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全球政黨峰會的笑話與勃列日涅夫鏡子(組圖)

2021-07-11 05:31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7月1日,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塊大屏幕正在顯示習近平的講話。
7月1日,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塊大屏幕正在顯示習近平的講話。(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11日訊】7月6日,習近平在全球政黨峰會發表講話。其核心內容是「實現民主有多種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目的在於為中共的專制辯護。他還說「一個國家民主不民主,要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

當習在念稿念到最後時,忽然重複前面已經念過的講稿,並數次低頭翻閱稿件,還低聲詢問:「我這說完了嗎?」沉默一陣後,才重新跳回結尾段落恢復致辭。

有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內心有慌亂,知道自己在說謊,擔心自己話沒說圓。

資深媒體人嚴純鉤剖析了習近平的慌亂,他指出:中共目前面對的,就是這麼一個困境:黨內外一切大事定於一尊,沒有人膽敢有異議,一有異議就可能有滅頂之災,於是整個黨就被綁在習近平身上,習近平犯錯,黨就犯錯,習近平不能糾錯,黨也不能糾錯。國進民退,文革回潮,外交戰狼,踐踏香港,武統臺灣,糟蹋新疆,鎮壓維權,種種劣政都出自習近平之手,內外互相拉扯,屢敗至不可收拾,如此的中共和中國,將如何走下去?

有意思的是,習近平講話出現的狀況,另一位獨裁者也出現過,歷史可謂驚人的相似。他就是前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前蘇聯駐華大使費德林在他的回憶錄中披露,一次勃列日涅夫在與尼克松對談時,竟當著尼克松俄文翻譯的面,問費德林:下面這段還念不念?

但就是這樣昏庸老朽的人,竟掌握蘇聯權力十八年之久,這個國家又怎能不崩潰呢?

這個故事取自於嚴秀的文章《平庸無為卻大權獨攬18年:勃烈日涅夫》。下面,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篇文章,並聯繫當今中共紅朝和黨魁習近平,我們就可以知道中國已經風燭殘年,出現各種幺蛾子不過是它末日的徵兆。

嚴秀在文章中寫道:勃列日涅夫是一面鏡子,是二十世紀以至人類歷史上一面灰濛濛的鏡子,一面可以照出因為堅持僵化、倒退、反對改革而終於導致國家完全崩潰的鏡子。

當一個國家民族處在既可以走向復興,也可以走向崩潰的大轉折時期,勃列日涅夫選擇的是後者,於是歷史也就毫不客氣地把這個政權淘汰了。

勃列日涅夫統治蘇聯的十八年,是一個很長的關鍵轉折時期。在這個長時期內,把蘇聯變好、變壞的兩種可能性都有。可勃列日涅夫及其一小群走的是後者的道路。他們最終成了一場歷史大悲劇的製造者。

赫魯曉夫統治的十年,應該說,最大的改革就是停止了大恐怖政策。勃列日涅夫上臺後,如果認真總結歷史得失經驗,痛改斯大林、赫魯曉夫兩朝的弊病,那麼,原是有充分的時間去扭轉前朝的衰敗,並使蘇聯逐步轉入復興軌道的。

但是勃氏根本沒有這麼去做,他實行的是大規模倒退的政策。十八年的專制、守舊、倒退的新斯大林主義或半斯大林主義統治,使國家處於外強中乾的危險狀態。他和他的主要助手蘇斯洛夫忙於搞的是絕對的思想專制,全國只需要有一個頭腦,即勃列日涅夫的頭腦就行了。

1970年,在蘇聯境內亞塞拜然加盟國巴庫市的一副巨幅勃列日涅夫的畫像,畫像中勃列日涅夫佩戴各種勛章。
1970年,在蘇聯境內亞塞拜然加盟國內的一副巨幅勃列日涅夫的畫像,畫像中勃列日涅夫佩戴各種勛章。(圖片來源:Archive Photos/Getty Images)

勃列日涅夫時期,又由他的主要依靠者和總顧問蘇斯洛夫等,炮製出了一套蘇聯已建成「發達社會主義」的自我欺騙理論。這表面上似乎比赫魯曉夫的誇張後退了一些,但在實際上卻是更荒唐。因為赫魯曉夫是窮過渡、硬過渡,並未吹他已建成「發達社會主義」,而勃列日涅夫、蘇斯洛夫則硬吹已建成並在加強「發達社會主義」了。這在實際上不是比赫魯曉夫更亂吹牛皮,更加不顧現實麼?

勃列日涅夫掌權時所遇到的困難,其實遠沒有中國在「文革」結束時所遇到的困難嚴重。但是勃列舊涅夫等人不敢正視現實,不敢正視危機,一味盲目誇大成就,繼續搞腐敗專制統治,其結果就是:在走向復興還是走向崩潰的交叉路口上,竟毫不遲疑地沿著崩潰的路走下去了。

勃列日涅夫本是赫魯曉夫一手提起來的人。此人雖然庸愚,但精於權術和陰謀,他竟把自己的老師赫魯曉夫一口吃掉了。1964年10月中旬,赫魯曉夫回到莫斯科時,克格勃頭子謝米恰斯內依不由分說地將他押送到主席團會場,接受長時間的批鬥。赫魯曉夫從此被廢為庶人,至死處於被嚴密監視的狀態。

勃列日涅夫以一個庸材,一朝黃袍加身,竟然把個新沙皇寶座一屁股坐了十八年(1964—1982)。蘇聯後來把勃氏當政時期定名為「停滯的二十年」,事實上是停滯和倒退的十八年。莫洛托夫說:「戰後已過去40年,我認為,勃列日涅夫時期使我們嚴重地停滯了。」

勃氏最突出的表現,就是恢復半斯大林主義或新斯大林主義的統治。特點是停止揭露斯大林時期的黑暗現象;基本上停止了平反冤假錯案的工作;重新迫害文化人;對外大大恢復了斯大林時期的武力擴張政策(在中蘇邊境陳兵百萬,為赫魯曉夫時期的5倍;1968年佔領捷克;1979年無故出兵佔領阿富汗;操縱某國佔領柬埔寨);更加集中力量搞擴軍備戰等等。出兵佔領捷克,是勃列日涅夫上臺四年時幹的,從此以後,「改革」的話題就談也不談了。此外,在對內鎮壓方面,勃列日涅夫時期還發明瞭一個「瘋人院」政策,即把所謂「持不同政見者」(很多人根本談不到這個罪名,此處是借用舊詞)紛紛加以變相監禁,用逮捕與綁架等方法把人捉進「瘋人院」去。此法有時比無故監禁還更不人道,因為在「瘋人院」裡是要進行「治療」的,而所謂治療,就是破壞人的正常神經功能,使之成為真的精神病。

勃列日涅夫一上臺就忙著製造對他自己的個人崇拜。但是,這麼一個庸愚的人有什麼東西可以叫人崇拜的呢?然而,這種崇拜在那裡已成為制度,誰上臺誰就是上帝,人們就得崇拜這個人間的神。在這方面,勃氏的面皮之厚,在中外歷史上是少見的。

蘇聯《真理報》上的每篇文章尤其是社論中,都必須有專門歌頌勃列日涅夫的段落。這是不成文憲法,一定得照辦。有一次,《真理報》編輯不知怎麼忽略了,中央書記齊米亞寧立即打來電話責問:為什麼當天社論上沒有歌頌勃氏的內容。總編輯只好檢討是出於偶然,並保證今後不再犯同樣錯誤,才算了事。

勃列日涅夫幹此類驕奢淫逸的事情,離開蘇聯最終自行崩潰還有十餘年之久,但實際上這位最高統治者早已把國家弄到崩潰的臨界了,誰還能挽救得過來?

勃列日涅夫實際上自1977年即得重病,已不大能理事了。但他仍繼續當了五年最高領袖。他們的制度保證了最高領導人的終身制。只要當權者一口氣不斷,就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一句下一步怎麼辦的問題。這怎麼能夠保證國家有一個生機勃勃的領導呢?

勃列日涅夫當政開始的幾年,在經濟管理體制上做了一些改革,生產也有些上升,這是事實。但是幾年後,政府管理機構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越來越複雜。部長會議下屬各部委的正副部長達800多人,一個鋼鐵工業部就有正副部長19人之多。試想想,如果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的政府有800多個正副部長,那這些政府還如何工作?當時蘇聯的高級官員儘管多如牛毛,卻管理不了國家的大事。大事始終只能由一二個人決定。勃列日涅夫實行的就是個人和極少數人的寡頭統治。例如,1979年無端出兵佔領阿富汗,就是只有四個人參加做出的決定,這便是勃列日涅夫、蘇斯洛夫、葛羅米珂、烏斯季諾夫。後二人一是外交部長,一是國防部長,業務關係,不能不參加,所以真正做決定的其實就是這個統治體系的勃、蘇二人。對於這樣關係國家命運、出兵佔領他國達十年之久的大事,竟由一二人就擅自決定了,世界上什麼地方有過這樣的獨裁?

勃列日涅夫又是個十足低級趣味的類似暴發戶式的人物。勃氏掌權時,距戰爭結束已二十年,但他還是硬要當元帥,自然就當上了。勃氏還給自己頒發了無數最高級的勛章。所以蘇聯人在背後講勃氏笑話時常說:蘇聯的軍功肯定是勃列日涅夫第一,因為他的勛章比朱可夫還多!

就是勃列日涅夫這樣一個庸材,竟然在蘇聯做了十八年的最高領袖。看來,這個黨已經失去任何自我更新的能力和機制了;人民始終無絲毫權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國家垮臺了事。

勃列日涅夫確實是一面鏡子。不過,它不是空空道人手裡的「風月寶鑒」,而是現代歷史巨人手裡的一面「興亡寶鑒」。

以上是嚴秀文章的主要內容和文字。通過勃列日涅夫這面鏡子,我們看到了今天的中共和它的黨魁習近平的影子。當今的中國同樣處於歷史的轉折點,習近平同樣背離歷史的潮流選擇了政治倒退,同樣打壓自由言論和政治異議人士,同樣熱衷個人崇拜,同樣弄權有術,治國無方。勃列日涅夫執政的十八年是一個災難,但對於蘇聯共產黨的覆滅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用災難結束災難,用荒誕終結荒誕,這是一個詭異的歷史法則。勃列日涅夫這面鏡子照出了中共的末日景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縱覽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