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政府調查專家指明病毒的合理源頭(圖)

2021-03-31 00:52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病毒
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在地球上漫天飛舞。(圖片來源:公有領域/Alexandra_Koch/Pixabay)

【看中國2021年3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據美國調查Covid-19流行病開始的主要調查人員阿舍(David Asher)說,在中國政府承認他們的城市武漢爆發了一種新病毒之前,來自中國秘密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群研究人員,至少在六週前罹患了「Covid樣」症狀的疾病,其中一位的妻子死亡。

據英國《每日郵報》近日報導,領導美國國務院調查Covid-19起源的阿舍,3月28日告訴《星期日郵報》,據信三名中國科學家,在2019年11月的第二週患上了神秘的呼吸道疾病。

他說:「有充分的理由懷疑,在(2019年)11月,最初的(感染)群集與武漢病毒研究所聯繫在一起,人們開始住院。很難斷定肯定是Covid-19,但似乎極有可能。」

阿舍補充說,根據一個關係良好的外國政府提供的「可靠」信息,一名研究人員的妻子在2019年11月晚些時候去世。

這是一個明顯的人傳人的跡象,然而,北京直到去年1月中旬才向世界衛生組織確認了這一關鍵事實,那時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已經在中國各地蔓延,然後開始在地球上漫天飛舞。

「到2019年12月,如果不是更早的話,中國人一定知道他們手上有個問題,一種神秘的冠狀病毒在武漢蔓延,」阿舍說,並補充說,還可能有未識別的早期感染群集。

他說,作為世界冠狀病毒專家,中國人「一定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流感。

他補充說:「如果他們沒有掩蓋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全世界數百萬人就不會死亡。」

阿舍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手下任職,他此前曾領導美國對伊朗、朝鮮和巴基斯坦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進行調查,並追蹤伊斯蘭國和販毒集團頭目的財務狀況。

他還說:「如果中國人不拿出真相,或者我們不釐清這場災難,這是人類社會歷史上最大的失敗之一。他們在武漢從事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危險實驗,研究高致病性的人造版Covid類病毒。並不能百分之百確定是實驗室泄漏,但現階段看來,這是唯一合理的源頭。」

「如果(實驗室)發生了事故,並不意味著你要結束與中國的關係,但我們必須瞭解讓這種情況發生的他們社會的本質,並對生物技術實施新的控制,因為我們已經看到它對世界有多危險。」

阿舍的評論,加劇了人們對中國可能在掩蓋實驗室事故的擔憂,而越來越多的人要求認真對待這一建議。

起初,許多頂尖科學家將這一觀點視為「陰謀論」,指出是動物的某種自然傳播。

但直到今年早些時候,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主任、病毒學家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告訴28日在美國播出的《60分鐘》記錄片,他認為最可能的起源,「是來自在2019年秋季的實驗室的逃逸」。

他說,「呼吸道病原體感染正在實驗室工作的工作人員,這並不罕見。」

他認為,對於這種適應性很強的疾病,自然傳播的理論幾乎沒有生物學意義。「我不相信這是莫名其妙地從蝙蝠傳到人身上,在那一刻,這種病毒……成為了我們所知的人際傳播的最具傳染性的病毒之一。」

武漢是幾個重要實驗室的所在地,包括中國唯一一個具有頂級生物安全的研究中心,專家們在那裡進行了關於蝙蝠冠狀病毒的風險實驗,批評者長期以來擔心這些實驗可能會引發大流行。

阿舍還指出了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的工作,該研究所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國藥集團聯合開辦的相鄰實驗室,這家國有企業被認為一直在研究一種對抗所有冠狀病毒的疫苗

耐人尋味的是,國藥集團國藥控股董事長於清明在接受採訪時透露,中國如何在去年2月25日批准「有條件銷售」其公司的疫苗,高級管理人員在去年3月接受了疫苗注射。

之前,美國國務院今年早些時候發布公告稱,2019年秋季「幾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出現了「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的症狀」。

文件還指責該研究所「至少自2017年以來代表人民解放軍進行秘密軍事活動和秘密研究,包括動物實驗」。

世衛組織團隊成員、荷蘭病毒學家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承認,中國曾告訴他們,在武漢工作並研究冠狀病毒的「一兩個」研究人員在秋季生病了--但隨後又堅稱這很正常。她否認這是實驗室泄密,因為中國官員告訴他們,這些科學家後來對Covid-19的檢測呈陰性。

北京聲稱,武漢的第一例確診病例是在2019年12月8日。中共官方專家Covid小組組長梁萬年表示,在2019年12月之前,沒有證據顯示武漢存在病毒。

然而《星期日郵報》獲得了一份中國醫學雜誌的報告,根據對編纂官方病例數據的科學家的採訪,這顯示病例發生的時間要早得多。

武漢大學生物統計學教授宇傳華告訴《健康時報》(Health Times)記者,到去年2月下旬,他的資料庫中有4.7萬個病例。

其中包括2019年9月29日發病的一名疑似但未經檢測的死亡患者,隨後2019年11月14日和21日又出現兩例。

採訪是在中國衛生當局發布封口令的當天進行的。隨後,該教授致電記者收回這一信息,稱日期輸入有誤。

據從美國方面瞭解,2019年11月14日的案件與武漢研究員妻子疑似病例死亡的時間非常吻合。

《南華早報》去年3月的權威報導稱,截至2019年11月底,共有9個病例,涉及4名男性和5名女性,年齡在39歲至79歲之間,首例患者於2019年11月17日確診。

這就意味著已經有約50人被感染,大部分沒有症狀,但有症狀的病例涉及老年人。

然而直到2019年12月31日,驚恐的臺灣官員才向世衛組織發出警報。

南安普頓大學(Southampton University)建模專家的一項分析表明,如果中共早三週採取遏制疾病的行動,而不是緊鑼密鼓地進行中國新年慶祝活動,中國可以減少95%的病例。

美國研究人員的另一項研究稱,湖北省在2019年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出現了第一例病例,該研究得出結論,這種大流行病「只允許先發制人地進行干預的狹窄窗口」。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