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在合眾國處在最黑暗時 我舉起了支持川普的旗幟(圖)

2020-12-01 09:25 作者:蕭進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2020年11月28日,作者在加州州府沙迦面度參加反竊國集會。
2020年11月28日,作者在加州州府沙迦面度參加反竊國集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昨天(11月28日週六)我帶著孩子前往加州州府沙迦面度(Sacramento)去參加反竊國(Stop the Steal)的集會,當到集會現場,看到一片安詳的氣氛。集會一開始,演奏了二首樂曲:American the Beautiful(美麗的美利堅)star and stripes forever星條旗永不落。我的心也隨之平靜了許多。

昨天早晨在驅車前往加州州府沙迦面度(Sacramento)的路上,我叮囑年齡分別是9歲和7歲的二個兒子。今天去參加反竊國(Stop the Steal)的集會,可能會遇到壞人。假如聽到槍聲和爆炸聲(孩子以前在電影電視中見過),馬上臥倒在地。如果遇到緊急情況被人群衝散了,不要驚慌,找警察幫助。要記住爸爸媽媽的電話號碼。孩子們又問了一些相關問題,我一再叮囑孩子,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要驚慌。

上週三賓州議會舉辦的2020大選聽證會,數十名賓州的公民和川普團隊的律師向州議會提出這次選舉舞弊的大量的人證和物證,週五得知賓州巡迴法庭還是拒絕了川普律師團隊法律訴訟狀。我當時想,難道這位負責的法官是聾子或者瞎子嗎?看來司法系統也腐敗墮落了,越想越覺得問題比我預先想的還要嚴重,這不只是一小撮人參加的一場竊國和政變。

參加週六在州府的反竊國集會,我決定帶上二個孩子。因為這個國家的未來是屬於他們的,我要讓他們知道,這個國家到底發生什麼了!剛做完這個決定,突然一股恐怖的氣氛瀰漫到我的頭腦中。二週前在華盛頓DC參加支持川普集會的支持者在街頭受到暴力襲擊,還有前段時間發生在好多城市的暴力事件。據前二週參加沙迦面度集會的朋友講,每次都有安提法和黑人命貴的暴力分子在會場附近伺機搗亂。我問自己,還要去嗎?還要帶上孩子去嗎?

在美國我參加過大大小小的集會不知道有多少了,而這次參加集會卻產生一種恐懼感,而這種威脅卻是公開的,最近看報導,川普的律師團隊,出來舉報大選舞弊的普通美國公民都受到死亡威脅。國家恐怖是共產極權國家的特徵之一,今天如果我們不勇敢站出來,去制止這種竊國行為,那麼美國滑向共產主義的深淵就是遲早的問題。

三十一年前我從六四屠殺的肅殺的氣氛中來到自由世界,本來以為我遠離了暴政,可以享受自由世界的生活了。但現實並沒有如我所願,2004年在湖北家鄉的母親因為她的信仰被中共警察綁架,我打電話給當地負責母親案子的國保大隊長廖先生,要求釋放我母親。

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法輪功我們很瞭解,你母親是好人。」

我對他說:「既然我母親是好人,那你就讓我母親回家。」

他說:「中央不讓煉功,煉功就違法。」

「公民的信仰是受憲法保護的。」我告訴他。

「你不用給我說這個道理,在中國黨大於法。我接到很多海外打來的電話,要求釋放你母親。你有二個選擇,馬上寄來二萬美元,就立即放人。否則馬上送去判刑。」我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告訴他:「讓我考慮一下,但要怎麼把錢給你?」

「寫一張支票,用特快信直接寄給我。」廖先生毫不猶豫地回答。

我放下電話,和在國內的家人聯繫,和父親聯繫上了,他當時病重癱瘓在床上,平時是母親照顧他的吃喝拉撒。從來不流淚的父親,在電話的另一頭哭泣著說:「快把你母親救出來啊!」

中共警察把一個公民綁架之後,還要向家屬勒索錢財,這種公開的土匪綁票行徑,但在中共治理的土地這是合法的。

父親過世後,我打算接母親來美安度晚年。但是當地公安局拒絕發給我母親護照,她無法出國。後來又試過申請護照,還是被拒絕。理由是上了省公安廳的黑名單。

一個老太太就是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從1999年開始,已經被抓了十多次。我母親的經歷,就是一個在中共獨裁政權統治下的一個普通人的生活縮影。

我們從大陸出來的華人,多多少少都有家人或自己有過類似的經歷,有冤無處述說。所以大家特別珍惜在美國的自由。我看到好多華人朋友,從來都不參加選舉投票的,這次都出來投票支持川普連任總統。

我們知道美國選舉制度是美國立國基礎,是總統權力和平移交的保證。作為一個美國公民,無論你是億萬富翁,還是貧窮者,無論是總統,還是平民百姓,都有平等的選舉權力。在這次大選舞弊中,美國的主流媒體和幾大社交媒體全部淪陷墮落,在出現選舉舞弊,川普總統的律師團隊和各州的成百上千的美國選民拿出選舉舞弊的人證物證,拜登團隊偷竊了大量選票,主流媒體不僅視而不見這些舞弊證據,不去調查事件真相,揭露和批評這個竊國行為,反而批評揭露選舉欺詐的人。使得這個社會出現從未有過的黑暗和恐怖氛圍。

因為媒體用假新聞來誤導民眾,川普總統的聲音無法讓民眾聽到,川普總統只好利用推特來表達自己的意見,推特和臉書打著慎防假新聞散布來限制和封殺人們的言論,到大選開始推特幾乎每天都將川普總統的推文打上標記或做隱藏處理。

當11月25號週三,在賓州舉行2020年大選欺詐的聽證會,在聽證會上,證人舉證了大量證據來證實2020年大選舞弊的存在,而且是親身經歷的。這次聽證會的發起人賓州共和黨籍參議員道格・馬斯特里亞諾的推特帳號隨後被推特封了。美國的選舉制度是美國賦予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對公民有多重要。一個參議員質疑大選有舞弊這是非常正常的事,但卻被推特給封號,推特怕什麼呢?之前被民主黨故意製造的「通俄門」已經被宣布為不實的,在推特上一直還有推文講「通俄門」,推特從來沒有封過這類推文。

在喬治亞州和密歇根州提出大選舞弊的訴訟的資深律師西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的網站也被推特(Twitter)封鎖。推特用戶要共享西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的網站這個網址的鏈接,會收到「再試一次」的提示,你會收到一條消息:「我們無法完成此請求,因為該鏈接已被Twitter或我們的合作夥伴確定為具有『潛在危害』。」如果推特用戶點擊西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的網站,會收到警告,「警告:此鏈接可能不安全」的信息。這一切做法在中國大陸的人非常熟悉,這是中國大陸網際網路的標準做法,推特的行為跟共產黨國家的微信和微博一樣了。推特和臉書對言論自由的封殺超過其它媒體。

人們發現google不僅在youtube上限制一些批評中共或報導美國大選的時政評論的視頻,在google上也一直在封鎖某一類的信息。就在我寫此文時,有朋友打電話詢問我有關週一在鳳凰城的大選欺詐聽證會,他們以為我還住在這裡。我告訴他們我已經離開鳳凰城幾年了,我說我查查看。在google上搜索「stop the steal Phoenix」的信息,出乎我的意料,google上完全沒有顯示這個活動,鳳凰城週一將舉行2020年大選欺詐的聽證會的信息,我費盡周折,用其它方法才查到。Google已經淪落到和中國的百度一樣了。國內的朋友們告訴我,你在中國大陸用百度搜索美國總統,第一個是拜登,希拉里排在後面。幾個月前,你用百度搜索美國總統,你搜索的結果排在最前面的是希拉里,並說明美國第一個女總統,可想之前中共夢寐著希拉里當總統的心有多強,中共沒料到2016年川普能當選美國總統,川普的當選阻止了美國滑向共產主義社會,也阻止了中共的進一步滲透。

因為主流媒體的集體掩蓋事實真相,和社交平臺的封殺言論自由,致使很多人不相信2020年大選出現舞弊,有些人聽到大選舞弊、竊票雖然很氣憤,但表現出無可奈何的麻木狀態,可能是對政治的不關心,竊國好像也與他們不相關。可是那些來自共產國家(或者前共產國家)的人怎麼能忘記那辛酸與恐懼,而且這些苦難和恐怖每天還在那些共產國家發生。

大家來到美國,就是想在一個自由的國度幸福的生活,能活的像人一樣生活,不至於生活在擔驚受怕中,但是這次大選很可能改變這個情況,有些人想把美國變成中國或朝鮮。

有的人可能覺得這話危言聳聽,還有人可能覺得這次被竊票,四年之後再來,沒什麼可怕的。那都是一廂情願、異想天開,看看香港,自由就在一夜間喪失。人們從此生活在紅色恐怖之中。看看委內瑞拉,1998年查韋斯掌權,為自己能夠長期執政,他上臺後第一年就修改憲法,成立新的國民議會,通過缺乏透明度的選舉選出新議員,取消之前的兩院制國民議會,這次美國大選中使用的投票機器「盜名」(dominion)也是委內瑞拉在2003年為在選舉中竊票、篡改選舉數據專門設計的。從查韋斯上臺以後,委內瑞拉民眾再沒有能進行公證選舉。再看看經濟,1998年中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人均收入16000美元,查韋斯當年許諾的福利沒有實現,而委內瑞拉在短短二十年後,從中南美洲的明珠,就開始向非洲的窮國辛巴威靠攏。

之後,當委內瑞拉民眾起來示威,政府下令軍方鎮壓,絕望中,人們開始逃離委內瑞拉。

今天,美國處在危險邊緣,那些社會主義者就是用福利的許諾來欺騙民眾,用竊票來剝奪我們的選舉權,搞政變,想把美國帶入委內瑞拉、中國、朝鮮那樣。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維護美國的制度。我帶著孩子來參加挺川普的集會,孩子雖小,但我要他們知道,珍惜現在生活的環境,要像人一樣有尊嚴的活著,不能讓這個美國變成今天的中國或朝鮮。不能讓孩子們像我們以前那樣在一個恐怖國家掙扎的生活,不能讓他們像遠在中國的奶奶那樣,每天處在被迫害之中。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