冠狀病毒大瘟疫,並且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都在同一個時間點大面積感染過這種冠狀病毒。而中國的雲南則很可能是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共同生活過的地方,他們在那裡交集。所以史前爆發的那一場冠狀病毒大瘟疫會不會和雲南有著密切的關係?會不會在雲南這個地方也留下過印記?並且這種可怕的病毒會不會一直在雲南這塊古老而神秘的地方休眠著?然後被中共偶然間發現,又被它培養和改造成了生物武器,故意散播到全球,造成了現在的這場全球大瘟疫?這一切似乎能連成一條線,這是巧合嗎?

2003年,SARS病毒大爆發,波及全球,這是這一輪人類歷史記錄中的冠狀病毒第一次大爆發。然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等人追蹤發現,導致這場大瘟疫的冠狀病毒來源於雲南蝙蝠洞中的蝙蝠身上,他們從那裡提取了冠狀病毒,並且拿回武漢病毒實驗室中觀察培養,他們還將這一發現寫成論文在國際上發表。

位於雲南的蝙蝠洞是一處廢棄的銅礦,地處中國西南部雲南省墨江通關鎮的大山深處,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團隊在此蝙蝠洞的採樣工作持續了5年,在採集的樣本中檢測到293種冠狀病毒,並且發現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人的現象。

早在2012年,有六名在該銅礦工作過的工人感染了一種神秘的病毒,患上了嚴重的肺炎,最終奪走了其中三人的生命。一位名叫李旭(Li Xu)的中國醫生早年發表過一篇碩士論文,他說在2012年4月,中國雲南墨江一處礦場有6名礦工在打掃礦洞中的蝙蝠排泄物後,患上了嚴重的肺炎,其中3人迅速死亡。李旭後來又將病毒樣本寄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從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團隊便前往雲南蝙蝠洞追蹤調查冠狀病毒的來源。

石正麗在《自然》雜誌上公布了蝙蝠冠狀病毒RaTG13,並且說這個病毒與此次爆發的中共病毒全基因組同源性為96.2%。中新網在2020年9月21日的報導中說,在病毒所資料庫裡有一條被命名為TG13的序列是石正麗團隊2013年在雲南蝙蝠洞裡發現的。

這就是說,這次禍害全球的中共病毒來源於雲南的蝙蝠洞,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等人於2012年在雲南蝙蝠洞中追蹤發現的。他們提取了數。種冠狀病毒樣本,並且帶回到1600公里外武漢的實驗室中培養研究。在其後的幾年時間中,他們有可能對病毒進行過改造,改造成生物武器,然後於2019年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出來,導致武漢在2019年底首次爆發了中共瘟疫,然後中共故意隱瞞疫情,將病毒迅速散播至全世界,造成了當下的這場禍害全人類的大瘟疫。

這些線索在這裡似乎都連在了一起,共同指出:中共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並喚醒了休眠於雲南蝙蝠洞中的史前病毒,並且將它們培養改造,故意泄露出來,禍害人類。這些就是我們根據當下的最新線索,對這次中共病毒的來龍去脈所作的一些推論。

来源:第三隻眼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