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论中共合法性的危机(图)

2020-08-11 05:15 作者:百家姓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共
7月1日,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图片来源:DALE DE LA 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10日讯】(一)

根据以上的定义和论述,政治学上的“合法性”最本质的含义,是指一个政权是否得到民众的真心(而非被迫)的认可。其合法性的高低取决于它得到民意认可的程度,如果只有10%的民意认同,其合法性就很低,如果得到90%的民意认同,其合法性就很高。在民主囯家,合法性很低的政府,人民就有权更换它,只有合法性很高的政府,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它才有存续下去的基础和理由。即使按韦伯所说的三种合法性,都必须立足于民众认同的基础上才能成立。概言之,民意,是一切合法性的唯一来源。

(二)

在现代政治制度中,凡是通过暴力(强迫)、欺诈(操纵)等不法手段上台的政权(如前苏俄、中共、朝鲜、古巴等)都是非法的,只有通过充分表达民意的选举程序上台的政府才具有合法性。

既然合法性的基础是民意认同,那么,如何保障民意的真实表达就成了彰显合法性的关键。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民意表达是通过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和最重要的选举自由等法律的保护而得到清晰地展现,从而能够及时有效的对当届政府的合法性有无、合法性高低,给予权威真实的鉴定和确认。但在社会主义极权国家,民意表达被压制、屏蔽、扭曲和操纵,上述保障民意的重要法律程序,都消失在专制政权的重重黑幕里。

中共在1949年上台建政时,完全不具备任何合法性基础:

第一、这个政权不是建立在继承封建王朝的道统基础上的,因而它没有传统型的合法性;

第二、这个政权不是因为毛译东的个人魅力和威望上台的,而是凭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信条夺权上位的,困而它与“克里斯玛型”的合法性无关;

第三、这个政权更不是通过人民的合法选举上台的,恰恰相反,它是通过武力推翻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上位的,即用非法手段推翻合法政府,因而它没有丝毫的法理型的合法性。

第四、中共从成立之日起,就不是公开合法登记的本土政党,而是受苏俄第三国际资助秘密建立的外来政党。中共成立于1921年7月23日,是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由中共13名党员(代表全国57名党员)在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克尔斯基的参与指导下,在上海秘密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而成立。1922年7月,中共二大正式决定参加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三国际成了中共的实际领导者,中共也从第三国际获取援助及形势指导。换句话说,中共在血统上,是纯正的苏俄列宁党的后代,是归属于苏俄党家族的。人们也就明白了,今日之中共为何对俄罗斯毕恭毕敬,极尽谄媚之能事!

由于中共政权在源头上的非法性,所以中共对自己政权是否具有合法性一直讳莫如深,严禁讨论和验证。在整个七十年的残暴统治时期,中共从未釆用任何公平、公正、公开的措施(如全民选举、开放党禁等)来䃼缺自身的合法性。“合法性”问题始终是中共严防死守的禁区。由此可见,中共政权没有合法性,只有强迫性,它完全依靠暴力和谎言来强迫人民接受它的统治。

(三)

中共为了掩盖自己篡权窃国的非法本质,伪装自己的“合法性”,它编造了两个弥天大谎:一是宣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二是标榜自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两个谎言就像两张美丽的合法性画皮,覆盖在中共邪恶的躯体上。然而,中共七十年的暴政史无情地粉碎了这两个谎言。

从中共建政的那一天起,就彻底剥夺了全体民众的选举权和言论自由权,中共从来就没有搞过一次全国性的民意调查、测验和统计,更别说全民选举了,那么,中共凭什么说中国人民在历史上选择了中共的领导?在中共统治下,贪官污吏横行,百姓民不聊生,在改革开放前,中共在短短三十年内前后开展了55次整人、害人、杀人的运动,中小运动上百次,害死黎民百姓保守估计达八千余万。那么,这些血腥事实怎么能证明中共是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共撒起谎来从不脸红心跳,这是他们以无耻笑傲江湖的本领之一。

我们如果更进一步地深入分析中共政权的内部结构,中共政权的非法本质就大白于天下:

1、党国体制。中共从建政伊始,就采用类“政教合一”的党国体制,这种体制以党的一元化领导为核心,党领导一切,党的意志凌驾于人民的意志之上,党的权力大于法律的效力,党的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党是无所不能的万王之王。党国体制的本质就是,党是一切权力的来源和中心,国家、政府、法律和全社会都必须围绕党的利益来服务,党的利益又体现在党内一小撮统治集团和党魁独裁者的利益上,从而形成一个四面八方向一个点汇聚、由下而上的金字塔结构。中共就像章鱼巨大的吸盘,将国家机器和千行百业全覆盖,它通过几千万党员和数百万个基层组织,在各种权力职位上(以党员为条件)实行政治卡位,在各路利益的关隘傍设卡收费,从而实现对全社会的独家垄断。

2、政府。在党国体割下,政府已经失去了行政系统的独立性,它只是体现党的意志的办事机构,它的决策权、对武装部队的管辖权都被党收走了,完全沦为听令办事的傀儡角色。虽然在表面形式上,中国政府还维持着“换届”的假像,但在实际上,中共统治下的政府就是一个“无届”政府。都是在同一个舞台上,隔一段时间换一批演员。

3、法律与司法。中共建政后,对法律和司法建设一直持规避拖延态度。第一部《宪法》迟至1954年才颁布即是例证。而作为现代法律体系的基石之一,与民权民生的利益息息相关的《民法典》,竟然经过了4次立法4次终止,拖拖拉拉至七十年后的2020年才正式推出,真是不要脸到极点!毛译东曾经说过,宪法太繁琐,碍手碍脚的,不如我们的《人民日报》发一篇社论就解决问题。但宪法还是要保留,免得别人说我们无法无天。刘少奇说的更露骨:我们的法律不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是用来约束敌人,打击和消灭敌人的。如果哪条法律束缚了我们自己的手足,就要考虑废除这条法律。(1955年)在中共党魁们的眼里,法律就是为党服务的工具,法院就是敲槌槌的表演。一个不能保护民众和民意的司法体系,其合法性从何谈起?

4、军队。中共建政后一直拒绝将军队归还给国家,虽然政府系统设置有“国防部”,但军队始终处在党的命令和指挥系统里,“国防部”是虚置的。在现代国家理论和政党法里,都规定军队是从属于国家的,它不能从属于任何政党。中共的“党指挥枪”的原则,在现代法律体系中没有任何法理依据,因而是绝对非法的。在正常国家,军队是国家机器中不可缺少的核心部件,而在中共国的国家机构里,军队的缺位竟然长达七十年之久,这在当今世界是一大奇观。更荒谬的是,军队的军费全部由政府提供,但军队却只为中共一党服务,军队完全沦为中共的私家武装。这就是说,政府每年拿出上万亿百姓的血汗钱,来帮中共豢养着数百万看家护院的家丁,而这些家丁在历史上的55次运动,特别是在89“6。4”中,都参与了针对供养他们的衣食父母的血胜镇压!

5、全国人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共政治体系中最迷惑人的骗局设计。中共招集了一帮没有经过民众选举,由他们内部指定的所谓“代表”,坐在富丽堂皇的大会堂里,装摸作样地表演着各式“民主”。特别荒诞的足,人民大众在毫无知情权的情况下被冒名顶替了,他们以“人民”的名义将本来属于人民的身份和权利悄悄偷走了,然后顶着“人民”的名号在外招摇撞骗,欺世惑众。他们私下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却口口声声说“代表”着人民。所以,坐在人大会堂里的“代表”们,就是一帮货真价实的盗国贼、骗子和小偷,没有一个是合法的。

6、全国政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竖立在中共这家黑店外面的漂亮牌坊,名字响亮又好看。可是,他们在协商什么呢?他们在协商如何为中共唱赞歌,如何为中共的“统战”工作服务,如何为中共的情报系统布线做局。特别是那八个“民主党派”,自从1949年9月被中共诱拐进“政协”这个窑子里卖身起,他们就开始了为中共站台、涂脂、歌颂、谄媚的卖笑生涯,每年领着中共赏付的供养费,过着收钱卖唱的戏子生活。他们不过是中共在背后牵线操纵的八个政治木偶,是摆在中共牌坊门前的八个政治花瓶,是环伺在中共身边的八位政治丫鬟。所以,从那时候起,他们就失去了所有的合法性。

(四)

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像中共这样的政权:天天将“人民”两个字挂在嘴上,特别爱在国家机构、军队、各种组织、各项事务、以及广告标语中冠上“人民”的字眼,但在现实中,他们却处处与人民为敌!

当我们翻遍中共的建政史,就会发现,中共政权始终面临着深刻的合法性危机,尽管他们用各种暴力和弥天大谎来掩盖、转移这一危机,但合法性危机一直与中共如影相随,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所以,这个政权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除了作奷犯科、鱼肉百姓外,找不到丁点儿合法性。他们岀台的无数恶法,欠下的累累血债,压榨的天量民膏,早已在黎民百姓的心中刻下了“共匪”的记号。

由于做贼心虚,时至今日,中共对全体民众仍然维持着严密监控的高压态势:中共每年的维稳经费已达天量数字,但仍在高速增长着;中共的警察数量和警民比例,都高居世界首位;再看看那些遍布于城乡街道的数亿个监控探头,那些架设在机场、车站、港口、地跌和各条要道关口的人脸识别系统,就知道中共在用科技“大数据”的严密围栏,将全体民众囚禁在现代奴隶制的牢笼里。他们最惧怕的是让人民知道真相,最担心奴隶们在自由中醒来,所以他们丝毫不敢放松对民众的钳制。他们的内心十分淸楚,只要给民众一点点自由,不要说举行全民公投,仅仅让民众畅所欲言,民众发出“打倒中共”的怒吼,就会像潮水般的将他们淹没!

(五)

一个政权的命根就是它的合法性。有了合法性,它在执政中的一切言行才具有正当性,民众才会认可和服从这种正当性。民主国家的政府的合法性,必须通过合法的选举程序来确认,任何政府都不得使用暴力和恐吓来强制规定自己的合法性。所以,当我们追究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时,就卡住了它的命门。

最近一段时间,世界发生了几件很有意义的事件:

6月23日,美国参议院正式研究修改𡿨外国主权豁免法〉,讨论剥夺中共国的主权豁免问题,为美国公民在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中遭受的伤害、损失和破坏打开追究中共责任的法律之门。剥夺中共的主权豁免,具有核武级别的威力。相信这个修正案会很快出台。

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𡿨香港自治法〉,正式问责和制裁破坏香港自治的中共高官。被制裁官员的级别最高已至中共常委一级(正国级),这是史无前例的信号!

6月26日,联合国人权专家“前所未有”的呼吁国际相关组织审查中共政府的人权记录。紧接着,6月28日,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强烈要求联合国成员国响应人权专家的呼吁。

国际社会这一系列的连环动作,非常明确地表达了国际社会对中共胡作非为的忍耐己到了尽头,这既体现出文明世界的觉醒,更说明中共对中国人民的非法统治已步入穷途末路。

中共建政已有七十年,它一路走来,步步溅血,将人世间的一切恶都做绝了,而每一项恶都达到十八层地狱。中共的非法性和它犯下的滔天罪行决定了它的命数,它的命数又决定了它的末日时刻。这个号称有9100多万党员、468万多个基层组织的全球最大的邪教“利维坦”,已经进入行将断气的倒计时,任何妙手都回不了春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