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國家級貧困縣的奇葩「繁榮」就是本文被刪的理由(組圖)

2018-10-16 08:59 作者:陳經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國家級貧困縣江西余干縣(圖片來源:網路下同)

【看中國2018年10月16日訊】(編者註:原文已在各大網站被刪除)十一期間,應友人邀請,我來到江西余干遊逛。余干旅遊資源貧乏,2017年旅遊收入僅1.6億。之前我去岳父家的湖南縣級市冷水江,旅遊收入有25.5億,但仍然感覺沒有做好,比不上鄰縣新化。余干從旅遊角度沒什麼好看的,但是這個縣的經濟發展卻令我大吃一驚、大開眼界,很有看點。


江西北部行政區劃

余干就在南昌邊上,從南昌地鐵一號線起點瑤湖站往東開一會就進入了余干地界,一小時就到余干縣城。但是余干卻屬於上饒地區,而且離地級市上饒很遠,以前余干人去上饒開會要三個半小時,很不方便。有傳言說余干要並入省城南昌地區,成為「南昌的後花園」。但是從旅遊數據來看,這還是只個空想,南昌人還是更把西邊的灣裡梅嶺風景區當後花園(位於圖中的新建縣)。

余干連鐵路都沒有,鄰近的鷹潭是鐵路樞紐,在全國都很有名氣。余干人出行,要麼經高速公路到鷹潭轉鐵路或者高鐵,要麼高速公路到南昌。但是余干私家車牌因限行進不了南昌市核心區,所幸繞南昌城到昌北機場還比較方便,一個小時多些。余干人熱盼的「昌景黃」高鐵近日已經獲批,從南昌東經余干、鄱陽到景德鎮再到黃山,安徽段已經開工,2022年余干將進入高鐵時代。南昌東邊的瑤湖機場如果民用,離余干很近。余干到鄱陽、九江方向的快速路也開工了。可以預計,余干的交通條件數年後將大幅改善。但是總體來說,余干在江西知名度都不高,從交通看發展經濟條件不太好。

余干2017年末戶籍人口107.8萬,常住人口91.5萬,人均GDP只有冷水江的六分之一。余干沒有值得一提的工業,是個農業縣,但也沒有支柱型特色農產品(4.510,-0.24,-5.05%)(如贛南的臍橙)。余干工農業發展確實不起眼,知名產品知名企業都沒有,像冷水江鋼鐵廠那樣衝入全國500強更是神話。農民人均收入9472元(全國13432),城鎮居民人均收入23229元(全國36396)。余干是國家級貧困縣,從這些數據來看,應該是實至名歸。

因此我進入余干縣城時,預期會看到一片慘淡的情景,也想見識一下「國家級貧困」是個什麼情況,有沒有茅草屋。然而很離奇,越看越糊塗。如果「國家級貧困」就是余干這樣,那中國應該基本上發達了。

余干縣城不大,很容易就能轉一圈。到處燈紅酒綠,餐飲消費暢旺,而且價格還不低,感覺和南昌深圳差不多。娛樂健康消費也很發達,到處是KTV、美容院。據說有300家美容店,女人們花錢很大方。余干縣城遍地都是私家小車,要麼就是電動車。踴躍消費的人群看上去並不土,和想像中的縣城氣質很不同,也不是少數上層人士。


余干天虹商場開業盛景

余干縣新區有一個巨大的天虹商場,這個商超綜合體的規模在南昌深圳都算大的,號稱「20萬平米的世界級城市綜合體」。裡麵人也不少,消費檔次還相當高,在裡面逛有一種魔幻的感覺,總覺得在哪個大城市。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難以相信天虹集團會跑到余干來搞這麼大一個商場。


余干天虹商場外的街道

余干天虹商場外面,隨處停放了數不清的豪車。出於某種可以理解的心理,老婆從深圳開了個奔馳回冷水江。據我在冷水江觀察,她基本實現了意圖,當地高檔車並不多。但是如果在余干這麼幹,只會被殘忍吊打。

在縣城逛下來,倒是部分驗證了之前的推斷,余干確實沒有工業,除了消費還是消費。但是這個消費水平也實在太扯了,大大出乎意料,難道我大中國已經牛成這樣了?又或者余干是故意做低經濟數據,維持「國家貧困縣」的金字招牌,暗中撈取實惠?當地開店的說,因為是貧困縣,所以都沒有人來收稅,確實有優惠政策。


余干最大楼盘干越壹号

余干連縣級市都不是,應該算是五線小縣城,還是貧困縣。江西總體經濟實力也一般,連南昌的發展都明顯不如周邊同級兄弟城市。已經有很多分析文章,指出了三四線城市房地產的巨大風險,收入不高、人口減少,妥妥的沒有未來。有一個房地產老闆,卻從2014年起,在余干建了個5000戶的超級大盤,總共56萬平米。這個樓盤叫干越壹號(余干古稱干越),是當地最高檔的樓盤。5000戶,能住1.5萬人,縣城才10多萬人,這種大盤規模是瘋狂的、膨脹的,如果按房地產操作理論,肯定是作死。七八年前余干房價才1300左右,這樓盤上來就是四五千。據說老闆搞別的生意發了財,殺入房地產領域,看來要因為不專業而大虧了。

事情的發展讓人大跌眼鏡,這個樓盤居然差不多賣光了!過程中有些曲折,說到三四期是有些賣不動了,所以拉了天虹集團來建個大商場拉人氣。2016年碰上棚戶區改造的東風,進來一筆資金,徹底解決了問題。估計這個樓盤賺了有10億,在五線縣城創造了地產神話。進去參觀會發現亮燈的很少,入住率還不高,但確實賣掉了。

房地產可以進一步無可質疑地確定余干的經濟實力。能體現五線縣城特色的,是房價漲幅不高,雖然說賣掉了,全國房價還暴漲,但余干三四年來也就是四五千漲到五六千。二手房很難賣,開發商雞賊地定價,後期只漲一點。前期買家想保本平價出,因為稅費利息,總是發現開發商新盤定的比自己低一點,買家會買新房,賠本賣又下不了決心。因此炒房不可能有收穫,沒有外地人來買,本地人是出於買高檔樓盤的心態買下的。各種樓盤也拉不開差價,四千到六千,因為小縣城沒什麼地段區別,開車十來分鐘就能對角穿過了。

看到余干的房地產現狀,會對流行地產理論產生懷疑。憑良心說,四五千還不是太高的價格,當地農民到縣城安家應該是常規操作。但是省城1萬多的房價,對省內一般居民就有些困難了。從余干縣城的生活水平來看,真不比南昌差,應該有的消費都有。當然教育、發展機會的區別是存在的。如果沒有什麼追求,農民選擇縣城更合理。

恍惚中,我形成了一個理論。感謝「祖國」,余干縣韜光養晦,利用貧困縣優惠政策,用國家強悍的基建能力,建起了優秀的基礎設施和高品質樓盤。還不算高的房價,以及廉價的汽車工業,讓縣城居民們汽車樓房,生活環境升級換代,臉上洋溢著真正中產階級的幸福。而暢旺的消費,是因為國家轉移支付,資金從體制內人員流通到社會上……

然而事情的真相輕易擊碎了這種硬拗的理論。農業和不多的轉移支付支撐不了發達的消費和第三產業。國家並沒有非理性地給余干大派錢,當地公務員的收入水平不過是3000元,與貧困縣的地位相當。不管如何,一個地區的消費繁榮,需要資金流入的支持。和一般縣城資金流出的情況不同,余干人民群眾創造了資金流入小縣城的人間奇蹟。當地幾大「支柱產業」,都沒有寫進統計公報,也沒法寫。

其實不少人聽說過余干這個地方,因為2016年底全國知名的「重金求子」電信詐騙大案。余干江埠鄉堯嘴村、新居村,多年來全村團夥搞重金求子詐騙,作案人員年收入過百萬的不少。在2016年9月25日的一次行動中,直升機在上空跟拍,從上饒調過來的2700名公安干警一舉抓獲了153名嫌犯。對於作案手法,新聞中是這樣介紹的:

辦案民警向記者介紹了電信詐騙犯罪團夥的作案手法。首先,電信詐騙團夥雇佣簡訊群發專業技術人員到全國各地租用住宅小區放置簡訊群發器,設立簡訊群發窩點;同時,租用廣告平臺系統,開通語音平臺,錄製用於詐騙的「富婆」語音,並由專業技術人員將「富婆」語音與群發器裝置對接,形成一套電話回撥即接入語音平臺中「富婆」語音的信息收發系統;一旦受害人回撥聽取了「富婆」語音後,詐騙人員即根據語音平臺所記錄的受害人號碼,由多人分別扮演「富婆」「律師」等角色給受害人撥打電話,花言巧語騙取受害人的信任,然後通過各種藉口誘使受害人往其指定賬戶中打款;當受害人將款項打入詐騙團夥指定賬戶後,詐騙團夥迅速通過POS機套現團夥將贓款轉移至POS機綁定的銀行卡,然後POS機套現團夥再安排人員去外地取現。

可以看出,這個詐騙的技術含量不低。這是當地人精多次「產業升級」出來的殺手級精妙騙局,在中國這麼大的人口基數中,總能找到大批上當者。整個「商業流程」蘊含的經濟原理和技術含量不可小視,不能因為騙局明顯就低估其巨大收益。當地人最早開發的健力寶中獎騙局,以及撿金子騙局,讓受騙者買下中獎標籤或者假金子,較為簡單,收益沒有這麼高。

詐騙產業在被摧毀之前,如果不顧道德僅看資金流向,詐騙村其實為余干帶來了大量資金。村裡人在余干近乎公開活動,得手了就到縣城KTV等場所瘋狂消費大肆慶祝炫耀成果,當地人早就見怪不怪了。和臺灣當局關愛詐騙犯的心理類似,當地公安部門也睜眼閉眼根本不管。據說2016年末被嚴打,是因為一對北京工作的夫妻回鄉,年收入幾十萬卻被看不起,憤而向中央舉報,不知真假。

另外還有幾個類似的產業。例如當地有一個黑老大,和霍金一樣癱瘓了毫無行動能力坐輪椅。但是「霍老大」頭腦清楚,組織了一個龐大的摩托車盜竊團夥,在遙遠的外地都敢偷了車,派人500元一次騎回余干。在當地銷贓時,霍老大與購車者對談精明強幹氣勢逼人,能談出理想的價格。公安抓了霍老大進牢裡,還得管他吃喝生活,煩得不行沒幾天就放了。小弟們經常抬著霍老大進出高檔場所消費,場面相當令人震憾。價值一萬的高級摩托車,余干人三千就能買到,據說霍老大佔據了摩托車80%的市場。如果不管道德,這也算是余干消費的一種福利。

可以看出,余干人喜歡動腦子搞錢,不崇尚暴力。這也表現在余干另一大產業上:放高利貸。余干一些精明的人發現,放高利貸是個好生意,不少人合夥湊個一百萬就敢搞。雖然說也在本地放,但主要是在外地活動。余干人甚至敢跑到強悍的福建去放貸。他們總結出了可靠的生意模式,如只搞小額貸款5萬以下高週轉,用統計模型和數據,估算清楚借款人的風險,保證較高的回款率。如果真逾期了,就用騷擾的手段,不搞暴力催收。高利貸的高收益,被他們送回余干。但在統計公報裡,這種收益是不存在的。政府搞幹部下鄉一對一扶貧,被幫扶的搞放貸其實比幹部有錢多了,幹部要完成任務也沒辦法。

余干工業實力差,製造業不行,連假煙假酒也造不出來。這是事實,但是並不妨礙余干人掙錢。余干人跑到全國各地開店,從外地的造假工廠進假煙假酒,賣到全國,又大賺了一筆。資金放回余干或者在余干消費,又是一個支柱產業。


余干信江醫院是當地最大民營醫院

余干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幾家民營醫院建得非常的高大上。我去參觀了余干信江醫院,規模大、設施好,環境整潔寬暢,和南昌最好的一附院、二附院有得一拼,只是沒有三甲資格。可是余干百萬人口,怎麼支撐這麼好的醫院設施?而且縣城人還是更信任縣人民醫院,雖然人多混亂還是到那看病。這些民營醫院怎麼發展起來的?

原來余干有幾個民營醫院膽子特大,開拓進取,六、七年時間就能從小診所發展到大醫院。核心政策是國家的新農合醫保。全國很多地方都有騙取醫保的,但是余干做得特別過火。

農民先是到村裡的診所看病,鄉村醫生隨便給片藥止痛,就說治不好,得去大醫院。鄉村醫生還貼心地開車把農民送到縣城的民營醫院,對主治醫生說,這是我親戚一定要好好治,轉臉就收了三四千的導流費。民營醫院就診斷收治,沒病小病也當成大病,開刀開藥,套取醫保。民營醫院還對農民說,全免費。農民看醫院設備這麼好,病房裡還有空調,還不要錢,都不想走,對醫院非常感激。其實農民很可憐,胡亂開刀吃藥了。民營醫院還從公立醫院搶病人,給導流費讓那邊的醫生送病人過來。駐村的鄉村醫生們紛紛發了大財,甚至看不起公立醫院的低收入醫生了。鄉村醫生根本無心治療,一心搶病人。有個鄉村醫生在路上騎摩托車,忽然看見一個農民在大巴上,知道他是到縣裡看病,連忙掉頭急追。險些撞死後,終於在車站抓住了他,自己送到了民營醫院。各家民營醫院定期開會招待鄉村醫生,定下朝氣蓬勃的發展目標,讓他們投入自己的陣營,不要加入競爭對手。本來醫保局應該管這種事,但是收了錢根本不管。民營醫生只要敢亂診斷,就能成為高收入群體,收入驚人。烏煙瘴氣的景象讓收入不高的正直醫生氣得倒仰,卻沒有辦法。

余干工業不行,農業平平,但是靠著余干人驚人的「創造力」,多種產業源源不斷地將全國的資金吸到余干消費。縣城除了消費還是消費的經濟結構,靠的就是這些吸金源泉。政府統計公報中,妥妥的農業貧困縣數據裡,卻有一個數據異常。2017年,余干百萬人口GDP僅146億,人口僅37萬的冷水江GDP卻高達302億。但是余干居民儲蓄卻有205億,冷水江只有139億。這個偏高的異常數據能夠看到余干人「造福鄉里」的跡象,但仍然不能體現余干人真正的實力。余干有錢人的財富主要存在外地,在南昌購房的外地人中,最大一夥人就是余干人。余干貧富差距巨大,「有辦法」的人能掙到大錢,放不開的就過貧困縣的日子。

由於余干縣城的經濟繁榮和怪異經濟結構,就業市場也很奇怪。由於是絕對的服務消費主導,女孩子在余干掙錢並不難。美容院打工包吃住,變成熟手底薪1800,拿提成上4000不難。如果會紋繡(眉毛定型)等技術活,行情好的時候能上一萬。鄰縣女孩子來打工都能掙到錢。而男的就業不行,沒有男性佔優的工廠研發生產職位,當保安就是不到2000,還不包吃住只能本地人當。一個家庭,男方是公務員不搞腐敗月入只有3000,女方從事服務業輕鬆4000以上,成為家庭主力。冷水江就不是這樣,工業特徵明顯,女性收入很難高上去。

余干群眾的日子一天天越來越好,縣城人普遍感謝生活。但是余干產業結構其實面臨挑戰,存在巨大隱憂。重金求子產業被打擊以後,雖然鄉里人還想著東山再起,但是從技術角度看應該是沒前途了,電信詐騙只是想不想打擊的問題。霍老大的摩托盜竊團夥能帶來的現金流有限。放高利貸算是余干人腦子活,但是能順利還款的人群遲早會被IT大數據盯上,給出低息的解決方案,已經出來很多了,可以預計余干人的高利貸生意會碰上對手利潤大降。只有假煙假酒產業還有一定生命力,也有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騙取醫保產業,國家也不是大傻子,發現異常以後2017年底把余干醫保局一鍋端了,幾家民營醫院陷入了困境。由於發展過於順利,自信膨脹了,有些醫院甚至想謀劃上市,和上市公司簽對賭協議融資。騙醫保的錢投到了醫院資產中,再繼續騙也沒多少錢了。醫保局上了新辦法,不管病人是真是假,一年就只給一個總數,不服就來查。民營醫院維持費每月幾百萬,只得裁員,鄉村醫生送病人的價錢也大降。撐不下去,醫院就得換主人了。漂亮得像三甲醫院一樣的設施,最後歸誰也說不清楚。

中國的經濟結構中,出現了余干這樣的奇葩。余干讓人一言難盡,發了財的余干人很多,但是教育不行,地區價值觀扭曲。但也不能簡單說余干人是靠歪門邪道發財,應該是全國都有的普遍現象,只是余干這個地區比較集中。

中國經濟的「繁榮」中,也存在很多余干式的現象。努力生產、研發、投資,用正統思維發展地區經濟,有時反而不太好,會碰到各種困難。國家也努力出臺各種政策,幫助各地方與困難群眾發展。但是總有很多投機取巧的人精,洞悉人性與體制漏洞,藉著腐敗搞定關鍵環節,從經濟系統中為所欲為地套取巨額資金。

余干縣城的繁華,在車後逐漸遠去,昌北機場越來越近。體系中的漏洞,如果是能夠掙錢的漏洞,就會被聰明的中國人放到無限大。P2P如此,逃稅的明星影視公司如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