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武肺疫情發哨人艾芬 遭誤診致右眼失明(圖)

2021-01-02 09: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圖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圖片來源:微博)
圖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1年1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文儷綜合報導)去年武漢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後,因揭疫情真相而遭當局訓誡的「吹哨人」李文亮已經英年早逝。另一位因被維穩而一直低調行事的「吹哨人」、李文亮的同事艾芬醫生的遭遇也再度被關注。她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因愛爾眼科誤診使自己右眼近乎失明,已經無法正常工作。

綜合陸媒報導,2020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在其微博上發布一篇題為《再見2020》的文章,其中中提到自己年頭僥倖躲過了病毒的侵犯,但卻在46歲生日的第二天沒能躲過視網膜的脫落,右眼近乎失明。

其後艾芬於12月31日對媒體曝光了自己疑似被愛爾眼科誤診而導致右眼失明的事。

艾芬表示,由於自己此前於疫情期間一直在一線參與搶救工作,長期佩戴護目鏡,導致視力下降。2020年5月經愛爾眼科一位退休返聘醫生介紹,她因此前往就醫。武漢愛爾眼科醫院副院長王勇告訴她,其右眼患有白內障,需要做人工晶體植入手術。5月22日,她繳納2.9萬元手術費,愛爾眼科實施了手術。

去年6月,艾芬發現右眼視力並未見好轉,便前往愛爾眼科複查。但王勇表示,這屬正常現象,過一段時日便會恢復。至10月份,她突然發覺右眼「被布遮擋住了一樣」,右眼看物非常模糊,且右眼左下角視野缺失。於是艾芬她趕忙聯繫王勇,在愛爾檢查後,被診斷為右眼孔源性視網膜脫離,呈灰白色隆起,屈光不正(右眼高度近視)。

有同行醫生告訴艾芬,視野暗淡就是眼底出了問題,眼底變性一般指視網膜變性,是眼底病變的一種。用激光治療眼底變性比植入晶體便宜很多。此外,在做人工晶體植入手術前應該檢查眼底是否變性,這是一項常規操作。

但根據去年6月,艾芬找到愛爾眼科後,院方出示的病歷顯示,愛爾眼科在術前並未對艾芬的眼底做檢查。病歷上載明,眼底未查,術後視力取決於眼底。

艾芬解釋稱,如果將眼睛比做相機,晶體是鏡頭,眼底是膠卷。現在相機出了問題,愛爾眼科只換了貴的鏡頭,沒換膠卷,甚至還不知道膠卷壞了。

王勇對此回應稱,承認術前因艾芬白內障的遮擋和外傷,瞳孔有前粘連,瞳孔擴不大,無法檢查其周邊網膜。但單看人工晶體植入手術,是成功的。

但艾芬表示,愛爾眼科對於其眼底的檢查並不仔細,而且在其就診過程中,醫院自始至終未和其談及有關其視網膜的任何問題。

2020年10月25日,艾芬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做了視網膜病損激光凝固術、玻璃體硅油填充術等治療。但術後,她的右眼幾乎什麼都看不到。艾芬表示,自己需要3個月到6個月恢復,如果生氣或用力,視網膜還有著再次脫落的可能性。

艾芬說,她雖是醫學教授,但對眼科知識不太精通,在諮詢多名眼科醫生才得知「術前眼底檢查是常規操作」。在愛爾眼科治療時,她完全信任副院長王勇所說,直到人工晶體植入手術5個多月後,才得知右眼眼底變性,這延誤其治療時間。「做晶體植入花了2萬9千元,用激光治療眼底變性很便宜,愛爾會不會是為了多賺錢,忽略常規操作?」她質疑道。

此外,艾芬還認為「自己的檢查資料被篡改和調換」,術前拍的自己的白內障症狀很輕,近期去找醫院,提供的是一張白內障病變非常重的照片,艾芬認為這「並不是自己眼睛的照片」。

艾芬的遭遇經媒體曝光後,愛爾眼科發表聲明稱,「各環節均符合醫療規範……」

艾芬右眼失明的消息迅速引髮網路關注。不少網友表示,「此次事件性質太惡劣,竟然連在第一線抗疫的醫生都騙,目前醫生維權都困難,更不要說沒有醫療知識的普通人了」、「嚴重懷疑艾芬醫生被報復了,真不是我心險惡,而是人心不古。」

艾芬因去年初發布疫情消息至今遭打壓

艾芬最早於19年底傳出武漢已發生類似於薩斯那樣嚴重的疫情消息,在她發出消息後,她的同事、眼科醫生李文亮把相關信息於19年12月31日通過社群媒體傳了出去。李文亮隨後遭到公安局傳訊訓誡,後被調至傳染科協同作戰並感染武肺,於2020年2月初不幸病逝。而艾芬則遭其所在醫院黨委施壓維穩。

今年3月10日,《人物》雜誌3月刊出版,該刊封面文章《武漢醫生》第二篇報導「發哨子的人」長達8000多字,就是對艾芬醫生進行的專訪。而艾芬就是李文亮在微信中傳播病毒檢測報告圖的拍照人。艾芬說自己不是吹哨人,而是「發哨子的人」。艾芬表示在群組貼出照片後,當天晚上,她就收到醫院轉達武漢市衛健委的通知,要求不要隨意對外發布有關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避免引起群眾恐慌,否則要追責。

文章中指,1月2日早上,艾芬被醫院監察科約談,指她「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艾芬說「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甚至被要求向科室200多人一一口頭傳達,不許討論與這個肺炎的任何事情,「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說」。

艾芬表示自己已經很清楚發生了人傳人,但是醫院為了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將隔離衣穿在外頭,「說隔離衣穿外頭會造成恐慌。」因此,她只好讓急診科的人把隔離衣穿在白大褂裡面,「很荒謬」。

艾芬回憶,如果她當時沒有被他們那樣約談訓斥、如果醫院內部互相溝通,或許許局面會好一些,她表示,「如果是1月1日大家都這樣引起警惕,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事實上,當武漢還在隱瞞疫情,中國疾控中心專家還宣稱「可控可防」時,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胡紫薇就被病毒感染。艾芬第一時間向院方報告,但緊急開會後的決定竟然是把報告中的「病毒性肺炎」刪除。1月16日,一名副院長居然還說:「大家都要有一點醫學常識,某些高年資的醫生不要把自己搞得嚇死人的。」而另一位領導也繼續說:「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但一天後,1月17日,該院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中國醫師獎獲得者江學慶住院,10天後插管、上葉克膜(ECMO)。

艾芬說,中心醫院代價這麼大,就是跟醫護人員信息不透明有關。急診科和呼吸科倒下的醫護反而沒有那麼多,因為有防護意識,但眼科、甲狀腺乳腺外科都有不少醫護倒下。她還說,作為當事人的她非常後悔,後悔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看到同事一個個倒下,更覺得當初應該大聲疾呼。

艾芬在接受《人物》雜誌採訪時說:「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而這句話也成了艾芬、李文亮一群敢於講真相醫生的代表性「名言」,一時不脛而走。

而《人物》這一期週刊在出版3小時內即被迫下架,雜誌微信公眾號的原文在當天中午前被刪除,轉發文章的大陸媒體也已將文章刪除,但截圖仍不斷被傳閱。

從那之後,艾芬也逐漸淡出公眾視線。自由亞洲電臺近日引述湖北省衛健委系統內一名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稱,李文亮的親屬和艾芬至今仍被當局監視,李文亮的遺孀帶著2個孩子回到老家生活,而李文亮的父母至今無法走出傷痛,但現在官方禁止他們對外發聲。

該消息人士還透露,12月30日上午,一個叫「二湘」的公眾號發表了關於紀念李文亮吹哨一週年的文章,結果引起官方注意,並對此展開全面施壓、維穩。艾芬也因為接待媒體採訪,即被去年8月上任的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王衛華警告和威脅,要求她不能對外發聲,甚至要求她出面刪除有關文章。

此外,武漢中心醫院還有醫師透露,全院醫生的護照和港澳通行證都已經被收繳,但官方沒有解釋原因。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