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六四蠟燭 為反抗暴政而點燃(組圖)

2021-06-04 22:39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20年六四31周年,香港市民無懼禁令,堅持到維園燭光悼念
2020年六四31周年夜晚,香港市民無懼禁令,堅持到維園燭光悼念。(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6月4日訊】今日(6月4日)早晨被警方逮捕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此前撰寫的文章今發表於《明報》。鄒幸彤在文章中討論悼念六四的意義。她說,在大陸若談及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事情,監獄的大門等著你;但擇善固執的香港人,堅守著樸素的執著,在這個國度保留一塊可以說真話的空間,讓政權知道,有一個地方的人會永遠堅守六四真相。

鄒幸彤的文章題為《燭光承載良知重量 港人執著說出真相》。她說,維多利亞有六個球場,一片被踩禿的草坪和一個毫無特色的噴水池,但是港人賦予了維園特殊的歷史意義,用過去31年的燭光和七一集會的汗水,譜寫出抵抗暴政的詩篇。可惜港人追求自由的權利,正被當局一一剝奪。

天安門廣場又象徵著什麼?她說,當六四變成敏感詞,越來越多人接受六四沒有死人,「你堅持要談天安門發生過什麼事嗎?監獄的大門等着你。」是香港人本著對真相的執著堅持,在中華大地上保留了一塊可以說真相點空間,香港人和國內的民運人士一起,堅守住了真相,擊破了中共的謊言。

鄒幸彤續道,香港人年復一年的六四燭光,點燃了國內前線抗爭人士的希望,讓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也讓死難者家屬稍感安慰,即使每年六四大陸一片沉寂,但燭光在香港和海外被千萬人點燃;同時也讓共產黨知道,有一個地方的人會永遠堅守六四真相,「這個真相的避難處,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繼承地,曾經,叫做維園」。

2020年六四31周年,香港市民無懼禁令,堅持到維園燭光悼念64

2020年六四31周年,香港市民無懼禁令,堅持到維園燭光悼念64
(上2圖)去年六四,警方以疫情為由禁止維園六四集會,仍有大批港人自發前往悼念。(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鄒幸彤認為,維園承載著巨大意義,「人命的重量、良知的重量。它是對專政的否定,是集體力量的體現,是真相戰勝過謊言的戰場」。警方嚴陣以待,政權千方百計想撲滅燭光,這凸顯了當局的恐懼和虛怯,因此當局試圖以恐懼治國,如果以恐懼就可中斷31的六四集會,對於當局來說這很划算。

她說,港人每退一步,當局的紅線只會愈劃愈多,「退讓只是抱薪救火,要斷其薪火,唯奮起反抗。讓政權看見我們抗爭的意志,讓他們知道民心不可侮,讓他們劃每條紅線,都付上代價」,「如果我們沒有人準備為自由而死,那我們所有人都會在暴政中滅亡。」她強調,「反抗不是送頭,是為生命而戰,為尊嚴而戰。」

鄒幸彤感嘆,「如果我們的戰友們出獄後,只看到一片死寂的香港、歌舞昇平的維園、麻木絕望的人民,該多麼難過?」在囚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以煙代燭,禁食悼六四;民陣召集人陳皓桓被判刑,在法庭上他仍不忘大叫六四悼念,七一發聲。在牆外的人,唯有堅持下去,才不辜負被囚人士的付出。

文末,她引用在囚的民主派人士何桂藍談六四的一段說話作為結束語:「當身在中國的人要以身犯險才能不忘記,香港『被允許』的悼念,會不會是一種特權?燭海的作用,本就非為做『香港集會自由寒暑表』、印證香港是否仍然自由,而是持續提醒世界,殺人政權仍然屹立不倒,更在持續擴張。如果在打壓、在禁令之下,仍然見到記利佐治街人頭湧湧,才能真正向世界宣告:六四記憶,本就是對中共政權的徹底否定。那一枝蠟燭,本就是為了反抗而點燃。六四晚會成為非法集會,不過是回歸本質。」

責任編輯: 李松兒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