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傳良:眾多開發區工業區淪鬼城 從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藥(圖)

2020-09-12 07:23 作者:邢亞男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李傳良:眾多開發區工業區淪鬼城,從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藥。
李傳良:眾多開發區工業區淪鬼城,從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藥。(攝影:Lotus Xing/看中國)

【看中国2020年9月12日讯】(看中國記者邢亞男採訪報導)日前,黑龍江省鷄西市前副市長李傳良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目前中國各級政府早已破產,負債金額巨大,眾多的開發區工業園區已淪為鬼城。他認為,這種現象主要由政績觀念,虛假觀念造成,這種巨大的浪費是最大的腐敗,這個體制已經爛透,從上到下假的不可救藥

經濟復蘇疫情改善全是假的

記者:中共的大外宣呈現出來的是經濟在復蘇,疫情在改善,整個國家好像恢復了正常。你看到的國内狀況真的是這樣嗎?

李傳良:百分百,假的。為了創造那種和諧的環境、氣氛,真實的情況,經濟嚴重下滑,幾乎崩潰,說民不聊生,基本到這個狀態了。

各級政府已經破產
政府債務高達百億、千億

李傳良:各級政府瀕臨破產,已經破產啦,不是瀕臨破產。政府債務都高達上千億,幾百億,它只是不説。

現在很多公務人員開不出工資。關鍵是很多弱勢群體、低保戶、救濟戶、民政貧苦戶,幾乎這都拖欠。特別有些下崗工人,什麽最低生活工資,基本沒有。養老保險嚴重不足,新人養老人。什麽叫新人養老人?就是年輕人交的保險都給老年人開工資,醫療保險嚴重不足,看病難看病貴,這現象不會報的。這些現象交織在一起,非常嚴峻。

虛假開發區 虛假工業園區
從上到下假的不可藥救

記者:您剛才講到地方政府債台高筑,能不能說下具體情況?

李傳良:每個地市級的,小的一、二百億的債務,大的得三、四百,再大的得上千億的債務。(所有城市)幾乎全這樣。這是因爲很多地方搞政績,沒有錢,按道理來説,地方財政的法規是收支平衡,以收入來安排支出。但地方為了政績,所以變成什麽呢,俗稱掙錢保開支,融資搞建設。什麽叫掙錢保開支呢?就是地方財政收入爭取保開支。那麽幹項目幹啥沒有錢,過分舉債,那不就是把百姓福祉拿走,沒了嘛。不是從地方出發,一切是虛的,一切都為了政績。沒有政績我爲什麽貸那麽多款。政績觀念,虛假觀念造成的。

現在很多開發區都,聽説叫鬼城啊,沒人啦。虛假開發區,虛假工業園區,自己做假,從上到下,這種假的都不可藥救了。所以很多債務那都是,最大最大的損失,最大最大的腐敗是那種浪費,沒有人去管,知道的也沒有人去說,說了也沒有人去報。看出結果了,上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為啥説來説去,我說這種體制我看透了,它也不可藥救了。現在很普遍。你要有機會去調查工業區,各級債務,你看吧。財政收入,幾十億,二、三十個億,三、四十個億,舉債上百個億,那你哪夠啊,能還上嗎?那不就變坏賬嘛。

最關鍵現在,大家沒有信心啦,所有幹的都是虛假的,上面怎麽說怎麽做,沒有創造力啦,沒有創新力啦,沒有信心啦,經濟沒有源泉啦,怎麽去發展哪,全球經濟一體化,你現在做不到啦,現在看都是眼前的,長遠,我個人看是非常非常難。

根據李傳良給出的各級政府負債規模,記者粗略估算了一下全國各級政府的總負債規模。據2018年中國國家統計局給出的數字,中國目前有672個城市,如果按平均每市800億元的負債規模算,全國各級政府的負債總額將達54萬億元。而2020年中共政府對外宣布,2019年中國的GDP規模是99萬億元。

李克强說的數字絕對準確

記者:幾個月前,李克强說全國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你長期在財政部門工作,能不能從數據上說一下?

李傳良:雖然全國數據我沒有,但我認爲準確。真實就這個狀態,現在你要說我想統計沒有數據,但周圍一問,就這個狀態,這個數字準。一個國務院總理在這點上,沒必要說假話。我身邊周圍的中下階層,就這個工資標準,而每年拿到手的還不一定,那開支不及時啊,一年12個月才開8個月,那實際拿到的更少。這個數據絕對準確,這種現象説明一個問題。

國内話語審查機制嚴厲
説錯一句話 發表不出去

記者:問個輕鬆點的話題,您在國内當副市長時也接受過采訪,請您談談在國内接受采訪和到海外接受采訪有什麽不同?

李傳良:大不一樣。首先在精神上比較放鬆,現在感覺到自由的可貴,至少敢說真話了。當然真話呢有錯有對,帶有個人觀點,但畢竟是個人思考,所以我認為呢,還是我說的集思廣議,對於一個黨,一個國家治理是有好處的。你敢於大家發聲說,說發對意見,說贊同意見,結果總結,哪種意見更好,這是最明顯的,國内做不到的。

國内接受任何一個采訪,必須黨委宣傳部長的審定,説錯一句話,發表不出去。所以我認爲在國内最大一個問題,不存在言論自由。

但是真正的問題還不在這,沒有言論自由最可怕了,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體制,説話都害怕,那你説這個體制它得到什麽狀態了?說起義,說怕暴動,怕反抗,這對,政權鞏固嘛,那怕説話,連説話都害怕了,最近内蒙連民族語言都不讓說了,我個人認爲這可太可怕了。這種可怕,是不是要滅亡啊?説話都不讓說了,讓大家變啞巴了,都怕到這種程度了嗎?所以您剛才說問個輕鬆點的話題,但是聼完感到很凝重。

人不能麻醉的活著 總得有點正義感
文革式的親人朋友間說假話太可怕

記者:在許多老百姓看來,您這樣一個地位,應該得到了很多,一些人可能會選擇保持現狀,隨波逐流,那您爲什麽想堅持說真話呢?說真話有那麽重要嗎?

李傳良:類似像我這樣的人還會很多。為啥我很敬重蔡霞教授,敬重任志强,不光我,全中國,全世界的華人,包括一些國外友人,會很敬重他們。就是什麽呢,你總得有點正義感吧?人不能這麽麻醉的活著。由於有正義感的人,有政治觀點的人,有政治志向的人,還有一些親身受過一些打擊報復的人,人的觀點動機是多種的,但是不管怎麽說,能説句真話,言論自由,尤其在現在的中國,是很難的,所以在這兒說的很放鬆。最後我辭職批准我的時候,我上去的時候很放鬆,我說我可算脫離這個體制了,這是我真實的想法。當時我有幾個好朋友聚會,我非常高興,我不能喝,我說請你們一定要喝一盅,看我那個高興程度。我說像我現在這個狀態的很多很多人,你體制内發聲不就給你抓啦。所以你剛才說的言論,那麽重要嗎,那太重要啦,那你天天都不敢說,就像文革期間似的,夫妻之間都說假話,朋友都說假話,一不留神就被告密了,那説句不好聼的話,你喝酒喝醉了還説點酒話,這都不行,這多簡單的一個事例,是不是重要啊。

高官是一個危險狀態
作爲副市長一點也不幸福

記者:鷄西市是一個有百萬人口規模的城市,您作爲這個城市的副市長,您的幸福指數應該比一般老百姓高很多。網上有一些笑話,中共經常采訪一些很貧窮的百姓,問他們你幸福嗎?被訪者回答:幸福,感謝黨。請問,您作爲一個副市長,您感到幸福嗎?

李傳良:不幸福。都說高官是一個危險的狀態,你看我現在它對我,給我說了這麽多虛假的罪名,它為啥薅我呢,不就是因爲我在體制内幹嘛。所以我說(聲明中的)第一個,選擇性反腐,想打擊誰,必須當地一把手簽字,不打擊誰就保護誰。所以我說的很現實,我說這些真話大家都面臨著,那你會有幸福感嗎?肯定不會。不知道哪一天就羅織的罪名,莫須有的,糊里巴塗的,你就違法違紀了,這太可怕了吧?這我說不幸福吧,這是講從政方面。再一個,所有言論,敢說嗎?一個區委書記,就私下說一句話,就抄家了。就這個狀態,言論上一點不敢多説話呀,那能幸福嗎?家裏家外,親朋好友都跟著遭罪,能幸福嗎?所以我非常堅決的說,一點也不幸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