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美國重返聯合國 談全球主義烏托邦(圖)

2021-04-04 15:03 作者:宋紫鳳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拜登政府 川普 聯合國 全球主義
美國新一屆政府一上任,就迫不急待的沿著全球主義的老路大踏步的倒退回去。特別是重返聯合國,堪稱是美國重回全球主義懷抱的一個標誌性動作。(圖片來源: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國新一屆政府走馬上任數月來,與前政府幾乎處處反其道而行之。停止修建邊境牆,支持各種平權運動,尋求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增加稅收與福利,下撥巨額紓困金流向非法移民等等。種種舉措無不帶有全球主義(globalism)的烙印。如果說此前種種關於全球主義的質疑只是一種理論上的推演,那麼到了川普時代,這一屆美國政府則用了4年的時間,以一連串亮眼的政績實際證明了回歸傳統之路的正確,同時也反證了全球主義的謬誤。然而,即便如此,新一屆政府一上任,就迫不急待的沿著全球主義的老路大踏步的倒退回去。特別是重返聯合國,堪稱是美國重回全球主義懷抱的一個標誌性動作。

左派奉行全球主義

眾所周知,聯合國自成立以來,就被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勢力劫持。蘇聯解體後,中共接棒,美國在聯合國除了為其付出大量國帑之外,沒有任何好處可言。至於聯合國到底為世界人民的福祉做了甚麼,更是乏善可陳。它的人權組織對中共這個最大的人權罪犯毫無約束;它的環境組織以所謂的生態危機為威脅,掄起環保主義的大棒,打擊西方工業,並與世界各地以環保為外衣,以共運為內核的暴力恐怖活動遙相呼應;它的世衛組織,在不久之前直至現在,還在疫情問題上幫助中共掩蓋真相。但是,美國左派為何還要迫不急待的回歸聯合國呢?這是因為聯合國是全球主義的大本營,而全球主義正是極左派們所奉行的。極左派奉行全球主義,正像它的名字一樣,意在全球,而非國家。所謂「意在全球」,其關鍵並不在於藍圖更為遼闊,而是說它是不惜以犧牲國家利益人民福祉為代價,去實現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這樣一個大夢。就這一點而言,西方的左派,與東方的中共,頗為異曲同工,只不過,在這方面,中共幹的更加轟轟烈烈,在國內割韭菜,在國際大撒幣,說是為了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

可以說,對於全球主義的真容,幾年前人們還有些霧裡看花,近些年,已經越發明瞭,所謂全球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在新時代下的變種。二者有太多相似處,只是稱謂不同。全球主義在西方被接受,正是共產主義者在西方深耕幾十年的結果。不以共產主義為名的共產主義者,充斥在社會的各個領域中,如今被左派媒體吹捧成文明進步的諸如取消性別差異之類的種種現代觀念,無不是共產主義者們所樂見的。可以說,當年的共產國際提出的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與今天全球主義者提出的世界政府、全球治理、大重構之類,毫無二致。

因為缺乏認知 所以疏於防範

雖然全球主義不過是共產主義在新形勢下的另一變相,但今天的全球主義與馬克思時代的共產主義,所處的環境已大為不同。在馬克思時代,共產主義尚被社會主流視為異端邪說,傳統派稱之為「幽靈」,而這一稱謂被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的開篇拿來引用,不屑為之諱。今天則不然,包裝成全球主義的共產主義在人類社會的政府組織、學府智庫、影視作品中登堂入室,甚至成為政治正確。今天的自由世界,多數的人提到共產主義時,尚且能夠保持一種心理上的劃界。但是,提到全球主義及其種種表現時,很多人卻將其做為一種近乎高尚的政治正確。

所以然者,就在於共產主義不斷改換包裝,以新面目示人,以至於一些人對共產主義在新形勢下的變相缺乏認知,於是疏於防範,為其所蠱惑。

然而無論共產主義以甚麼形式出現,即便是當下影響最大,帶動西方自由世界為之「一國君臣病如狂」的全球主義,只要看清全球主義之本質,就不會為其所惑。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