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澳洲記者驚恐回憶:7名國安半夜闖入 強光照臉(圖)

2020-09-09 03:5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國安人員(圖片來源:Ed Jones/AFP/Getty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9日訊】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就兩名澳大利亞記者受到北京安保人員騷擾,引起外交對峙,被迫逃離中國的事件向中共政府提出強烈譴責。

據《美國之音》報導,該組織在週二(9月8日)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強迫外國駐華記者的所作所為,標誌著中共政府持續不斷的侵害媒體自由的「重大升級」。

澳廣駐北京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與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駐上海記者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在上週半夜受到中共國家安全部門官員的約談,並被告知他們不能離境,必須留下來接受有關澳籍華裔記者成蕾案件的詢問。成蕾在上個月被捕,目前處於「監視居住」之中。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譴責北京製造人質外交恐怖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譴責北京這種損害新聞自由的非正常舉動。指北京的這種做法在外國記者中造成了恐怖,擔心自己淪為中共人質外交的犧牲品。

博圖斯和史密斯在被中共國安人員約談後分別向澳大利亞駐華使館和上海總領館尋求保護。他們後來在澳大利亞外交人員的陪同下接受了中共國安人員的詢問,然後獲准離境。

澳大利亞的外交官與中國官員進行了談判,就澳方同意讓兩位記者接受詢問而中方保證他們安全離境達成了交易。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在聲明中說,中方的這種行為無異於令人震驚的恐嚇,對外國駐華記者的工作構成了威脅。聲明說,外國記者只是因為他們的工作而面臨任意拘押的威脅。

美聯社說,博圖斯和史密斯已經在週二回到悉尼,目前在一家酒店進行防疫性隔離。

中共驅逐外國記者令人遺憾

外國記者協會指出,博圖斯和史密斯離開中國之後,中國就沒有任何一家獲得專業認可的澳大利亞新聞記者了。這是1970年代以來的第一次。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這麼多年後,澳大利亞在一段時期裡沒有媒體在中國駐有記者,這非常令人失望。」

但她表示,澳大利亞不會報復中國,吊銷中國在澳大利亞工作的記者的簽證。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說,今年上半年,中國驅逐了17名外國記者,這對於全世界希望繼續瞭解中國新聞的讀者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失望的損失。

澳廣新聞主任加溫.莫里斯(Gaven Morris)表示,該媒體駐北京記者站是其「收集國際新聞工作的一部分,我們會盡快爭取返回那裡工作。」

美聯社引用莫里斯的話說:「中國的故事、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中國在我們地區和全世界中的作用對所有澳大利亞人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要繼續派人做中國報導。」

當事人回憶:半夜7名大漢闖入,強光照臉,恐怖異常

路透社說,這兩名記者的事情引起了澳大利亞政府高層的關注。

史密斯回憶說:「半夜12:30,我被前門重重的敲門聲驚醒。」

有七名警察進入了他的住處,他們把史密斯圍起來,用攝像機拍攝,並向他宣讀了一份聲明,指稱他是國安調查的相關人,但不是調查的直接對象。

史密斯說:「他們用強光照著我的臉,很恐怖。我非常害怕。」

史密斯說,中方告訴他不能離境。他說:「我們擔心這是一次聯合行動。在我們看來,它看上去是一個政治事件。我們是目前在中國僅存的兩家澳大利亞媒體。」

澳廣記者博圖斯週二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電視節目上說,「這事讓人感到政治性非常、非常強。」鑒於澳中關係緊張,澳大利亞政府在這次出事之前就提醒過兩位記者離開中國。

澳大利亞外長佩恩在接受廣播媒體採訪的時候說,澳大利亞總領館的官員決定,在澳大利亞外交人員與中方交涉期間,這兩位記者「最好」留在使領館,跟澳大利亞官員在一起。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發表聲明說:「這個針對兩名在進行正常報導的記者的事件既令人遺憾,又令人不安。」

澳大利亞今年早些時候呼籲國際社會對最早在中國武漢爆發的病毒源頭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北京對此十分憤怒,隨後對澳大利亞實施了多方面的報復措施,致使兩國關係急劇惡化。

報復範圍涉及農產品、牛肉、葡萄酒、旅遊、留學生等多方面。與此同時,中共還對澳大利亞展開「人質」外交,抓捕澳大利亞公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