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警察勾結黑社會 清廉香港已不在(組圖)

【明珠之劫】系列之三

2021-02-19 14:06 作者: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逾九千港人出席銀髮族遊行,支持年輕人,守護香港,提出撤回惡法等五大訴求。
2019年7月17日,約九千銀髮族舉行反送中靜默遊行,支持年輕人。(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2月19日訊】七一示威學生衝入並占領立法會並未令香港人割席,反而凝聚到更多來自不同階層的人士加入抗爭。

沒有一個年輕人在良知上犯錯

2019年7月17日,約九千銀髮族舉行反送中靜默遊行。遊行前幾位年輕人在路邊向前來的銀髮族高喊:「多謝各位前輩,建設了如此美麗的香港!」經過的銀髮族走過來拍打年輕人的肩膀,勉勵說「靠你們了!」

發起遊行的團體呼籲,「你我老而未廢,一起撐後生仔女」。孫勵生代表銀髮族在記者會上發言,他對年輕人的愛護和欣賞令人動容。

孫勵生表示,年輕人讓全社會覺醒,香港社會一直歧視年輕人,40年前把年輕人叫「邊青」,20年前叫「隱青」,10年前叫「憤青」,5年前叫「廢青」,他表示其實年輕人是「心水清」(編註:有深入洞察力,把事情看得透徹),「因為他們知道制度的敗壞,是社會淪喪之本」,「知道不受監控的權力和權貴勾結的關係網,才是香港淪落到今天地步的根本原因」。

他表示,這一代年輕人有良知,雖然有年輕人觸犯法例,但沒有一個年輕人在良知上犯錯!當大眾已向歪曲的世代妥協,年輕人卻守護香港,未言放棄,慶幸香港有這一代年輕人去追求一個真正平等、正義的社會,悲哀的卻是要他們付出他們的青春,甚至寶貴的生命……

孫勵生講出很多人的心聲,的確,曾經以為只會談戀愛、打電遊的年輕人竟挺身而出打救香港,若不是他們,我們或許也只能在哀嘆中無奈地接受惡法;若不是他們,我們或許已經被利益蒙蔽雙眼,僅有的良知被享樂主義慢慢腐蝕殆盡……

年輕人不是天生的勇武,他們也徬徨過,也害怕過,但是他們用良知戰勝了恐懼。但他們所面對的壓力和考驗不僅來自街頭抗爭,有些甚至來自家庭至親。

很多中學生、大學生的父母是藍絲(親共者),反對子女與港府、中共對抗,因此在金錢上要脅子女:如果出去示威,就不給零用錢,拒絕為其交學費等等,甚至有的父母把孩子拒之門外,令他們流離失所。7月22日,就有一位26歲年輕人,因為政見不合與家人發生爭執,被趕出家門,和友人哭訴後,深夜11點在沙田廣源村跳樓自殺。

失去經濟支持,很多年輕人落難到吃不飽、沒飯吃,晚上要睡公園的境地,也有年輕人因為全身心投入抗爭,不得不輟學。

抗爭者就算有些錢,也要拿去買裝備。抗爭的裝備不便宜,一個防毒面具普通的半面罩/雙罐價錢100至300百港幣,全面罩/雙罐則貴一些,要700至1000港幣。而且每次鎮壓,警方均發射大量催淚彈,所以濾芯也要經常更換,每對濾芯價錢大約100港幣。為了阻擋橡膠子彈、海綿彈,示威者還要買材料自製簡易盾牌。此外,眼罩、手套、用完即棄的衣服等等都是經常性開銷。


抗爭者出來投身運動,還要自費購買防毒面具、頭盔、眼罩等等裝備。(圖片來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還有受傷的年輕人,因為害怕醫院報警(醫院內有常駐警察),不敢就醫。無論傷得多重,甚至皮開肉爛要縫線甚至骨折,都只能私下解決;有些則視死如歸,一位不願具名的醫生曾向媒體透露,「對於抗爭者們來說,死不是問題,皮肉痛楚不能磨滅他們的意志……或者他們覺得,他們的生命就是要拚搏,甚至犧牲,去換取其他人可能會得到的公義。」

還有些抗爭者不想面對10年監獄生涯而逃亡海外,身在他鄉,人生路不熟,年紀輕輕無錢無物,又無一技傍身,生存變成最大的難題……

民間雖然自發成立很多組織,義務幫助有需要的抗爭者,但未必行之有效、面面俱到。很多抗爭者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患上創傷後遺症,太多困難,非一時三刻就能解決。

儘管如此,抗爭群體並未因此退縮,抗爭也未因此結束。年輕人給香港人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身體力行地示範甚麼是勇敢、堅持、善良和自我犧牲。

九七前制度性清廉 回歸後制度性腐敗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曾經貪汙腐敗橫行,市民要打賞公職人員才可以接受服務,警隊尤甚,當年坊間常道「好仔唔當差」(編註:好男兒不做警察)。時任港督麥理浩根據《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條例》於1974年成立獨立於政府部門的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簡稱:廉署或ICAC)來打擊公職人員貪腐問題。

廉政公署實行「三管齊下」策略,即教育、預防和執法並用打擊貪腐。當年,學校會安排學生參觀附近的廉署部門,了解ICAC職能,何為貪汙,如何舉報,ICAC接獲舉報後如何處理等。此舉將廉潔之風如常識教育並普及給香港各社會階層,也令市民明白法治是香港繁榮的基石。廉署廣告詞——「香港勝在有ICAC」成為佳話。

在港督麥理浩的10年管治下,香港一躍而成「亞洲四小龍」之一,為日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遵紀守法、廉潔奉公是香港社會的清流。2015年,一個內地來港考駕駛執照的青年,用500港幣賄賂考官,其後考官報警,青年被捕,轉送廉署接受調查。當時九龍汽車駕駛教師公會的董事長衛守勳向媒體表示,香港社會清廉,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不要說500,5000都不收。

2012年9月,也有一男子在考駕駛執照時,三度用一封千元紅包賄賂考官,稱是「飲茶錢」,考官不為所動並報警,該男子被重囚8個月。男子稱,這在內地是正常做法,以為香港和內地一樣。

但香港在主權移交後,清廉、法治一步步被侵蝕。中共以恐怖、謊言治國,不喜歡香港司法、立法、行政三權分立,主張「三權合作」,「黨主導一切」。香港警隊掌握「槍桿子」,自然成為被中共統戰的對象;而本地黑社會和中共同聲同氣,九七後自然認祖歸宗。

九七前已有媒體曝光中共利用香港黑社會搞事,發揮影響力。1993年時任公安部長陶駟駒曾對媒體表示,「黑社會不是鐵板一塊,當中有些人也是愛國、愛港的」。他所指的「愛國、愛港」是效忠共產黨。而鄧小平也曾宣稱,「香港黑社會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我幾次講過,黑社會並不都黑,愛國的還是很多」。

反送中運動之前,香港警察和市民的關係良好。網上有供公眾查詢的《警察通例》,列明警察執法時需遵守的規則和應有的操守,市民了解後可監督警隊。即使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警民的關係也未算太差,當時示威學生有句口號:「警民同根生,香港人不打香港人」,也有記者拍到警員用自己飲用的水幫中催淚彈的學生清洗雙眼。當年港人覺得所謂「黑警」,僅是少數。

反送中運動爆發後,香港警察魔性大發,和印象中秉承公義的形象判若兩人。而7・21、8・31事件則更顛覆港人幾十年的思維,短短一個月內,幾十年清廉的法治社會瞬間淪喪。

警黑勾結堂而皇之

港人遊行時有句諷刺政府的口號:「7・21不見人,8・31打死人」。7・21和8・31是反送中運動會中兩個黑暗里程碑。

7月21日,民陣舉行了第六次反送中遊行。夜晚,一些抗爭者在中聯辦外示威。與此同時,元朗發生恐怖襲擊,幾百個身穿白Tee的黑社會成員持棍棒、藤條在元朗一帶,包括元朗港鐵站內,無差別地襲擊在場市民、記者,甚至老人、孕婦和兒童都不能倖免,造成至少幾十人受傷。整個襲擊過程持續2、3個小時。當時很多市民打999報警求助,都無法接通,即使接通,也被告知「害怕就不要上街」。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到達現場協助遇襲市民時,遭多名白衫暴徒在列車內圍毆,嘴角被插傷需縫針,右手在抵擋攻擊時多次中棍,右臂及右手傷勢嚴重。資深傳媒人柳俊江亦在元朗站內被白衣人襲擊,頭部受傷,鮮血披面坐於地上。事後被簡單包紮後他接受記者採訪,苦笑著說,「我很難再相信警察」。

有網上片段顯示,事發時兩名軍裝警察出現在元朗站,見到市民被襲擊未有理會,轉身匆匆離開。夜晚11點20分,防暴警察抵達現場,此時港鐵站已無白衣人。另一網上流傳片段顯示防暴警察把手搭在白衣人的肩頭,相互寒暄,並護送他們離去。警方則回應稱「未有見到任何人士持有攻擊性武器」。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懷疑牽涉元朗恐襲,何是中聯辦「契仔」(編註:乾兒子),有黑道背景。此人也是親共團體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會)的名譽會長和法律部顧問。青關會是梁振英當政時成立的其中一個「愛」字頭組織,專門動用道德低下人士謾罵、滋擾、攻擊本地法輪功的請願活動。而其他「愛」字頭組織,如愛港力、愛港之聲等則攻擊民主派活動。本地親共組織背後都深得中聯辦支持,這些組織又和黑社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市民在牆上寫下控訴:天滅中共,黑警濫權。(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香港反送中抗爭活動中,小朋友手持「警黑一家親」的標語。(圖片來源:看中國)

7・21事件讓港人看到法治的淪喪,警察包庇黑社會,警黑一家。當執法者公然違法,縱容邪惡的時候,社會還有任何公義可言?

7・21是黑社會打人,警察包庇。而8・31則是警察無差別打人,是元朗恐擊的警察版,手法更甚。

警察無差別襲擊市民 公義何在

8月31日香港多區都舉行遊行示威活動。約夜晚11點,防暴警察衝入太子站往中環方向列車車廂,以警棍無差別毆打在場乘客,見人就打,很多乘客嚇到尖叫、哭喊、驚慌失措。警察還向他們瘋狂噴射胡椒噴霧以及作出拘捕。

很多乘客事後談及事件時均表示感到恐懼,心有餘悸,稱當時沒有作出任何挑釁或攻擊性行為,但都被警員用警棍毆打。

網上片段可見,當時情況非常混亂,不斷傳來尖叫聲,有乘客受到警察施以胡椒噴霧後相擁而哭,亦有人大叫警員不要打人。受傷乘客下車後,車內一片狼藉,地上留下了染血的紙巾。

其後港鐵關閉太子站,記者和急救員被趕離現場。有急救員在鐵閘外展示「阻礙救援違反國際人道法」的旗幟,並哭求入站救援傷者,未獲警察理會。

當晚有大批市民不滿警察濫暴,包圍附近的旺角警署,眾多車輛鳴笛抗議,持續至次日凌晨3時多。

事後有消息傳出,當晚有多人被警察毆打致死。本港媒體「傳真社」在去年11月末發布的採訪中證實其中有6人依然生還。但案件諸多疑點,而且警方、消防以及港鐵公司均未有回應公眾訴求,也未披露站內更多細節,不能排除當時的確有人被警察毆打致死。

8・31之後,市民在太子站外設祭壇悼念死者,警察時不時都會如情緒失控般摧毀祭壇(編註:這非警察分內工作),把鮮花扔在地上。警察走後,市民又會火速修復祭壇,太子站外重新出現插滿白色菊花的牆。








(上四圖)市民在太子站外貼海報、設祭壇悼念死難人士。(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感謝林鄭的庇護,8・31事件中的警察仍然逍遙法外。只要維護政權管治,警察的一切惡行皆可被赦免。不禁回想起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警司朱經緯用警棍從後連續打了一名男子肩部兩下,則被判囚3個月。而反送中運動中,大批警察在鏡頭面前毆打示威者致流血、骨折、昏厥,竟然無一被起訴、入罪!

7・21和8・31是讓香港人徹夜難眠的日子,憤怒、失落和絕望交織。曾經有人在討論區發問,為何港人要陷入如此困境,做出如此劇烈的犧牲?為何要承受中共惡果?有人引用孟子答:這是上天賦予港人的歷史責任,「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若抗共是使命,這條路一定布滿荊棘,非但不能事事如意,還要時時絕望,在挫折、逆境中越戰越勇,才成功有望。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