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又要共產?平遙224戶祖產退還後 重新沒收歸政府(圖)

2020-09-18 19:53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平遙 祖產 山西 古城
平遙古城的南大街(圖片來源:Nicor/WIKI/CC BY-SA)

【看中國2020年9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近期,山西古城平遙發布通知,224戶曾落實私房政策退還的房屋要被重新收歸國有。平遙從1992年開始,共退還被政府侵佔的私房598戶。這些房屋大多是當事人的祖產,購買於中共政權建立前,50年代被中共強行收歸其政權所有。目前,已有屋主被註銷產權證,強行貼封條上鎖。

據《中國經營報》9月17日報導,近期,山西晉中地區的平遙古城內,有224戶曾落實私房政策退還的房屋要被重新收歸政府。多位房主表示,經歷半個多世紀,他們的祖屋被佔用經租,失而復得,又得而復失。

所謂經租,是指1958年前後,中共將私人房產侵佔,歸於政府,再由地方政府的房管部門統一經營管理,收取房租。

改革開放後,山西省平遙縣自1992年開始落實私房改造政策,共分30批次退還了598戶私房。

2020年7月9日,平遙縣的警察和城管來到一家客棧,趕走房客,將房屋上了鎖。客棧主人趙某把鎖剪斷,又再次被上鎖。

對政府的行為,趙某十分不解:「這是我的房子,有房產證、規劃建設許可證,憑什麼收走?」

這處院子,是其妻子繼承自她的二姑。老房契顯示,這處三進院購於1940年,房屋價格1500元整。1958年,這處院子被平遙縣棉織廠三廠佔用,留下了9間自住房。1960年棉織廠擴建,整個院子全部被佔用,房主一家被趕出去。

1992年起,經多年的交涉,平遙縣落實私房政策領導組辦公室於2009年12月30日,將這處院內的20間房屋、592平方米的產權退還。但並非是免費退還,要求趙某交納19萬元的支援古城建設費,後來才得知這是貨幣置換的政策。

收回房子時,好幾家佔用院子的廠家、商家不肯搬走,政府撒手不管,趙某只好又花費20萬元,這些廠商才搬離院子。

趙某先後投入600多萬元,將院子修繕改造成了客棧,客房增加到30多間。沒想到,平遙縣政府一紙通知書,這處曾被無條件沒收、又花了19萬元買回、幾百萬元投資的祖產,又將得而復失。

眼下正是旅遊旺季,客棧卻大門緊閉,落葉滿地。而有著和客棧主人一樣遭遇的,還有224戶。

張某,今年69歲。他的父親在民國二十九年,也即1940年,買下了平遙古城內的一處明末時期的兩進院,有裡院和外院。1958年,張家房產被政府沒收,父親的銅匠鋪也被沒收。政府擴建學校佔用了外院,再後來被外院被拆,只剩下一個院子。直到2004年,張家才拿回了完整的裡院。

2020年1月10日,他收到政府告知書和決定書,稱這處院子曾進行了「社會主義私房改造」,張的父親當時被定為資本家(銅匠鋪掌櫃),所以不符合退還政策要重新收回。並限在收到決定書起15日內騰退房屋,如不按期騰退,將採取強制措施收回房屋。

吳姓女子的爺爺1938年買下一座宅院,1961年被沒收。房屋退還後,吳家投入200萬元修建的客棧,現在市值3000多萬,但因其爺爺成分被劃為地主,現在也要被沒收。

報導稱,目前,已有部分房主的房產證被強制註銷,許多臨街店面已被貼上封條。

據《中國經營報》報導,2018年,晉中市對平遙經租房退還問題進行專項巡查。巡查組認為,在退還過程中,錯誤地為「地富資」落實了私房政策,違反了國家制定的「地富資」無起點改造的政策。此次整改中涉及224戶,其中66戶是「地富資」,158戶用貨幣置換方式退還單位佔房。

什麼是「地富資」?中共竊取政權後,將百姓劃為各種成分,「地富資」即地主、富農、資本家。

目前,張某向榆次市申請的行政復議,收到了不予受理的通知。向呂梁中院提起的行政訴訟,也於9月初被法院駁回。其餘發起訴訟的屋主也都敗訴。

而10多位房主卻收到了平遙法院的傳票,案由為返還原物,起訴方是平遙古城景區資產運營有限公司。因為2020年1月平遙縣政府辦公室發布通知,將收回房屋移交平遙古城資產公司經營管理。

讓房主憤怒的,不但是「成分論」死灰復燃,私有財產沒有保障,更因為那些房子被沒收後,幾十年政府根本不管維修,返還時都破敗不堪。屋主投資上百萬元修繕後,如今市值千萬的房產,卻要再次被無條件收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