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工業基地東北 被蘇共和中共輪番毀掉(圖)

2020-09-21 07:08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重工業基地東北,被蘇共和中共輪番毀掉。
重工業基地東北,被蘇共和中共輪番毀掉。(網絡圖片)

東北曾經如此富強:1945年工業規模亞洲第一,是世界四大工業區之一

東北獨特的地理和地緣政治形勢決定了這裡自古以來就是東亞、北亞各大政治勢力的演武場,多少次文化建設在毀滅性戰爭後幾乎要重新來做,這是東北古代文化缺少遺存的重要原因,而東北歷史的本來面目也就更加撲朔迷離,令史學家望而卻步。可嘆的是,在文化記錄和傳播手段日益完備的近現代,我們仍然難以知道東北的那段歲月。

零星讀到過《奉天日報》和《滿洲日日新聞》等張作霖時期和偽滿洲國時期的報紙,但對東北從1920年到1949年的歷史一片模糊。讀罷曲曉范先生的《近代東北城市的歷史變遷》,除了驚訝於東北昔日的富強,更佩服於曲先生治學的公心、魄力,悲嘆於中國的文化胸懷。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關於東北1949年以前的歷史,講的只是奉系軍閥和關內軍閥一樣壓榨百姓,偽滿洲國的14年就只是日本如何奴役人民。而對關內中國工商業介紹得太多,以致於誰都知道上海、天津、青島、武漢,知道江浙財團。關於中國電影史則總是反覆講上海影業的繁榮,阮玲玉、胡蝶、趙丹廣為人知,而對當時亞洲最大的電影廠——株式會社滿洲映畫協會隻字不提,總是直接跳到1945年中共到長春接受日偽設備、廠房、人員,成立東北電影公司。這就有太多的自相矛盾,怎麼1949年的東北突然就成了共和國長子?東北又是拿什麼來支援解放戰爭和赤貧中國的建設?長春又怎麼突然成了新中國電影的搖籃?其實,東北人從年紀大的長輩那裡很難聽到像關內那樣的對於舊社會生活的痛苦回憶,小時候的疑問在曲先生這部書裡我們找到了線索。

1925年,奉系軍閥在第三次直奉戰爭勝利後佔領上海,這背後的基礎就是東北的經濟已經比肩江南,20年代末東北工業化水平已超過長江流域,張氏父子的新政使東北的民族工商業成為日本滿鐵附屬地經濟的威脅,這成為9・18事變的經濟誘因。東北形成了以鋼鐵、煤炭為中心的重工業體系和以糧食加工、紡織、食品工業為中心的輕工業體系,而直到1949年,關內中國可憐的工業還只是侷限於幾個大城市。20年代末,北平、上海拍發到歐美的電報需轉經瀋陽。東北易幟前夕,東北擁有了中國最強大的海空軍,易職後全部移交南京政府。而當我們廣泛宣傳上海灘的繁華時,千萬不要忘了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亞洲第二國際大都市——哈爾濱,34家外資銀行在哈埠開設分支機構,與巴黎、紐約等國際金融中心直接業務往來,哈埠的金融動態左右遠東的金融形勢。在哈爾濱的外國商業機構達1809個。1928年,以出超實際利益比較,哈爾濱濱江海關穩坐全國六大海關頭把交椅,成為全國最大的麵粉生產和出口基地、酒精和啤酒生產基地,1926年,中國第一座廣播電臺——哈爾濱廣播無線電臺成立並開播。1928年5月,哈爾濱車站已經可以出售直達歐洲各城市的客票。

1932年3月9日,偽滿洲國成立,1943年,當時世界上約有80個獨立國家或政權,承認偽滿洲國的有蘇聯、泰國等23個,中華民國雖不承認偽滿洲國的合法性,但在1935年之後與其建立了通郵、通車、通航及貿易聯繫。從1933年到1942年,偽滿當局詳盡規劃了大大小小109個城市的建設,而這樣的對東北的全面系統規劃我們還沒有做過。

長春曾是亞洲近代唯一一個比東京還先進的城市,是中國第一個全由外國專家規劃設計的城市,是中國唯一的仿照外國首都建造的城市(巴黎、堪培拉),「國都新京(長春)」到1934年,整個城市全部掩映在綠海之中,因此有了「城市山林」和「森林之都」的美稱。到1942年,長春人均佔有綠地2272平方米,超過華盛頓1倍,是日本大城市人均綠地面積的5倍,為世界大城市之冠,一時在國際上聲名鵲起。1934年,長春建成亞洲最大的無線電臺——新京無線電臺,長春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長春是中國第一個規劃地鐵的城市,1938年開始,在長春規劃120公里的環城地鐵和有軌電車道路,還有環城高速公路。主要街道的照明和電訊線路採用地下管線,是亞洲第一個實現主幹道電線入地的城市。

偽滿洲國是當時亞洲乃至世界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由於關內連年內戰,赤貧的中國人口大量湧向關外,1936年1月,全東北人口3097萬,到年底猛增到3701萬人,1941年達到4229萬人。東北在張氏家族時代就以驚人的城市化進度超越東部沿海,偽滿時期城市人口繼續增長,1931年9・18事變前夕,東北城市化水平為11.5%,1942年達到23.8%,而中國城市化水平1990年才達到18.96%(2001年國家統計局數字顯示,東北地區城市化水平最高,達到52.1%,而2003年中國城市化水平為37%)。1939年東北鐵路里程超過10000公里,1945年達到11479公里,而中國1949年鐵路總里程22000公里,1943年東北公路總里程近6萬公里,而到了1949年,中國含東北在內公路總里程才8.09萬公里。1932年,東北航空線總里程1.5萬公里,當年或近年的中國航空線總里程目前沒有數據,但是可以參考的是,1950年的中國民用航空線總里程才1.14萬公里。1940年,時速130公里的彈丸高速列車由大連機車廠研製成功。1934年至1943年運營於南滿鐵路新京至大連區間的亞細亞號特快列車採用大連製造的SL-7流線型機車,全封閉式空調車廂。

到1945年,東北工業規模超過日本本土,亞洲第一。從瀋陽到大連的瀋大線兩側工廠煙囪林立,城市連成一片,成為舉世聞名的「綿長工業區」,瀋陽鐵西區被譽為「東方魯爾」。東北工業化水平迅速提高,1931年,工業總產值佔工農業總產值的比重由26.9%增加到59.3%,而中國2003年才達到57.5%。1938年,偽滿洲國共發電16.3億度,而且有亞洲最早的大量的水力發電,1943年,豐滿水電站開始發電,發電能力每年22億度,而到了1949年整個中國發電量才43億度。1943年時,東北以佔中國九分之一的土地和十分之一的人口生產了佔全中國49.4%的煤,87.7%的生鐵,93%的鋼材,93.3%的電,69%的硫酸,60%的蘇打灰,66%的水泥,95%的機械,形成了龐大的人造石油、特種鋼等當時領先世界的尖端科技企業。1945年時,全中國工業總產值東北佔85%,臺灣佔10%,連年內戰的「一窮二白」的中國其餘部分只佔5%。

作為全亞洲最美麗的城市,長春一度成為許多學者討論國民政府還都何處的首選。膠著在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為了換取蘇聯參戰以大幅減少自己對日作戰的傷亡,在雅爾塔,美英合夥秘密出賣了中國,以中國在外蒙古和東北權益的巨大喪失為代價換取了蘇聯的參戰,他們指出:「惟有蘇聯參戰,才能最終戰勝和徹底摧毀日本」。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蘇聯150萬軍隊在滿洲里、朝鮮半島北部、南薩哈林島(庫頁島)迅速摧毀了日本軍隊。僅僅23天的戰爭,蘇聯軍隊以極少的對日作戰傷亡從中國換取了巨大利益(中國抗戰後沒敢追究關於中國的唐努烏梁海地區加入蘇聯成為圖瓦人民共和國的問題,又在1946年1月被迫同意了外蒙古獨立,合計失去達173.5萬平方公里的領土,而打下1300萬平方公里江山的清政府才丟失領土150多萬平方公里。唐努烏梁海地區和外蒙古大部是豐美的草原和高山森林、草場,還有星羅棋布的湖泊和豐富的礦藏,而我們中國人至今還以為那裡都是戈壁荒漠),還繳獲了豐厚的戰利品。這還不知足,從1945年9月到1946年5月,蘇軍把東北的工廠、礦山、電站等物資絕大多數拆運回國,9月起7個月裡火車日夜不停,甚至連長春市政府的辦公傢俱都不放過。僅拆運宏大的鞍鋼就用了40天,發運貨車60列。1945年11月15日前,僅從瀋陽每天就有200輛貨車開往蘇聯,到1946年初,大瀋陽90%以上工廠都成空殼,連門窗都被拆走。共計劫走東北鐵路機車的75%和貨車的93%,而東北集中了中國當時的大部分鐵路物資和幾乎全部的世界先進水平的運輸車輛。

東北抗日英雄李兆麟將軍抗戰後曾任中蘇友好協會會長,面對當時東北複雜險惡的形勢,他把個人安危置之度外,堅定地說:「如果我的血能擦亮人民的眼睛,喚起人民的覺悟,我的死也是值得的。」據我黨的一貫說法是,1946年3月9日李兆麟將軍在哈爾濱被國民黨特務殺害,但至今仍有歧義認為是蘇軍所為。著名地質學家、吉林人張莘夫受國民政府委派接收撫順煤礦,1946年在試圖阻止蘇聯工程師運走工廠裡的機器時被害。鑒於蘇聯在伊朗、東北、東歐咄咄逼人的進攻態勢威脅了美國利益,美國新任總統杜魯門在中國要求下對蘇聯提出交涉,1946年3月蘇軍開始回國。

殘存的千瘡百孔的東北工礦交通和破敗的城市仍然讓全副美式裝備的國軍咋舌,國軍更沒有見過密集的高壓電網和遍地飛馳的火車,留下了「將軍全國都走遍,發現工業聚南滿」的驚嘆。

東北的犧牲在哪裡?

看了太多全國各地人們打筆仗,你好,我好。你壞,他壞。夠了!終於拿起筆自己寫一點東西,不為別的,只為我摯愛的家鄉——東北,鳴幾聲怨,以減輕我心中壓抑了多年的沈重感,表達一下我對他們的懷念。

我出來前是遼寧省某重工業城市某局辦公室成員,負責寫一點東西。接觸的文件資料多一點,內心便有諸多的憤慨:為什麼東北會變成這個樣子?這難道僅僅是偶然的嗎?為什麼我們無法發展,越來越差?現在可以肯定的是,整個東北的「落後化」,「非工業化」,並非偶然,而是某種無形的東西在起作用,如果你不想被任何的謊言和矯飾所迷惑,那就請往下看!

先看看剛剛建國的時候。如果大家看過那時候中央政府出的任何一個關於工業和產業布局的文獻,都會注意到這樣的一句話「中國的工業,主要集中於上海和偏居一地」。這個「偏居一地」是什麼意思?中央政府可是對東北連稱呼一下都不屑的!毫無疑問的是,上海是輕工業的基地,佔全國輕工業產量的35%左右。而當時的東北,準確地說是遼寧,卻把當時全國重工業的產量囊括了近七成!其中,關係到國際民生的主要產品:鋼材、成品油、電力、機床,軍工更高達八成以上!即便是原煤這樣在關內手工勞動盛行的產業,遼寧仍然佔到55%的份額(因為有撫順,阜新這兩個當時在亞洲無可匹敵的露天煤礦)。

今天,總有一些人牽強附會地說什麼武漢、青島、天津,甚至重慶,太原什麼的是「老工業基地」,這真叫人笑掉大牙。不客氣地講,跟遼寧中部的重工業基地相比,這些城市根本不配叫什麼工業基地,頂多能稱得上「手工業基地」。當時東北區的主席高崗很牛,為什麼?資格老是一方面,主要是實力強,毛澤東在北京閱兵,他在瀋陽閱兵,然後的群眾隊伍展示的是什麼?北京老百姓拿出來的是棉花和麥子,瀋陽的老百姓拿出來的是火車和機床!

諸位有興趣的去看看老將軍們的回憶錄,多少人走南闖北很多年,「到了南滿才見到成片的高壓電網,密集的鐵路,知道了什麼叫工業」。這裡還必須提及一個城市——大連。大連是日本人在中國的戰略基地,基礎設施良好,工業底子勝過川琦和廣島。剛建國時,大連是中國最大,也是保存最完好的重化學工業基地,其中原因我就不說了。

關於大連的貢獻,這裡還要糾正一個歷史的冤案。大家可能都還記得某位元帥在淮海戰役之後講的一句話:淮海戰役是小推車推出來的。但是,歷史上的原話是:淮海戰役的勝利,靠的是山東的小推車和大連的大炮彈。這裡的「大連的大炮彈」指的是當時國內軍工第一廠「大連立新廠」的產品。這個廠就是後來的「大連五二三廠」,首任廠長是吳運鐸。為什麼後來有人把後半句刪去了呢?僅僅是因為領袖人物講的「新疆和東北仍然是兩塊殖民地」嗎?請各位讀者自己去理解吧!

毫無疑問的是,中央政府的高層也很清楚東北的重要性,否則也不會有「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這塊鞏固的根據地,即使失去了現有的所有根據地,中國革命也就有了成功的基礎(見諒!可能記的不大準確)」這樣的話。東北人民不但肩負了解放中國的重任,在保家衛國的朝鮮戰爭中也是前方戰士流血,後方百姓拚命。大家想過沒有,如果不是遼南地區稠密的鐵路網,前方的物資如何能無誤送到?比較一下此後的抗美援越,差距多大!可是令人氣憤的是,即便是這些,今天也被歪曲成了,流血犧牲的是四川人,山東人(今天甚至有人寫出是湖南人這樣的鬼話,真是無恥!),大生產的是上海人!奇怪了,難道中國的幾個王牌軍不是由東北子弟兵編成的?難道數萬火車皮的戰略物資不是由遼中工業基礎生產的?這等明目張膽的歪曲是不是太無恥了呢!

再談談建國後的建設時期。筆者從祖父那裡認真地學習過「一五計畫建設綱要」(一本發了黃而且被老鼠啃過的小冊子)。其中工業建設的中心意思其實只有八個字「完善一個,鋪開大網」。最中心的一句話是「建設並完善以鞍山鋼鐵聯合企業為中心的東北工業基礎,使之能夠有效地支援全國的工業建設!」這裡,前半句是手段,後半句是目的。不幸的是,這個「目的」一直持續了五十年!!!請各位注意,計畫經濟時代,東北產品的輸出與八,九十年代的「廣貨北上」有著本質的區別,那叫「調配」。所謂「調配」是無償地支援,如果是出售的話,年產量一直超過五千萬噸,穩產二十年,人口只有八十幾萬的大慶豈不早就成了科威特了?

全國機電產品的集中地--瀋陽,每年無償調配到關內的產品多達89%!有人說,瀋陽是共和國工業的長子,我看,應該叫奶娘才對!鞍鋼大型廠很長一段時期是國內唯一能生產重軌的工廠,可是諸位讀者你們想一想,建國以後,在東北地區究竟建設了幾公里的鐵路?就是七十年代建設的溝海線也是遼寧省自籌資金建成的!沒有東北的無私奉獻,何來的中國六十年代鐵路建設的黃金時代?其實,又何止是產品?六十年代支援「大三線」建設,遼寧承擔了最重的任務。超過30%的技術,管理骨幹被抽調到了西部,很多甚至是整廠整礦地搬遷。今天在河南,在陝西,在四川,在雲南,在貴州,在甘肅,在湖北的工廠,礦山,軍企,基地中大部分,甚至整廠整礦的瀋陽人,大連人,鞍山人,撫順人,本溪人……在金沙江畔,赤水河邊,陰山腳下,戈壁荒灘,他們甚至隱姓埋名,死了都不為人知(筆者父親的一位年輕時的好友,在一個叫金川還是金昌的地方工作,死後整整六年家裡人才知道)。

東北人民為國家作出了這樣的貢獻,可是得到的是什麼?別的不說,「陳三兩」,想來大家都還記得吧?全國最大的工業基地,作出了無數貢獻的人們,每人每年只有三兩油吃!難道是東北不產豆油嗎?不是,東北的大豆產量佔全國的44~57%(1962~1977年)。難道是全國人民都只吃三兩油嗎?不是,北京市的人均配比是東北的6.67倍,可是它半兩油都不產!年輕的人們如果有興趣,可以問問任何一個年齡在四十歲以上的人,那究竟是怎樣的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筆者外祖母的一個學生在溝幫子機務段負一點責任,現在回想起來滿肚子的氣: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東北的情況也不大好,但還可以勉強維持,因為有吉林和黑龍江兩地的大糧倉。但是上邊連續的指令,調配口糧,飼料糧入關,目標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湖北。調走的那是什麼?那是人命啊!要不是東北的自然基礎好,大自然賦予的糧食多的話,這等釜裡抽糧的作法保不齊也會在東北發生人間慘局。今天有人發帖說東北在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死人較少是因為周恩來從蘇聯那裡弄來了糧食,簡直是一派胡言!事實上,這樣的無償調配不僅滋長了懶惰和依賴,更重要的是它鼓勵了欺詐和詭辯!

今天,那麼多的人上網罵東北人的不是,他們可曾記得,他們的父輩,祖父輩是靠那一口東北大米活下來的?為什麼如此的忘恩負義!今天四十歲以上的人們應該還記得七十年代東北人到北京搶購的情景吧,「豬肉甚至整扇整扇地往回扛!」,這裡面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東北的工業產品可以無償地調配給關內,而關內的農副產品卻不能無償地調配給東北呢,而是要東北人民千里迢迢進京去買?這其中是否就有資本外流一類的什麼問題呢?如果說八十年代之前,東北人民只是「小苦」的話,那麼改革開放之後,東北人民便是「獨享」這份苦果了。改革開放,鄧小平在南海邊畫了幾個圈搞窗口,搞實驗田,當然是有風險的,這就需要由上繳財政的大戶來分擔,這其中東北又是主力軍。八十年代初期,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每年的本級財政支出都是財政收入的三到六倍。如果說,此時的廣東、福建等地經濟實力弱,減免稅收制度對中央財政的影響不大的話,那麼到了一九八四年(請大家記住,一九八四年是中國經濟領域一個極為重要的年頭,這一年很多有利於南方各省的經濟政策出臺,東南部各省的發展勢頭正式形成),南方各省的經濟已初具規模,再如此地「減免」就不免有些偏心的味道了(當然,這其中有政治和派系交易的因素在裡面)。當時的情況是,南方,尤其的廣東,已經初顯活力。而北方,尤其是東北已經顯得有些吃力了。但是當時的決策層似乎很欣賞這樣的,即將發生的「馬太效應」,對東南部各省的優惠政策一個接著一個,對東北個省要求一視同仁,減輕負擔的呼聲充耳不聞。就是從這個時候起,東北真正成了「中國改革開放大業成本的承擔者(李貴鮮語)」。

這裡筆者要澄清一個事實,一直有人聲稱,並有人相信,八十年代上海為國家上繳了最多的稅收,這其實是錯誤的,真正的第一是遼寧省。問題就在於上海是作為一個整體為國家交稅的,而遼寧省內還分出去了幾個所謂的計畫單列單位:瀋陽市、大連市、鞍鋼、遼河油田……最為典型的是一九八八年,全國上繳稅利的前十名中,竟有四個來自遼寧省:遼寧、瀋陽、鞍鋼、大連。此外在鞍鋼之前是大慶油田,東北一共佔了五個!佔全國人口總數不到十分之一的東北三省,是不是有些出血過度了呢?!其實,按比例上繳稅金未嘗不可,但是問題就在於它的不公平,這時的廣東,其國民生產總值已經達到了遼寧的70%,可是上繳稅金之少,卻只能用「駭人聽聞」來形容了。同樣的情況發生的福建和浙江(這裡必須提及,江蘇在東南地區是個例外,它經濟一直不錯,而且很少搞雞毛蒜皮的小動作)。這時候的東北已經顯出發展後勁的不足,表現在:工業設備老化、技術落後、企業留利過少、自我發展資金短缺(當然,這些都是相對於全國而言的)。為了完成每年沈重的上繳任務,東北工業基礎錯過了八十年代後期工業領域升級換代的良機!這難道是無意中形成的嗎?錯!上層搞經濟的人心知肚明。

舉個例子。鞍鋼是鋼鐵行業的老大,每年上繳的利稅是武鋼的3.5倍,首鋼的6.5倍,可是它每年的留利只有三千多萬元,在冶金工業部十大鋼廠中名列第七,僅比酒鋼、水鋼高一點點,連首鋼的一個零頭都不夠!用鞍鋼計畫處的人的話講「每天的流動資金的最低線都不夠!」。這些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實,如果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那幾年冶金工業部出的年鑑,你就會明白什麼叫不公平,什麼叫壓榨!九十年代初期,鞍鋼最困難的時候,連買煤的錢都是全體職工捐來的,可是國家的上繳任務卻未見絲毫的鬆動。同時的首鋼確實利稅全退,國家貸款多得擋不住,又是建大高爐又是買大鐵礦,真是風光無限!更多的例子發生在瀋陽的鐵西區,這裡就不再重複了。如果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86~89年出版的遼寧經濟信息報,那裡的東西更全面,相信會更有說服力!

鄧小平在九十年代初的南巡後,說過一句話:改革開放把上海落下了,現在是該大發展了。這時陳雲的勢力已衰,對上海的控制已經不行了,上海得到了各種各樣,也許連它自己都不敢想的優惠政策,如出欄的猛虎一般,大發展了。而這時,用經濟界的一句共識來形容「東北,仍然是計畫經濟束縛下的籠中之虎」。也就是在這幾年,遼寧的工業產值先後被江蘇、廣東、山東超過(接下去是浙江,甚至河北、河南)。不難看出,中央的經濟政策何等見效!共和國的工業長子就這樣被無情地廢掉了!此時的中國,第一次出現了「東北現象」這個名詞,關於這個詞的理解,筆者清楚地記得一九九二年十二月的某期參考消息的第四版右上角,一位讀賣新聞的記者講的一句話「中央政府對滿洲的政策是歧視性的」。這句話筆者半個字也沒記錯,同時他也半個字沒說錯。

對於一個經濟日益衰落的地區課以重稅,並設法堵塞它左衝右突的道路,居心何在?良心何在?二零零一年的統計分析顯示,全中國社會發展水平排行中,遼寧省排名第四,在所有省區中名列第一,吉林、黑龍江也都在前十之列。但是,這樣的發展水平卻不能給我們帶來收入上的實惠,廣東、福建、浙江,甚至河北,湖北這樣的落後地區的收入都排名我們之前,為什麼?如果說粵、閩、浙、蘇是第一批起飛的地區的話,京、滬、桂則是第二批了。那麼,東北能否成為第三批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中央政府的目光已經投向了西部,重慶、四川、甘肅、新疆……東北有一次被扔進了歷史的垃圾堆。這一次,也許就是致命的。

但是,這正是某些人希望看到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翻開「第十一個五年計畫」,其中關於地區經濟布局的部分,上面已經給東北地區經濟發展的未來定了性:……完整的原材料基地,確定大農業的發展方向!看看,用心何其惡毒,決口不談一個「工」字。把一個工業區「發展」為一個農業區也許就是這個「綱要」的指導思想。由此,我想到了當年英國殖民者對印度發展的指導思想:非工業化。對的,非工業化!!!套用當年德國人的話說「我們(東北人)將永遠為他們(南方人)生產煤、原油,提供木材、大豆、糧食,並世世代代作他們的奴隸!」德國人民是幸福的,有鐵血的宰相,有自由發展的契機,頸上也沒有沈重的枷鎖,而東北人民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