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陳光誠:中共最後歷史使命就是陪著人民練兵(圖)

2020-12-25 08:09 作者:楊浩、真瑜 桌面版 简体 26
    小字

大選
陳光誠:若再不警醒,這種文明架構就要被中共破壞掉了。(看中國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12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真瑜採訪報導)美國2020總統大選懸而未決,12月23日晚,川普(特朗普)總統首提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選舉舞弊。《看中國》記者就大選及其他相關議題採訪了旅美中國異議人士陳光誠律師。

以下是採訪內容:

美國很清楚問題的根源就是中共

記者:以回應北京當局11月11日剝奪4名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的行動,美國財政部12月7日發布制裁令,14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及其直系親屬禁入美國,在美國資產將遭凍結。眾所周知中共人大只是橡皮圖章,請你談談的制裁的意義是什麼?

陳光誠:從按照中國的軍事上一句話,叫步步為營,實際上中共是從立出所謂的《香港國安法》惡法之後,就是不斷的用該法來迫害香港的積極活動人士,破壞香港固有的這種自由和法治。

我們看到現在基本上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已經蕩然無存了。像黎智英先生這麼大年紀了,被抓去關起來而且不允許保釋,以前是不可想像的。(記者:現已保釋)

那麼原來美國對中共採取了一些制裁,包括林正月娥在內的一些其他官員,但這一次我們非常明顯的看到,雖然他沒有把正國級的這些中共高層直接放到裡邊,已經到副國級,也就是說你如果畫一個箭頭的話,先前制裁香港的官員,現在是制裁北京的官員,儘管還是副國級,但是已經非常明顯。

美國很清楚問題的根源就是中共。

說他並沒有採取這種以量取勝,就是我要把你所有侵犯侵權的人大小官員全部都列出名單放在那裡,他沒有採取這種方法,而是採取這種擒賊擒王的方式。而且前者一群王的方式也是步步為營,一步一步的根據中共的反應來進行。所以我覺得非常明確的一點就是說,美國針對中共這個問題的總根源,已經展開了它的反擊行動,反擊行動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前推進。

在推進的過程中,需要中共配合,就像我原來在採訪中所談到過的,中共邪惡政權最後歷史使命就是陪著人民練兵。

那麼陪著中國人民練兵,也不僅是要陪著中國人民練兵,同時也要陪著世界人民練兵。也就是說在國際社會把中共同人類文明體系當中踢出去的過程中,需要中共的配合。你中共越跳出來越好。我們現在最怕的就是中共它裝死,它不接招不做反應,國際社會,你說你再怎麼著用中國的話說,好漢不打躺著的,對不對?但是我們看到中共的這種反應非常激烈,所以這個就意味著已經走上了這個預計的軌道。

我覺得制裁這14名人大官員最主要的意義就是說這種步步為營的對共政策正在進行中,這是非常偉大的,絕無僅有的,是史無前例的。

戒嚴和軍管是完全符合美國憲法所賦予的權利

記者:美國最高法院駁回德州訴訟案的第二天,川普總統已開始強力反擊,除了迅速調整司法戰策略外,還將指派特別檢察官,外界也預測未來不排除實施戒嚴和軍管。你覺得戒嚴和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大?

陳光誠:我覺得戒嚴和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其實真正根據就是現在川普團隊掌握多少美國大選受到干預的實際有效證據和來自美國以外這些邪惡政權和美國以內的代理人來連同一起破壞美國的憲政法治文明秩序的這樣一些證據。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說實在話知道的並不是很多,我們只能根據這些信息來做出一些分析,我想川普團隊能夠表態,能夠清楚地說絕不放棄,那肯定手裡是有牌,至於這個牌有多少,牌的份量有多重,說實話,憑我自己的感覺,我覺得我仍然相信從事實上講,川普在這次選舉當中他就是取勝,因為沒有一個總統說在第一次選舉之後,第二次是連謀求連任的時候,他的全選票會比以前多出1000多萬張。

這非常反常,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他輸了,我覺得這沒有道理,邏輯上講不通。

所以說這種可能性我是相信有,同時我也覺得只要有足夠的證據支持,這個也是完全符合美國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仍然在美國法制的範圍內,對吧?當年林肯怎麼做的,對吧?需要做的時候,最高院該暫停也需要暫停,那沒辦法,如果你法律是正常情況下最後的一個一道防線。

如果這個東西不能非常明確的維護社會公正,那麼美國國父們在設計這個制度的時候是預留了很多其他的選項的,我想您剛才提到了其他的選項之一,所以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有的,而且是合法的。應該保持一定的原則。

我們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不管怎麼樣,美國的憲政法治民主絕不應該容忍,墮落之人,被邪惡政權控制,只要這個東西確實發生了,可以採取各種各樣的正義手段進行反擊,這是我的一個基本觀點。

水過留痕 查不出來無非就是一個時間差

記者:本次大規模選舉舞弊的一個核心,是美國多種投票機,運作計票軟體和各類數據分析計算系統。據悉,這個系統內部的運作模式,及數據被運往何處處理,這些系統甚至無法進行有效的覆核和審計,那誰掌握了這些投票機器,誰就贏得了大選,美國人應如何應對這個問題。

陳光誠:我向來不以這種消極的心態來面對任何的困難,在我個人看來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在任何一種環境下,在任何一種困難的處境中,只要你想去解決這個問題,只要你堅持不懈的努力去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可以解決的。

所以我覺得投票機也好,軟體系統也好,後門也好,不管他是怎麼樣,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只要你做了,我們中國的傳統的話是叫水過留痕,對吧?你只要做就會留下痕跡,就會有蛛絲馬跡可循,那麼既然你能做出來,別人也就能跟隨你的東西查找到所做的一些事情,所以什麼事情這都是世俗間的事情,都是人為的。為什麼有的人做出來我們就查不出來,那無非就是一個時間差。

所以我覺得只要這裡面確實存在這個問題,而且事實和證據表明或者邏輯上能夠推理非常清楚,就是可以找得到。對吧?原來沒有鑒識科學發生在空間裡的很多事情,你沒有辦法查找,但是後來李昌裕先生不是開始創了鑒識科學,已經脫離了一般物理層面的,包括一些空間存在的可能性的一些鑒識,也就是說是可以推理和還原出事情究竟有沒有發生。

所以即使是投票機,即使是這些軟體系統,它只要發生過,我相信是有辦法能夠找回的。

所以現在的問題關鍵是咱們大家一起攜手把這些真實的藝術還原出來給大家看,究竟發生了什麼?怎麼想辦法阻止類似的事情在將來再繼續發生?這是大家目前應該積極去做的,主要是沒有什麼不可能。

若再不警醒 這種文明架構就要被中共破壞掉了

記者:號稱習近平智囊的中共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人民大學教授翟東升,其演講爆出中共與拜登家族和華爾街之間暗中勾兌的內幕。該視頻雖然在國內封殺了,但在海外經過川普總統等轉推而在國際上迅速傳播。

您覺得對美國會否起到警醒作用?是否讓習近平很難堪?

陳光誠:我覺得是有巨大的警醒作用,這個已經不僅僅是在國會層面,其實國會層面也還是美國民情民意的情與表。

當川普總統轉推了福克斯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播出評論了這個視頻之後,我看到很快第二天就已經超過500萬人閱讀信息。大家可想而知在美國有多少普通民眾因借由這個渠道還有其他的渠道已經瞭解到這個視頻它的重要性,視頻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是吧?叫路徑依賴。你看看這些路徑是誰,說白了不就是美國中共的代理人被中共稱為我們中國人民老朋友的那些人,真是老朋友,那只是中共的工具而已,你不要以為他真是什麼老朋友,是不是?

錢壓奴輩手,凡是用錢可以買到,可以把你買通,可以控制的人就是奴才。你別管你是什麼華爾街大佬,你是什麼多有錢對吧?只要你跳不出這個圈子,只要你什麼錢都拿,只要你沒有一個基本的做人原則,就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樣的東西就是一個奴才。你哪怕再有錢,哪怕你再富有,但是你是富而不貴。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其實就像塔克.卡爾森說的,這些人是因為中共可以用錢來買一群like meat,多麼難聽的一句話。

但是在美國的確是有這樣的依賴,而且他已經說了,包括原來從1992年開始,甚至在三四十年來,美國一直有路徑依賴,無論中美方發生任何的事情,兩個月內擺平是吧?床頭吵架床尾和為什麼有這麼大自信心?他不說了,我們有路徑依賴,我們在美國權力核心權有我們的老朋友,自己說的多清楚了。

所以說美國人如果再不警醒,將來我們面臨的危險是非常大的,不要以為中共的存在只是在威脅中國人民迫害中國人,中共就在你我身邊,對吧?所以大家看到了嗎?是這樣的,值得警惕,必須警醒也到了緊要關頭了,若再不警醒,我們這種文明架構就要被中共破壞掉了。

所以這個視頻我看了以後感慨非常多,我想大家也應該感慨非常多,而且尤其是最後他說的,從2016年之後,華爾街搞不定川普了,為什麼?不就是綏靖政策給扔了,就是這些老朋友不能起作用,不就是收買不成功的,對不對?最後他又說我們看到現在拜登上臺了,是吧?為什麼亨特爾有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大家都有買賣,這話說明什麼?共產黨幫建的,明白嗎?而且意思就是說為了達到我們的目的,為了利用美國權力核心圈來影響美國對中共製定政策上,無論做出什麼樣的這種交易他認為那都是可以容忍的,可以容許的,可以法外開恩的。

所以外國人有中國國籍,有中國的戶口,違反了中國的基本法律,有中國國籍也有外國國籍,這樣的一個提供的規定從來是規定裡面還有規定,這只是中共,所以這個信息我覺得是史無前例的讓每個人警醒的一個炸藥包,而且炸藥包像急速炸彈一樣,還在繼續發酵,不僅僅是國會、政府、組織企業,在普通民間,我把這個視頻分析分享到所有的這些美國民間圈子裡,我收到的非常好的反饋,就是說現在民間已經在醞釀的一個更大的風暴或者是浪潮。如果美國行政當局國會也好,如果不對此作出強有力的反應和採取有效的措施來阻止這種事情在將來發生的話,他們將不可能拿到中國在美國的權益。

真正尷尬的是美國的這些政客和中共

記者:您覺得這個視頻是否讓習近平很難堪?

陳光誠:不知道這可能要問習近平。這有一點我能夠確定,就是中共是非常不願意這樣的信息被曝光出來,這一點是確定的。

還有一點就是說,我覺得用中共很難看,可能會更確切。因為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從習近平開始的,翟東升說的很清楚了。咱這幾年了,最明顯從92年開始,所以把中共怎麼樣通過這些所謂的路徑依賴,怎麼樣用美元搞定美國,這件事情曝光出來,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那個時候就開始用美元搞定,你一達錢不行我就加兩達,這個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可能真正尷尬的是美國的這些政客和中共。習近平是中共的一個黨員,現在黨員而已。他我想也會尷尬。但是不應該負有全部的這些責任,因為他沒有辦法負92年的責任對不對?反正這件事情對於世界認清中共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就會起到一個催化的作用。

不是什麼公開的秘密 都在相關部門的掌控之中

記者:還有一個比較有興趣的事,最新爆出的中共美女間諜方芳色誘美議員的新聞,美國情報界指稱,女間諜多達數千。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12月3日投書《華爾街日報》,警告中共正瞄準數十位美國國會議員和國會助手施加影響力,稱中共是二戰以來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陳光誠:說實話這個問題對很多普通美國人可能比較震驚,對於我來講我一點不覺得意外,因為我早就知道了,我很清楚,原來(我)有一個助手,他的一個妹妹原來在跟一個國會的議員作助理,後來中共想通過她做一些事情,被拒絕,當然背後也是錢了。

他當時跟我說,告訴你也別公開說,但現在已過好多年了,我想公開也沒什麼,就是說我們一直以來早就有這個概念,而且其實美國高層很多人也都知道。

一方面他們表面上還是在遵循美國的法律的信息,另一方面你也沒有辦法拿到確切的一些證據來對他們進行指控,所以這個事情大家很多事情知道,但是心照不宣。

這次把這個事情曝光出來以後,我覺得這也跟大的環境發生改變有關係,原來在綏靖政策之下,政治正確之下,跟中共搞好關係,然後什麼戰略夥伴關係,這都是政治正確,沒有人願意出來冒天下之大不韙來把這個東西曝光出來,你曝光出來,所謂的主流媒體也不一定給你報,對吧?反而是自己會顯得比較尷尬。

現在形勢已經不一樣了,所以現在這種形式報出來,中共在美國有些很多這樣這種不是什麼公開的秘密,這個其實很多也都在相關部門的掌控之中,包括中共在上海、天津北京都有這樣的委員會或者是學院的培訓這樣的人員。

據說上海的專門是針對美國的,那麼像天津的是主要針對日本和東南亞的國家,北京的針對歐洲,俄羅斯等這些國家。這個也不算什麼真正的秘密,而且中國有個大學的教授,因為反對中共每年花數10億美金來做這樣的事情,而應該把這個錢用在中國人民身上,而遭到解職,我覺得其實很多西方的主流媒體對於這樣的信息,他是知道的,過去他為什麼不報哪,這個也是值得深思的。

需要解決的問題還很多,美國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非常偉大的國家,但是並不等於美國是完美的,並不等於美國就沒有問題,並不等於美國就沒有隨著社會的發展有需要改進和完善的地方。事實問題都是擺在我們面前必須解決,而且比較迫切的需要完善和堵上漏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楊浩、真瑜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