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在地獄裡遇見愛情(組圖)

2020-09-06 18:4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地獄 奧斯維辛 集中營 愛情
地獄裡埋下愛情的種子。

1945年的1月27日,是納粹德國奧斯維辛集中營被解放的日子。從1940年起,這個位於波蘭南部的死亡集中營,屠殺了約110萬人,其中9成受害者是猶太人

然而在這段人類黑暗的歷史中,卻有一段戀情,在這片死亡的焦土上發芽……

集中營首席刺青師

1942年4月,26歲的拉萊.索科洛夫在捷克斯洛伐克被押上納粹德國的貨車車廂,運到了有「死亡工廠」之稱的奧斯維辛集中營。隨後,他被納粹分子在左臂上用藍色墨水刺下一個冷冰冰的編碼——「32407」。在奧斯維辛集中營,每個被囚禁的人都擁有一個這樣的編號。

奧斯維辛集中營,只有兩種囚徒——有勞動價值的和沒有勞動價值的。有勞動價值者,或體質具備「活體實驗」條件者會被留下來;而沒有價值的,大多為老人、婦女和小孩,在抵達後未滿24小時之內,就會直接被送往刑場或是毒氣室殺害。

年輕力壯的拉萊被分配到工地擴建牢房,每天被迫進行大量的勞作,不久後,拉萊染上了傷寒症。由於拉萊幹活的手藝不錯,警衛把他交給為他刺上編號的一個法國人照顧。這位法國刺青師對拉萊頗有好感,拉萊病好之後,法國人便把他帶在身邊,教他刺青,給他庇護。

由於從小家境不錯,拉萊會說多種語言,他擅長斯洛伐克語,德語、俄語、法語、匈牙利語也說得不錯,甚至波蘭語也會一點。慢慢地,拉萊憑藉自己的「用處」成為奧斯維辛集中營的首席刺青師。

納粹德國奧斯維辛集中營屠殺了約110萬人,其中9成受害者是猶太人。
納粹德國奧斯維辛集中營屠殺了約110萬人,其中9成受害者是猶太人。

拉萊每天都要為大批新運進來的同胞刺上羞辱的編號,他的內心十分難受。他後來這樣描述這種感覺:「首先是身心上的痛苦,其次開始明白我們失去了自己的姓名,變成了一個個冷冰冰的號碼。在納粹眼裡,我們就是待宰的『牲畜』。」實際上,當時的集中營裡有不少被挑選出來為納粹效力的囚徒,為了保命極力討好納粹軍官,有時候對待自己同胞比納粹還殘忍。

但拉萊不是那種人,雖然他被允許在行政大樓吃飯,能得到額外的配給,有休息的時間,可以單獨睡在一個房間裡,甚至還有保護他「安全」的警衛,但他從來沒把自己當作納粹合作者,他知道自己比其他人離死亡更遠一些,但從來都算不上逃離了死亡的威脅。

有一名納粹軍官時常在拉萊工作的地方用詭異的眼神觀察他,有時他會恐嚇拉萊:「總有一天,我會帶你去接受『治療』。」在集中營裡,「治療」是人體毒氣實驗的代名詞。

就這樣,拉萊每晚流著冷汗入睡,戰戰兢兢度過了3個月。

地獄裡埋下愛情的種子

1942年7月,拉萊像平日一樣接過即將要刺在囚徒身上的編號數字——「34902」,接著一隻白皙纖弱的手臂伸了過來。拉萊抬頭一看,是個眼睛明亮的女孩,在這樣一雙眼睛的注視下,拉萊頓時不知所措。這是拉萊第一次為女性囚徒刺青。

那一刻的拉萊,心跳漸漸加速,同時又感到恐懼。他在心裏一次次地詛咒命運的殘酷:「難道這樣的女孩也要被送進這個殘忍的地獄嗎?」

沒過多久,拉萊,打探到編號為「34902」的女孩是來自捷克斯洛伐克的吉塔。接著他想盡辦法關照吉塔,將多餘的口糧塞給她,千方百計為她安排較輕鬆的工作,並讓人偷偷帶信給吉塔,傾訴他的愛慕之情。

吉塔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還奢談什麼愛情呢?
吉塔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還奢談什麼愛情呢?

然而,吉塔的回信讓拉萊感到絕望,她說,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還奢談什麼愛情呢?吉塔的絕望讓拉萊徹夜難眠,他知道,要想讓吉塔相信他,就必須先讓她相信這個世界仍有希望,於是他做了一個決定——他要幫助其他囚徒努力活下去,能救一個是一個。

此後,拉萊不僅將自己的食物分給有需要的人,還替囚徒將偷偷帶入集中營的珠寳通過相熟的警衛運出去,換進更多能夠保命的食物和布料。雖然拉萊明知自己的行動要是被納粹發現會惹來殺身之禍,但他從未卻步。

拉萊勇敢的舉動吉塔都看在眼裡。然而,即使愛情的種子已悄悄埋下,在地獄的土壤裡卻不易開花。

1945年,當時的蘇聯紅軍抵達奧斯維辛之前,部分囚徒已被納粹轉移,其中就包括吉塔。蘇聯紅軍不久後攻破德軍的防線,拉萊與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其他囚徒獲得解放,大夥帶著從納粹軍官那裡偷來的珠寳回到家鄉(這些珠寳本來就是納粹分子從猶太囚徒身上搜刮的)。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回到家的拉萊對吉塔仍然念念不忘,沒過多久,他把所有的珠寳變賣,再次背起行囊。他流浪到斯洛伐克首府布拉迪斯拉發,在火車站裡待了好幾個星期,逢人就問認不認識一位名叫吉塔的女孩。

最後火車站的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了,建議拉萊可以到附近紅十字會看看,他這才拖著沈重的步伐離開火車站。第二天,在離開旅館準備前往紅十字會的路上,拉萊看見街口走來一位女士,有著一雙又大又明亮的眼睛——此時的吉塔還是跟三年前第一次見面時一樣,讓他怦然心動。

兩人下一秒就在街頭相擁而泣,久久不願鬆開,怕一放手就再次失去對方。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兩個倖存者終於結婚了。(以上圖片來源皆為:Adobe stock)

1945年10月,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倖存者,編號「32407」的刺青師和編號「34902」的女囚徒結婚了。兩人婚後的生活並不平靜,拉萊和吉塔開了一個紡織店,本來生意經營得紅紅火火。他們把賺來的大部分錢都捐給了以色列,支持以色列的獨立戰爭。

拉萊的行為不久後被斯洛伐克當局發現,夫妻倆都被軟禁在家,店舖也被政府沒收。萬般無奈之下,拉萊和吉塔找機會逃出斯洛伐克,離開歐洲,最後定居澳大利亞墨爾本。兩人攜手走過了半個世紀,他們始終低調過活,只有極少數的朋友知道他們這段秘密愛情的零星信息,就連他們的兒子最初也不太清楚父母相遇、相愛的細節。

一直到吉塔去世,他們的故事才被一位作家偶然得知。當時已90歲高齡的拉萊在作家的採訪鏡頭前提起初見吉塔時的情景,淚水仍然難以抑制地流了下來:

「我曾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刺青師,就是把囚徒的編號刺在他們身上的那種……有一天,我遇見了一個名叫吉塔的女囚徒……我把她的編號刺在了她的左臂上,她卻把這個編號刻在了我的心裏,直到現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