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前財長談經濟決策 肯定趙紫陽否定習近平(圖)

2020-09-25 10:07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經濟 趙紫陽 習近平 樓繼偉
樓繼偉認為真正的供給側改革按經濟雙循環布局做不到。(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9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從供給側改革到經濟雙循環的布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表態釋放出不同的經濟信號。中國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撰文解析從趙紫陽到習近平的經濟決策,認為真正的供給側改革按經濟雙循環布局做不到。

中國經濟連年不斷下滑,北京當局早前提出的經濟內循環政策,被外界解讀為是閉關鎖國。後來,其又提出要推動經濟國內國際雙循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主持會議時提出,「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據《財新網》9月24日報導,中國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撰文分析歷年的經濟決策,並用貿易依存度度量。

經濟學上,外貿依存度是衡量一國或地區的經濟發展對進出口貿易的依賴程度,也是衡量一國或地區的國際市場開放程度的指標之一。 如果把出口額和進口額與國民生產總值進行比率,外貿依存度又可分為出口依存度和進口依存度,其計算公式分別是:出口依存度=出口總額/國內生產總值,進口依存度=進口總額/國內生產總值。

樓繼偉認為,與中國相比較而言最有可比性的是日本。在1990年以前,日本的貿易依存度長期不足20%,在此之後逐步上升,現在約為30%。日本的變化很有啟示意義,於1985年簽訂「廣場協議」,日元升值,解除貿易保護,更為尊重知識產權。

樓繼偉稱,1978年以前,中國貿易依存度不足10%,是典型的封閉型經濟體。1978年以後,早期通過補償貿易和吸引外資,貿易依存度抬升,到1985年達到了23%。「趙紫陽總理批示,‘我們應當實行沿海地區國際大循環戰略’,加以肯定。這是一個重要節點,貿易依存度逐步提升到1993年的32%。

1994年,外匯、外貿體制改革。2001年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進一步融入全球化,貿易依存度逐年抬升,到2006年達到頂點為67%。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開始啟動,中國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農民工紅利」逐步消失,貿易依存度逐年下降,到2019年為35%。

樓繼偉坦承,從國民經濟角度看,積極參與國際大循環,增加國民收入,也會增加國內需求。重要的是解決好制約雙循環的堵點:第一,堅定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第二,堅定地推進依法治國。第三,要降低基礎設施和准公共設施的用戶成本。第四,要堅定的維護和改進國際規則。

樓繼偉強調,真正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基於規則的對外開放和依法治國,應當是要點。「特別要提醒,既然是客觀規律,政府有意按雙循環優化產業鏈布局是做不到的,競相動用公共資金搶佔技術新高地是做不好的,得不償失,還會引起國內外的誤解。

在2019年中共政府「兩會」期間,香港英文《南華早報》採訪了樓繼偉,他表示,「中國製造2025」這個戰略不應提出,他從一開始就反對,該計畫說得很多,做得很少,是浪費公款。

隨後,在2019年4月4日,北京當局免去樓繼偉的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職務。日本《日經新聞》4月5日發表英文報導《中國免去改革派一官員職務,他曾指「中國製造2025」浪費》。報導說,這是北京當局在經濟問題上對異議的容忍度減少的跡象。

另外,即便是官媒,對於經濟雙循環的布局也有質疑。

中國官媒《新京報》8月6日發文《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持久戰」,意味著什麼?》稱,未來的雙循環中,外循環會越縮越小,中國將可能主要通過內循環來實現可持續性的發展。

文章稱,內循環離不開消費。歐美經濟的很大一部分是靠促進消費得來的。「當我們談到消費時,就不得不說一說中國的房價了。中國房子的市值,已經超過了美、歐、日所有房產的總值。」

文章表示,中國總理李克強曾提到,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約10億人口月收入在2,000以下。「所以,如果要提高老百姓的消費能力,房價就得降下來。雖然我國絕大多數老百姓有消費的需要,但需要並不是有效需求,即這些需求其實很難實現」;「以當下國內的收入水平,除非中國房價下跌,否則內循環是無法提振消費、消化過剩產能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