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這樣債臺高筑的縣也能「脫貧」 你信嗎

2020-12-01 23:48 作者:東方覺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中國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更是「奇蹟」頻出,奇聞不斷,它頗具中國特色,而中共就是製造這些「奇蹟」的高手。它不顧事實真相,處處謊言欺騙,一貫自吹自擂,顯示中共的「偉光正」。它具有把「貧困」變成「小康」的能力,把壞事化成好事的本事,把喪事辦成喜事的傳統。大陸永遠是和諧穩定,永遠是歌舞昇平,永遠是勝利與成功,世界上還有比中共更荒誕荒唐和無賴無恥的嗎?

貴州省政府23日宣布轄內9個國家級貧困縣正式脫貧,標誌著貴州66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實現「脫貧」。央視新聞也宣布,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這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分布在中國31個省級行政區的22個之內。

大家知道,今年是中國大陸天災人禍最重的一年,是中國經濟懸崖式下跌最狠的一年。

武漢疫情爆發,由於中共隱瞞欺騙,封殺真相,致使疫情失控,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肆虐,不但毒遍全國,而且波及全球,危害世界。無奈大陸只好舉國封城封市,封村閉戶,行業停擺,經濟停頓。加之中美貿易大戰,各國企業紛紛退出大陸,失業巨增。更有長江等江河湖泊洪水氾濫,不但許多地區農業絕收,工業也一片敗像,其損失無可估量。別說「脫貧」,許多地方溫飽也未解決,百姓生活艱辛,負擔沈重。特別是一些貧困山區民眾「住房難、看病難、上學難、出行難、飲水難、用電難、通信難」,因病致貧,因工返貧的大量存在。在這樣全國經濟等各方面十分困境的情況下,中共竟能宣布全國脫貧,豈不是是十分荒誕荒唐嗎!當然,為了給明年百年紅禍「增光添彩」,給黨魁政首「塗脂抹粉」,中共什麼醜事都幹得出來。有人說「年底了,不脫貧也得脫啊,不然那不是打了老大的臉嗎。」「要你脫就得脫,不脫不行。」不是那國務院扶貧辦也發話稱「脫貧沒脫貧,要由中央說了算。」

去年12月9日,貴州省國家級貧困縣獨山縣的仿古建築群航拍畫面曝光,所謂的「仿古建築群」名為毋斂古國,也被稱為「濃縮紫禁城」或「山寨紫禁城」。其投資高達22.27億元,規劃建築面積120萬平方米。另有舉債建設的「天下第一水司樓」,被稱為「獨山版的布達拉宮」。該項目佔地面積5900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樓高99.9米。除此外,還建設高爾夫球場,規劃為108洞,是一個多樣化的國際錦標級高爾夫球場;還有多個各具特色大學組成的「獨山大學城」。主導這些項目的前獨山縣縣委書記叫潘志立,被稱為「潘大膽」,是「全國最會借錢和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他是從江蘇省專門引進的優秀幹部。所有重大事項都是他一人說了算,很多項目只要他拍板就開工建設,全然不顧設計、預算、審計環節缺失,導致獨山縣違法違規佔地2.8萬畝,國有資產損失10億余元。因違法佔地被處分的幹部達26人之多。在潘志立的眼裡,脫貧攻堅費時費力,只有搞項目建設才能彰顯政績。他被免職時,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每年還息40億,相當於年財政收入的4倍。一系列的爛尾工程和沈重的債務成為他留給獨山縣的負資產。在大搞項目同時,潘志立和家人也開始大肆收受賄賂,名利雙收,數額特別巨大。這樣負債纍纍縣的也能脫貧,你信嗎?

寧夏永寧縣2015年上馬一條道路工程,項目完工三年了,還欠工程款3.9億元。當時的縣委書記錢克孝,在根本沒有一分錢預算的情況下就敢上馬修路。該縣地方債務高達179多億元,而年財政收入不足16億元。這樣的也被脫貧,你信嗎?

作為2019年5月方脫貧的深度貧困縣,陝西鎮安縣2019年地方財政收入不足2億元人民幣,但當地一所中學總投資高達7.1億元,並由此導致債臺高筑,需12年連續每年還5000多萬貸款。學校佔地272畝,總建築面積12.9萬平方米。與教學無關的設施引發外界關注。從仿古牌坊式大門進入校門,4層噴泉水景「鯉魚跳龍門」映入眼帘,16尊石刻鯉魚分布兩側,一方8米長、1.5米高的校訓大理石碑位於噴泉盡頭。每棟建築均有仿唐式屋頂。一處長約50米、落差15米的多級瀑布群花費200多萬元,並伴有假山、水車、棧道、水景、石拱橋等。削山體、建擋牆、搞綠化、修管網共計花費8000餘萬元。這樣窮折騰的縣能不返貧嗎?

國家級貧困縣甘肅省古浪縣,曾耗資500萬元(又說1300萬元),僱用運輸公司將重369噸甘州石,從古浪峽搬到9公里外的金三角廣場作為城標,當地官員磕頭接迎。今年3月才退出國家級貧困縣名單的貴州劍河縣,竟然建了世界最大苗族女雕像仰阿莎,耗資8600多萬元。此大手筆又佔用了多少百姓血汗錢,百姓能不貧困嗎?

還有貴州大方縣違法挪用資金,拖欠教師工資4.8億元人民幣,還挪用上級撥付的教育經費3.4億元,甚至還違規截留4.2萬名困難生的生活補貼。這樣的貧困縣也能脫貧嗎?

說到脫貧,不得不說說中國特色的數字注水統計造假。有一則順口溜很說明問題,「統計局裡出小康,草民被蒙難知詳,數字水分能抗旱,編造盛世甚荒唐。」大陸官員玩起「數字遊戲」來那是千變萬化,為了利益需要而隨心所欲。收入、政績必用加法或乘法,甚至還會無中生有法;至於問題、事故與失誤,那是蜻蜓點水,只用減法、除法或化無變零法,甚至還會由負變正,搞什麼壞事變好事。為利益造假,有的還鬧出國家級笑話。如有一年,在全國的「百強縣(市)」排行榜中竟出現了17個國家級貧困縣。這些縣頭上戴著「貧困縣」的帽子,胸前掛著「百強縣」的牌子,真是一群魚和熊掌兼得而自相矛盾的「政績怪胎」與「利益畸蛋」。這些玩弄「GDP」數據的官爺就是一群「變臉王」,為了自己的升遷與謀利需要,他們可以隨時任意變臉。至於各種評定中的幕後交易與腐敗行為也可想而知。而如此可笑可恨可嘆的結果,政府的公信力又在哪裡?

正如網友所說:「作為一名大陸中低端P民,我可以負責地告訴大家,所謂的全民脫貧絕不是一場夢,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場:戲!」「小康也好,脫貧也好,那是過去幾十年我們這個黨給全國人民畫的大餅。」「所謂精準扶貧純屬忽悠、扯淡、耍流氓!」「中共的數字把戲早就不靈了,中共以謊言治國,早就沒有任何公信力了。」「官員上億的貪腐,百姓能不貧窮嗎?!」「實際上所謂脫貧,就是不再撥款了,讓窮人繼續貧困下去。」

中國社科院曾發布《社會保障綠皮書》披露,在5省的調查顯示,一方面有近八成的貧困戶沒有享受低保救助;另一方面,受調查的低保家庭中,有六成不是貧困家庭。

陝西有一貧困戶已經去世8年,但他的糧食直補款卻被官員一直冒領,直到官員卸職後才被曝光。曾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後被免職的寧夏西吉縣委書記馬志宏被控收受財物達1100萬元,涉及扶貧專項資金2億多元。

在各地,因貧困也發生過許多悲慘事件。甘肅康樂縣曾享受低保被取消的一位年輕母親楊改蘭,因貧困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其丈夫處理完後事後也服毒身亡,8口之家只剩下兩位老人苦度晚年。山西聞喜縣也發生過同類慘案,因家貧無力撫養,52歲婦人吳良彥用鐵錘砸死已失雙親的8歲外孫。

網友說:中國百姓真是不幸。不但要受中共謊言欺騙,還要像韭菜一樣,被專制任意宰割,遭官員無情踐踏。脫貧奔小康只不過是一場虛幻的「中國夢」!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