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論中共合法性的危機(圖)

2020-08-11 05:15 作者:百家姓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
7月1日,香港市民上街遊行(圖片來源: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10日訊】(一)

根據以上的定義和論述,政治學上的「合法性」最本質的含義,是指一個政權是否得到民眾的真心(而非被迫)的認可。其合法性的高低取決於它得到民意認可的程度,如果只有10%的民意認同,其合法性就很低,如果得到90%的民意認同,其合法性就很高。在民主囯家,合法性很低的政府,人民就有權更換它,只有合法性很高的政府,才能得到人民的擁護,它才有存續下去的基礎和理由。即使按韋伯所說的三種合法性,都必須立足於民眾認同的基礎上才能成立。概言之,民意,是一切合法性的唯一來源。

(二)

在現代政治制度中,凡是通過暴力(強迫)、欺詐(操縱)等不法手段上臺的政權(如前蘇俄、中共、朝鮮、古巴等)都是非法的,只有通過充分表達民意的選舉程序上臺的政府才具有合法性。

既然合法性的基礎是民意認同,那麼,如何保障民意的真實表達就成了彰顯合法性的關鍵。在資本主義民主國家,民意表達是通過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結社自由、和最重要的選舉自由等法律的保護而得到清晰地展現,從而能夠及時有效的對當屆政府的合法性有無、合法性高低,給予權威真實的鑑定和確認。但在社會主義極權國家,民意表達被壓制、屏蔽、扭曲和操縱,上述保障民意的重要法律程序,都消失在專制政權的重重黑幕裡。

中共在1949年上臺建政時,完全不具備任何合法性基礎:

第一、這個政權不是建立在繼承封建王朝的道統基礎上的,因而它沒有傳統型的合法性;

第二、這個政權不是因為毛譯東的個人魅力和威望上臺的,而是憑著「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信條奪權上位的,困而它與「克里斯瑪型」的合法性無關;

第三、這個政權更不是通過人民的合法選舉上臺的,恰恰相反,它是通過武力推翻合法的中華民國政府上位的,即用非法手段推翻合法政府,因而它沒有絲毫的法理型的合法性。

第四、中共從成立之日起,就不是公開合法登記的本土政黨,而是受蘇俄第三國際資助秘密建立的外來政黨。中共成立於1921年7月23日,是在共產國際的資助下,由中共13名黨員(代表全國57名黨員)在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尼克爾斯基的參與指導下,在上海秘密舉行第一次代表大會而成立。1922年7月,中共二大正式決定參加共產國際,成為它的一個支部。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第三國際成了中共的實際領導者,中共也從第三國際獲取援助及形勢指導。換句話說,中共在血統上,是純正的蘇俄列寧黨的後代,是歸屬於蘇俄黨家族的。人們也就明白了,今日之中共為何對俄羅斯畢恭畢敬,極盡諂媚之能事!

由於中共政權在源頭上的非法性,所以中共對自己政權是否具有合法性一直諱莫如深,嚴禁討論和驗證。在整個七十年的殘暴統治時期,中共從未釆用任何公平、公正、公開的措施(如全民選舉、開放黨禁等)來䃼缺自身的合法性。「合法性」問題始終是中共嚴防死守的禁區。由此可見,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只有強迫性,它完全依靠暴力和謊言來強迫人民接受它的統治。

(三)

中共為了掩蓋自己篡權竊國的非法本質,偽裝自己的「合法性」,它編造了兩個彌天大謊:一是宣稱「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人民的歷史選擇」,二是標榜自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兩個謊言就像兩張美麗的合法性畫皮,覆蓋在中共邪惡的軀體上。然而,中共七十年的暴政史無情地粉碎了這兩個謊言。

從中共建政的那一天起,就徹底剝奪了全體民眾的選舉權和言論自由權,中共從來就沒有搞過一次全國性的民意調查、測驗和統計,更別說全民選舉了,那麼,中共憑什麼說中國人民在歷史上選擇了中共的領導?在中共統治下,貪官污吏橫行,百姓民不聊生,在改革開放前,中共在短短三十年內前後開展了55次整人、害人、殺人的運動,中小運動上百次,害死黎民百姓保守估計達八千餘萬。那麼,這些血腥事實怎麼能證明中共是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中共撒起謊來從不臉紅心跳,這是他們以無恥笑傲江湖的本領之一。

我們如果更進一步地深入分析中共政權的內部結構,中共政權的非法本質就大白於天下:

1、黨國體制。中共從建政伊始,就採用類「政教合一」的黨國體制,這種體制以黨的一元化領導為核心,黨領導一切,黨的意志凌駕於人民的意志之上,黨的權力大於法律的效力,黨的利益高於國家利益。黨是無所不能的萬王之王。黨國體制的本質就是,黨是一切權力的來源和中心,國家、政府、法律和全社會都必須圍繞黨的利益來服務,黨的利益又體現在黨內一小撮統治集團和黨魁獨裁者的利益上,從而形成一個四面八方向一個點匯聚、由下而上的金字塔結構。中共就像章魚巨大的吸盤,將國家機器和千行百業全覆蓋,它通過幾千萬黨員和數百萬個基層組織,在各種權力職位上(以黨員為條件)實行政治卡位,在各路利益的關隘傍設卡收費,從而實現對全社會的獨家壟斷。

2、政府。在黨國體割下,政府已經失去了行政系統的獨立性,它只是體現黨的意志的辦事機構,它的決策權、對武裝部隊的管轄權都被黨收走了,完全淪為聽令辦事的傀儡角色。雖然在表面形式上,中國政府還維持著「換屆」的假象,但在實際上,中共統治下的政府就是一個「無屆」政府。都是在同一個舞台上,隔一段時間換一批演員。

3、法律與司法。中共建政後,對法律和司法建設一直持規避拖延態度。第一部《憲法》遲至1954年才頒布即是例證。而作為現代法律體系的基石之一,與民權民生的利益息息相關的《民法典》,竟然經過了4次立法4次終止,拖拖拉拉至七十年後的2020年才正式推出,真是不要臉到極點!毛譯東曾經說過,憲法太繁瑣,礙手礙腳的,不如我們的《人民日報》發一篇社論就解決問題。但憲法還是要保留,免得別人說我們無法無天。劉少奇說的更露骨:我們的法律不是用來約束自己的,而是用來約束敵人,打擊和消滅敵人的。如果哪條法律束縛了我們自己的手足,就要考慮廢除這條法律。(1955年)在中共黨魁們的眼裡,法律就是為黨服務的工具,法院就是敲槌槌的表演。一個不能保護民眾和民意的司法體系,其合法性從何談起?

4、軍隊。中共建政後一直拒絕將軍隊歸還給國家,雖然政府系統設置有「國防部」,但軍隊始終處在黨的命令和指揮系統裡,「國防部」是虛置的。在現代國家理論和政黨法裡,都規定軍隊是從屬於國家的,它不能從屬於任何政黨。中共的「黨指揮槍」的原則,在現代法律體系中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因而是絕對非法的。在正常國家,軍隊是國家機器中不可缺少的核心部件,而在中共國的國家機構裡,軍隊的缺位竟然長達七十年之久,這在當今世界是一大奇觀。更荒謬的是,軍隊的軍費全部由政府提供,但軍隊卻只為中共一黨服務,軍隊完全淪為中共的私家武裝。這就是說,政府每年拿出上萬億百姓的血汗錢,來幫中共豢養著數百萬看家護院的家丁,而這些家丁在歷史上的55次運動,特別是在89「6。4」中,都參與了針對供養他們的衣食父母的血勝鎮壓!

5、全國人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共政治體系中最迷惑人的騙局設計。中共招集了一幫沒有經過民眾選舉,由他們內部指定的所謂「代表」,坐在富麗堂皇的大會堂裡,裝摸作樣地表演著各式「民主」。特別荒誕的足,人民大眾在毫無知情權的情況下被冒名頂替了,他們以「人民」的名義將本來屬於人民的身份和權利悄悄偷走了,然後頂著「人民」的名號在外招搖撞騙,欺世惑眾。他們私下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卻口口聲聲說「代表」著人民。所以,坐在人大會堂裡的「代表」們,就是一幫貨真價實的盜國賊、騙子和小偷,沒有一個是合法的。

6、全國政協。「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豎立在中共這家黑店外面的漂亮牌坊,名字響亮又好看。可是,他們在協商什麼呢?他們在協商如何為中共唱讚歌,如何為中共的「統戰」工作服務,如何為中共的情報系統布線做局。特別是那八個「民主黨派」,自從1949年9月被中共誘拐進「政協」這個窯子裡賣身起,他們就開始了為中共站臺、塗脂、歌頌、諂媚的賣笑生涯,每年領著中共賞付的供養費,過著收錢賣唱的戲子生活。他們不過是中共在背後牽線操縱的八個政治木偶,是擺在中共牌坊門前的八個政治花瓶,是環伺在中共身邊的八位政治丫鬟。所以,從那時候起,他們就失去了所有的合法性。

(四)

在這個世界上,還真找不出第二個像中共這樣的政權:天天將「人民」兩個字掛在嘴上,特別愛在國家機構、軍隊、各種組織、各項事務、以及廣告標語中冠上「人民」的字眼,但在現實中,他們卻處處與人民為敵!

當我們翻遍中共的建政史,就會發現,中共政權始終面臨著深刻的合法性危機,儘管他們用各種暴力和彌天大謊來掩蓋、轉移這一危機,但合法性危機一直與中共如影相隨,從來就沒有消失過。所以,這個政權從裡到外,從頭到腳,除了作奷犯科、魚肉百姓外,找不到丁點兒合法性。他們岀臺的無數惡法,欠下的纍纍血債,壓榨的天量民膏,早已在黎民百姓的心中刻下了「共匪」的記號。

由於做賊心虛,時至今日,中共對全體民眾仍然維持著嚴密監控的高壓態勢:中共每年的維穩經費已達天量數字,但仍在高速增長著;中共的警察數量和警民比例,都高居世界首位;再看看那些遍佈於城鄉街道的數億個監控探頭,那些架設在機場、車站、港口、地跌和各條要道關口的人臉識別系統,就知道中共在用科技「大數據」的嚴密圍欄,將全體民眾囚禁在現代奴隸制的牢籠裡。他們最懼怕的是讓人民知道真相,最擔心奴隸們在自由中醒來,所以他們絲毫不敢放鬆對民眾的鉗制。他們的內心十分淸楚,只要給民眾一點點自由,不要說舉行全民公投,僅僅讓民眾暢所欲言,民眾發出「打倒中共」的怒吼,就會像潮水般的將他們淹沒!

(五)

一個政權的命根就是它的合法性。有了合法性,它在執政中的一切言行才具有正當性,民眾才會認可和服從這種正當性。民主國家的政府的合法性,必須通過合法的選舉程序來確認,任何政府都不得使用暴力和恐嚇來強制規定自己的合法性。所以,當我們追究一個政權的合法性時,就卡住了它的命門。

最近一段時間,世界發生了幾件很有意義的事件:

6月23日,美國參議院正式研究修改𡿨外國主權豁免法〉,討論剝奪中共國的主權豁免問題,為美國公民在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中遭受的傷害、損失和破壞打開追究中共責任的法律之門。剝奪中共的主權豁免,具有核武級別的威力。相信這個修正案會很快出臺。

6月25日,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𡿨香港自治法〉,正式問責和制裁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共高官。被制裁官員的級別最高已至中共常委一級(正國級),這是史無前例的信號!

6月26日,聯合國人權專家「前所未有」的呼籲國際相關組織審查中共政府的人權記錄。緊接著,6月28日,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強烈要求聯合國成員國響應人權專家的呼籲。

國際社會這一系列的連環動作,非常明確地表達了國際社會對中共胡作非為的忍耐己到了盡頭,這既體現出文明世界的覺醒,更說明中共對中國人民的非法統治已步入窮途末路。

中共建政已有七十年,它一路走來,步步濺血,將人世間的一切惡都做絕了,而每一項惡都達到十八層地獄。中共的非法性和它犯下的滔天罪行決定了它的命數,它的命數又決定了它的末日時刻。這個號稱有9100多萬黨員、468萬多個基層組織的全球最大的邪教「利維坦」,已經進入行將斷氣的倒計時,任何妙手都回不了春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