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支聯會陷存亡危機 六四燭光或成絕響(組圖)

2020-12-17 11:12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今年因為疫情關係,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晚會申請被港府拒絕,但仍有大批民眾自發前往維園悼念。(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今年因為疫情關係,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晚會申請被港府拒絕,但仍有大批民眾自發前往維園悼念。(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2月17日訊】國安法下,香港的言論自由遭到嚴重打壓。一直堅持「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的香港支聯會選出新一屆管理層。連任主席的李卓人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支聯會目前面臨存亡危機,組織目前已將部份歷史資料轉移到國外暫存,但仍然保留「六四紀念館」內的展品,繼續在香港展出。過去30年,香港一直是中國土地上唯一能紀念六四的地方;國安法下,香港還有空間紀念六四嗎?

過半常委因悼六四遭檢控 主席李卓人指作最壞打算

本月13日,成立超過31年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舉行第32屆周年大會,選舉新一屆常委和正副主席等主要領導層。新一屆常委會由20人減至15人,僅14人參選。

14名常委中,其中8人在今年六四當晚自發前往維多利亞公園紀念而遭檢控。當中獲得連任的主席李卓人,身負「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及「公告未經批准的公眾遊行」三項控罪。

李卓人(左四)等26人因悼念六四被控非法集結。(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李卓人(左四)等26人因悼念六四被控非法集結。(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李卓人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直言國安法實施後的今年,是支聯會面臨最嚴峻的一年;自2003年23條後,支聯會再一次面臨「存亡機危」;減少常委人數是為了精簡架構,減少對支聯會成員帶來的風險,但李卓人強調不會影響支聯會的運作,各成員會繼續堅守崗位。

他慨歎,國安法下,無法估計何時會觸碰中共「紅線」。早前北京學者田飛龍在左派報章上發文,點名支聯會以「愛國民主」的名義勾結外部勢力,是一個顏色革命組織,甚至建議以國安法和三條香港本地法例,「檢控和懲治」支聯會。

李卓人說,在嚴峻情況下,不知中共何時出手,因此要作最壞打算,但即使要承擔結果,也不退縮、不放棄,堅持五大綱領作為支聯會的未來方向。

運送支聯會實體文獻到海外

李卓人所指的「最壞打算」還包括保護六四珍貴的歷史資料和文物。他透露,相關資料和文獻已數碼化並上傳雲端作為歷史紀錄,組織還籌辦網絡「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把真實歷史傳播給下一代。至於一些支聯會的內部歷史資料,組織則希望保留實體紙本紀錄,供後人研究之用,故已聯絡外國歷史檔案機構,把相關資料運到海外暫存。

不過目前在「六四紀念館」內展出的文物,支聯會決定保留在香港,繼續向公眾展示。目前「六四紀念館」 設在旺角一座商業大廈內,紀念館從開館至今歷經重重波折,至2012年起就不斷搬遷,亦經常遭到所在大廈業主立案法團的訴訟。去年支聯會終於購得現址單位,重置紀念館,但在開幕前則遭人破壞。目前館內展品包括已離世的中國民運人士張健捐出的子彈彈頭,和「天安門母親」捐出的六四遇難者遺物等見證歷史的珍貴物品。

其中一件「鎮館之寶」則是由「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捐出,其愛子王楠遇害時所戴的頭盔。王楠於1989年6月4日凌晨被戒嚴部隊射穿頭骨,離世時僅有19歲,頭盔清楚留下子彈孔。

天安門母親信任支聯會 將抗爭到底

張先玲表示當年把兒子遺物交給支聯會後,已全權委託他們保管,相信支聯會將負起責任,同時也尊重他們的決定。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張先玲指已有心理準無法舉辦六四燭光晚會,但沒料到仍有大批民眾自發前往維園悼念,對此感到欣慰。不過對於香港下一年還能否繼續悼念六四,就難以估計,但她深信無論如何,六四在人們心中的位置是不可能抹殺的。

雖然今年港府以疫情為由拒絕支聯會舉辦六四晚會,但當晚仍有大批香港市民自發前往維園,紀念六四。(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雖然今年港府以疫情為由拒絕支聯會舉辦六四晚會,但當晚仍有大批香港市民自發前往維園,紀念六四。(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上兩圖)雖然今年港府以疫情為由拒絕支聯會舉辦六四晚會,但當晚仍有大批香港市民自發前往維園,紀念六四。(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今年六四夜晚,有市民在維園高舉蠟燭,紀念六四死難者。(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今年六四夜晚,有市民在維園高舉蠟燭,紀念六四死難者。(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張先玲指自己作為天安門母親,或對整個天安門母親群體來講,將為六四繼續抗爭到底;當局平白無故地殺了老百姓,動用軍隊、坦克,真刀真槍地殺了平民,不能不追究,因為會抗爭到底。她相信會得到國際社會正義之士的支持。

支聯會自1990年起,每年都在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晚會,參加者多則以數十萬計,坐滿維園六個足球場,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歷時最長的六四悼念活動。當局今年則以疫情為由,首次禁止支聯會舉行六四晚會。但仍有大批市民自發在維園及全港各地點燃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然而,在國安法生效後,明年的六四晚會能否如期舉行?那如星光般璀璨的點點燭光還能否繼續照亮維園?如何在國安法之下繼續抗爭,這成為港人面對的新挑戰。

責任編輯: 李松兒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