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你不知道的烏克蘭大飢荒

2020-09-02 04:43 作者:斯坦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的三年大饑荒,發生的『原因』在牆內跟自由世界是截然兩種不同的版本,在牆內的朋友們在歷史課學到的大概都是在講「三年困難時期」原因是蘇聯逼債、蘇聯撕毀合同、三年自然災害,但事實上這是經過中國共產黨篡改歷史後的版本。三年大饑荒是中共失敗政策造成的,是中共失敗政策造成的,是中共失敗政策造成的,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今天斯坦就要比較兩大近代史上的大饑荒事件:蘇共與中共。蘇共的饑荒發生時間早於中共,1932-1933年烏克蘭大飢荒,是史達林借刀屠殺烏克蘭人的政策與毛澤東政治鬥爭下產生的中國三年大飢荒並駕齊驅人類史上的大悲劇。


蘇聯烏克蘭大飢荒比中國三年大饑荒早了26年,毛澤東絕對相當清楚烏克蘭大飢荒的前因後果,他不但沒有吸取前車之鑑的教訓,還堅持模仿史達林的失敗政策,就是在國人遭遇糧食匱乏的危機時,跟史達林一樣拒絕了國際援助,並且還加大量提供糧食給其他共產政權的軍隊跟換取外匯,想要營造出自己的領導之下,國運昌隆的假象。結果造成國內數以萬計的人民跟農民餓死。直到目前為止,中共仍然在歌功頌德毛澤東,掩蓋竄改三年大饑荒的真相。

那我們先來看一下毛澤東崇拜的人:史達林,怎麼樣造成1932-1933年的烏克蘭大飢荒呢?

這件事情要從蘇聯在1927年開始執行農業集體化政策開始說起,農業集體化是將農民的土地,以不合理的方式或政策將土地從農民手上搶走,變成國家的財產,並把農民送去集體農場,讓他們集體耕田。想當然,有土地的人,或比較富有的農民,像是比較會種田的、產量高的人當然會反對。共,並不會因為你反對所以要想辦法跟你居中協調,創造雙贏。而是把反對者抓起來送去勞改營。簡單來說,集體化運動就是搶了你的財產,還把你變成奴隸,再以你反對他的『美意』為名,羅織罪名,強迫你到集體農場或勞改營免費工作,等於國家變成土匪,把你從頭到尾剝皮好幾次。在集體化約3年時間,蘇共至少把30萬民富農送進勞改營。美其名是『改善農產效率』的集體化政策,實際上就是暴政。這邊所說的富農,不是地主,指的是比較有錢的農民,比如說你有馬、有錢可以借給別人、有自己的房子,只要符合其中一項,你就是富農。很可怕吧?這就是『貼標籤』、『扣帽子』、『批鬥』的經典暴行。

我們一起設身處地的感受一下,有技術的人,會耕田的人,被強制剝奪財產並送去勞改營,在集體農場除了恐懼跟害怕之外,沒有其他會令人想認真勞動的動機。有些農民為了反對國家土地國有化的政策,乾脆就把農田燒掉、把自己的房子燒掉、把家裡養的動物殺光,就是不願意讓名為政府的土匪得逞。就在同一期間,蘇聯也碰上了旱災,僅剩的農穫量大減,糧食開始短缺。有世界糧倉美譽的烏克蘭,首當其衝。集體化運動跟打富農政策,讓所有的烏克蘭人開始想逃離家鄉,前往波蘭,或某些烏克蘭人興起了獨立運動的念頭。

毛澤東跟史達林都以為,提升農場效率的方式就是集體化,但問題是政府剝奪了人民的財產後,唯一能讓人願意工作的方式就是恐懼,恐懼也會造成在達不到計畫目標的狀況下,讓人想儘辦法瞞報數字,讓帳面看起來漂亮以避免逞罰,因為那些逞罰有可能就是要了你的命。數字造假就是從當年開始的普遍惡習,更進一步導致了所謂的浮誇風,浮誇風改變了在過去幾千年內斂而保守的中國人性格,使得他們開始普遍習慣、並融入了假大空騙的浮誇生活方式。行成一種體制上的惡性循環。

那,蘇共政府當年又是如何處理飢荒問題的呢?首先,在城市開始實行口糧限額配置,城市的口糧比農村的多。更諷刺的是,連在勞改營的人配給到的口糧都比農民還多。連在監獄的人都吃得比生產糧食的人還要飽,那這到底是什麼奇耙政策?另外在蘇聯隱藏糧食也是死刑罪,有很多人因為在家找到麥子而被直接槍斃。曾經就有農村的孩童,在地上撿到幹掉壞掉的麥子,直接被判了死刑。

但最可怕的是,當時蘇共還特別提高了糧食出口量:1929到1931年往德國糧食出口增加3倍!1924年往英國麥子出口量為26,799噸,1927年為138,486噸。蘇聯在1929年麥子總出口量為170,000噸,1930年為4,800,000噸,1931年為5,200,000噸。兩年提高30倍!雖然蘇聯有一些高官希望可以降低糧食出口,並提供援助烏克蘭,但史達林認為他需要外幣買武器跟工業設備,所以他反過來更加提升糧食出口量。大量的糧食出口加上旱災的結果就是1932-1933年的烏克蘭大飢荒。在烏克蘭大飢荒總死亡人數接近4,000,000人。不同統計方式會有不同的死亡人數,比較不同資料會發現評估死亡人數從最低1,500,000到最高10,000,000人,因為資料的不透明度太高,並且被蘇共銷毀的資料太多,因此實際上甚至是遠高於估算的人數。

即使得知死亡人數這麼高,當年史達林依然選擇隱瞞事實,對外宣稱蘇聯境內沒有飢荒,繼續大量出口糧食。今日的專業人士,還在討論烏克蘭大飢荒是否應該要歸類成『烏克蘭種族滅絕』。是否史達林直接利用當年的飢荒,打壓當時正在崛起的烏克蘭獨立運動?在大飢荒同時蘇共也在烏克蘭執行了「去烏克蘭化」政策:禁止烏克蘭人講烏克蘭語,停止烏克蘭文化等教學。各位朋友們,說到這裡,是否感覺這很像中共在西藏、新疆與南蒙古所執行的政策?

烏克蘭大飢荒對全球來說是一個經典的教訓,執政者的失敗政策是能導致人間煉獄的,但是中共有沒有從自己的親生父親的負面教材學到什麼?本來我想說『完全沒有』,但我認為毛澤東學到的是史達林的馭民邪術跟政治鬥爭,因為毛澤東所執行的政策完完全全仿照史達林的失敗經驗,但是對毛澤東來說,可能是成功之路。雖然中共國的教科書不承認三年大飢荒是毛跟其他跟風的共產黨員暴政下所產生的慘案,但是無論如何洗腦跟試圖掩蓋這些瘋子的虐民政策,他們也無法把所有經歷過這場悲劇的人的記憶抹除。

在毛澤東的奇耙政策:大躍進、人民公社、全民大煉鋼、除四害運動包含打麻雀運動、收穫數字造假,地方政府官員害怕社會主義的鐵拳先打到自己頭上,寧可成為加害人。還有中共當權者的奇異命令,像是三面紅旗不能倒跟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都成就了三年大飢荒。跟烏克蘭大飢荒一樣,暴政才是導致三年大飢荒的原因,死亡人數評估最低從15,000,000人到最高45,000,000人。四千五百萬人口數以現代標準來看,只有三十個左右的國家人口數才超過這個標準,是一個中型國家的人口數。

甚至毛澤東在1959年上海秘密會議上還說了這段充滿反社會人格的經典名句:「大家吃不飽,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毛澤東寧可餓死一半中國人也不開放糧倉救那些才是真正撐起國家的人民。1960年春天,是飢荒最嚴重的時候,全國糧食庫存403.51億斤,這些糧食只要拿一些出來救人就不會餓死。137億斤糧食可以讓餓死的4,000多萬人吃個一年,那麼也許大饑荒根本就不會發生。1960年7月,蘇聯撕毀中蘇全面經濟技術合作協定,這時大饑荒早已發生一年半。但蘇聯撕毀的是技術協議,和農業無關。蘇共不但沒有逼債,反而向中國提供糧食、糖的援助。傲慢自大的毛澤東,又感覺自己被羞辱了,所以又講了另一句經典名言:「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中國有幾億人口,餓死幾千萬人算啥大不了的事呀!讓婦女敞開生孩子,死的幾千萬人,過幾年又不回來啦!我們憑啥吃赫魯曉夫的磋來之食?」就算國內有飢荒,他還是堅持要『提前還債』,蒐刮農民僅剩的救命糧食,也要用來抵債、出口換外匯還債。無視自己的錯誤,加大量出口糧食,換來的外匯就買進口機器設備、武器、各種舶來品,同時還要巨額奧援朝鮮、越南和阿爾巴尼亞,完全都是仿照蘇共壓榨農民。

天災不足以構成三年大饑荒爆發的要素。相信稍微瞭解中國的人都知道,在中國,天災如同家常便飯,乾旱、水患、地震都是有頻率性的發生,一個政府如何因應跟研擬對策、制定政策,才是天災對社會影響多寡的最主要因素,『好的政府帶你上天堂,不好的政府讓你鬧饑荒』。

如果大家還沒有意識到天災是三年大饑荒的一個謊言,這邊我們來比較一下數字:

1954年中國出口糧食為171.1萬噸

1958年中國出口糧食為288.34萬噸

1959年(三年大饑荒時期)中國出口糧食為415.75萬噸

大饑荒時期出口的糧食數量比大饑荒之前還要多好幾倍,哪裡有所謂的糧食生產短缺呢?

我們常聽說『共產社會是人吃人的社會』,實際上真的發生過,這不是一種抽象的描述,不只是在描述人們互相鬥爭、陷害、彼此利用而已,而是共產社會的失敗政策,真真實實會讓人們為了生存而相殺相食。在當時的四川、甘肅、青海、西藏、陝西、寧夏、河北、遼寧都發生大量人吃人的事件,幾乎遍及全中國。路上的大體、路人、親人、父母、小孩都可能成為相食的對象,甚至有將人肉當豬肉販賣的。當時中共為了掩蓋真相,還把吃人說是「特種案件」。其實在各地官方資料、民間的調查報告、原始記錄、文學作品都有當時全忠國各地人吃人的記載。同樣在1932-33年鬧飢荒的烏克蘭,也發生過人吃人、父母吃小孩、小孩吃父母的慘案。

有些人會說,那就逃去其他沒有飢荒的地區就好了啊,他們都傻了嗎?在當時的制度下,農民​​沒有求助和逃荒的權利。公共食堂,是根據毛澤東的喜好和宣導的產物。飢餓和死亡的原因之一,辦公共食堂的過程,就是前兩個月吃飯不要錢,隨意大吃大喝,還強迫農民要加入團隊,統一用糧,沒收全部的人家的鍋碗瓢盆,誰家冒炊煙就抓誰,使得農民家徒四壁、一無所有。公共食堂的最大危害是「把無產階級專政貫徹落實到每一個人的肚皮」,幹部掌握了讓誰吃飯和不讓誰吃飯的權力。政府的濫權使餓得快死的農民雪上加霜,不但如此還派民兵圍堵攔截逃荒的飢民,設關卡抓人,不讓農民逃荒,斷了飢民的最後一條求生之路。如果沒有公共食堂,餓死的人數可能減少三分之一。各級政府千方百計地對外封鎖飢餓的消息。公安局控制了所有的郵局,向外面發出求救信一律扣留。中共信陽地區的郵局就扣留了1萬2000多封向外地發送的求救信。為了不讓逃荒的飢民走漏消息,在村口封鎖,對已經外逃的飢民則以「盲流」的罪名遊街、拷打或其他懲罰。史達林,就幹過同樣的事情,可以說毛澤東完全都是照抄。這也是中共跟蘇共戶籍制最一開始的功能之一,一但政府出了什麼錯,直接封鎖當地即可,有沒有想到最近的中國武漢肺炎封城記,這不是史上第一次了。

阿馬蒂亞.庫馬爾.森(Amartya Sen, Development as Freedom)曾經寫過「在正常運行的民主社會沒有發生過大飢荒」。在共產黨領導的蘇共跟中共,為了快速完成工業化改革成功的表象,大撒幣採購國外設備,但是政府的鉅額財政收入從來都靠壓榨老百姓跟出賣國家利益所得,其中受害最深的都是基層跟農民。你就算快餓死,國家還是要把糧食出口給其他國家,因為都外幣比你的命還值錢,我的政權也比你的命更重要,口口聲聲說都是為了『國家的未來』,可以犧牲每個人的一小部分,原來在極權國家,人命只是一小部分啊!

史達林跟毛澤東拒絕國際援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讓外面的世界看到自己的領導無能,他們的政治生涯比任何人的命都更重要,當然在往後的日子裡,類似的悲劇也是不斷上演,像是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中共國的打壓西藏、新疆、法輪功等、當權者的利益永遠才是第一優先!

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清楚的瞭解在共產主義、極權主義之下,生命真的無價值,這邊指的無價是:毫無價值。這個國家跟體制的運行是為了保護領導階層的人,保護黨,為了黨的生存可以消滅任何反對的聲音,犧牲幾千萬人都在所不惜,為了一小撮的人,要犧牲大部分的你們。今日中國正在發生的洪災、瘟疫,難道就不一樣了嗎?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斯坦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