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解開了怨恨公公的心結(組圖)

2021-06-20 13:50 作者:華宇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寫字 寫文章
回想起公公在世的日子,我沒有留下遺憾。(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今年七十歲,退休前是教師。說起我對公公的怨恨,還得從一九九三年、丈夫因交通事故而突然離世說起。

公公結怨

那時,我婆家和娘家都在省城,我們住在外地。丈夫在鐵路局工作,我在學校上班,女兒七歲,讀小學二年級。一家三口,日子不富有,可也安心幸福。

一九九三年四月的一天下午,我去給學生買獎品回來,學校領導告訴我說,有人找我。他們說:「有一個人被撞了,已經送到了醫院。」因為被撞的人昏迷了,所以拿不準是不是我丈夫。

我們急忙趕到醫院的急救室。我丈夫的腦幹損傷嚴重,左臂、右腿均摔斷、變色。醫生說:「三天要能過來,也是個植物人。」我聽後,猶如晴天霹靂。趕快打電話通知家人。

到了第三天,丈夫還是沒有醒來。我恍惚記得有人說過,人在嚴重昏迷的狀態下,如果有親人大聲呼喚,或許能喚醒過來。

於是,我來到丈夫的身邊,呼喊他的名字。剛喊了兩聲,公公突然出現,他嚴厲地問我:「你是甚麼用心?」我懵住了!我甚麼用心?我只是想讓他醒過來呀!

我感到了一種莫大的委屈,哭了,與公公爭吵起來。姐姐把我拉到一邊,勸我,給我擦眼淚。那天,到了晚上,丈夫就去世了。

在處理後事的一個多月裏,公公他們卻接連不斷的做出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第一個,是要把女兒帶走,說孩子是他們家的,姓他們的姓,不能留在我這裏。後來,被三叔擋住了。第二個,是他們去我丈夫的單位要喪葬費。單位工會的領導說:「這筆錢,我們只能給他妻子,不能給你們」;第三個,事後公公不走,等著要交通事故賠償金裏他的那部分。

丈夫的突然離去,公公的一連串所為,以後怎麼生活?我的父親病重還在醫院……一個一個,泰山壓頂,我終於撐不住了,倒在了當時所住的招待所裡。

我氣啊、恨啊:哪有這樣的老人!不是往我的傷口撒鹽嗎?女兒說:「媽媽,別生氣。以後爺爺就不是我的親爺爺了,我不要他了。」哥哥姐姐都勸我:「不要跟這種人生氣了,以後就各過各的日子了。」

至此,對公公的這個怨恨,就深深的埋在了我的心底。

因身心俱疲 同事介紹法輪功

一九九三年七月,我帶著女兒調回到省城(現在居住的城市)。但我沒讓公公一家人知道,我不想見,也不可能見他們。

但是他們卻知道了。有一次下班的時候,我遠遠看見公公在校門外,可能是來看孩子的。我馬上拽著孩子,從另一側走開了。一直到一九九七年的五年中,公公大約來過學校三次,我都沒有見他。

回到省城之後,面對陌生的工作環境,生活上的重負,失去了丈夫、父親兩位最親的親人的巨大痛苦,給我精神上的壓力很大。我日漸消瘦,憔悴、精神萎靡,身體每況愈下,患有風濕、附件炎、膽囊炎、胃炎(胃底出血)、頸椎骨質增生導致的腦貧血,把中藥、西藥一包包的往家買。

我是班主任,教兩個班的課。有時三堂課下來,就氣喘吁吁的了。學校領導很照顧我,就派一個同事來幫我配班。

配班老師是修煉法輪功的。她看到我的身體狀況後,就勸我也修煉,並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學煉後,你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當時,我的生活兩點一線,每天從家到學校,從學校到家,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也不清楚是怎樣的一種功法,就沒有學煉。

後來,我的身體越發不好,三堂課都上不了了,經常請病假。配班老師還是一個勁地勸我修煉法輪功。我看的出,她是真心關心我,而且她的人品也不錯,雖然我還不瞭解法輪功是甚麼,但是我同意了。就這樣,我開始修煉了。

蓮花
修煉法輪功後,我解開了與公公結的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反思自己 與公公解怨

一九九八年一月,正值寒假,我開始讀學法輪功的書籍。在書中,我找到了人生中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心胸感到從未有過的開闊、透亮、愉悅,也開始煉功了。

幾個月後,全身的病,不知不覺的沒了,我感到一身輕。騎自行車,像有人推我一樣;上樓上幾層都很輕鬆。我好像是換了一個人,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

隨著修煉,逐漸了解書中的道理,我開始反思自己,我是否達到了書中的要求?我想到了對公公的怨恨,是不是應該去改變?

但我覺得很難,這個結很牢,沒有縫隙,甚至不願去碰它。可是如果不去改變,我怎麼能算是個好人呢?

這可怎麼辦呢!正好我聽親戚說,近來公公身體不太好,我就讓親戚傳話,說我要去看他。還沒等我去,公公就來學校了。看到他,我還是有些不彆扭,沒有話可說。過往的是非往出翻,我就克制自己,不去想它。

我看到,這五、六年間,公公老了很多,精神也不太好。我不禁心生憐憫,覺的他也很苦。我帶著公公到教室裏,看我女兒(女兒就在我所在的學校上學)。公公看到孩子,哭了。孩子不住的看看爺爺,又看看我,我也掉下了眼淚。我知道,公公不只是想孫女,更想兒子。

回家後,我心裏很不平靜。不平靜的原因不再是怨恨,不再計較公公的對與錯,而是對公公的同情和可憐,還有強烈的自責。我第一次想到:公公也不容易。我婆婆早逝,他又當爹又當娘,把幾個孩子拉扯大,上學、工作、成家,還承受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也難怪他有當時的不理智行為,難怪他把錢看的那麼重。

而我,這些年就沒能站在公公的角度上去看問題,而是堅守著一顆怨恨的心,增添他思念兒子、又看不到孫女的痛苦。

我發現思想觀念有個大轉彎:能為別人著想了,能體會別人的感受了。這就是修煉吧?修煉真好!

之後,我就讓公公到家裡來。起初,公公有些拘謹,我也不習慣。我給公公做他愛吃的食物,跟他找話題聊天。讓他感到雖然兒子不在了,他也能享受到天倫之樂。時間長了,公公感受到了我是真心的對他好,很感動。

有一天,我告訴公公我修煉法輪功了,他沉思起來,有些害怕、擔心。我就給他講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告訴他我的一身病是怎麼好的;我會對你這樣好,也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

公公一度自己生活,後來就去了養老院,我就經常去看望他。給他買吃的、用的,衣服、鞋、床單、被罩、內衣、襪子、短褲等。他們家族中的人,都知道我對公公孝敬,養老院的人也知道。

二零零五年秋,公公過世了。他留下了遺囑,把僅有的一點積蓄分給了幾個兒女,也有我一份,還把一些工資留給了我女兒。

公公走了,回想公公在世的日子裏,我沒有留下遺憾。在丈夫離去的歲月裏,我盡了對公公的孝心,做了一個兒媳該做的事。

責任編輯: 芩甘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華宇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