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閆麗夢:涉與中共龐大利益勾結 世衛阻撓以羥氯喹治武漢肺炎(圖)

2020-08-06 20:35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瓶裝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片劑(圖片來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瓶裝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片劑(圖片來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6日訊】(看中國記者文可伊綜合報導)目前已有很多很好的臨床實驗報告,證明對武漢肺炎病毒的預防和早期治療有很好的功效。世衛何以百般阻撓以羥氯喹治療武漢肺炎?為什麼身居高位的專家不承認羥氯喹?閆麗夢博士揭露背後的深層原因。

閆麗夢博士在前白宮首席戰略家班農(Steve Bannon)8月4日的視頻節目上說,這背後牽涉中共、世衛和許多研發機構、製藥商的龐大利益關係。

閆博士解釋,這是在人類史上第一次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被禁止使用。「這個藥被世衛列為最安全的藥物之一,連小孩都可以服用。現在醫學權威機構要停止收集來自前線醫生的各種能真實反映羥氯喹療效的數據。我們看到很多國家,例如印度、埃及和印尼使用羥氯喹來治療武漢肺炎患者。這藥物又便宜又安全,使用這個藥物治療的國家致死率都很低。」

為何羥氯喹沒有在美國和世界上更多國家被使用?閆麗夢認為,若羥氯喹那麼有效,很多進行藥物和疫苗研發的專家和單位就沒有辦法獲得更多的研究經費了。他們不能允許像羥氯喹這種又便宜又安全的藥物存在。

假設現在市面上缺乏有效的藥物來對抗武漢肺炎疫情,那就必須投入巨大的經費從事藥物和疫苗的研發。閆麗夢博士以自己的研究單位作為例子,早在今年2月份,港府就撥出一筆應急資金,這筆資金還是來自比爾.蓋茨基金會。

她說:「因此一大筆經費來到了我們的研究單位,基本上你只需要寫一些研究報告,證明你在病毒和疫苗方面有研究,做一些開發疫苗的工作,那你就可以得到一筆很大的經費。科研人員就可以獲得榮耀、陞官發財。試問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會去推薦羥氯喹?」

閆麗夢也說,有的專家還傾向於引用低質量的案例或虛假的研究報告來證明羥氯喹的無效。

一些虛假的研究報告發表在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上,然後世界衛生組織就迫不及待地取消以羥氯喹進行臨床試驗。這就成了不使用羥氯喹治療武漢肺炎的依據。

但是現在武漢肺炎疫情不是很緊急嗎?閆博士說:「每分鐘都有人感染,每分鐘都有人死亡,醫學界怎麼可以僅僅因為權威專家不承認其有效性,而忽視這種被長期使用且已證明是安全的藥物呢?」

很多一線的醫生簽署請願書要求使用羥氯喹。前線醫生治療武漢肺炎病人,每天都面臨極高風險,他們需要這些藥物治療病人,也需要保護自己。「這些聲音完全被忽視,被那些高層權威給屏蔽掉了。」

中共早在去年12月就在服用羥氯喹預防感染

主持人問,中共高層一直在炫耀他們的感染率很低,這和羥氯喹是否有關?

閆麗夢博士回答,根據她獲得的情報,中共高層確實是在服用羥氯喹作為預防手段。「甚至早在去年12月底,在全世界都還沒有知道有一種未知肺炎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蔓延的時候,中共高層就已經開始在服用了。」

早在今年年初,當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非常嚴峻的時候,他們就曾用羥氯喹在救治病人。「閆麗夢說:「當時有人聽說,就買了這種藥並向周圍的人推薦,他們確實獲得救治,我們得到很多反饋。」所以,閆博士確信,這是一個針對武漢肺炎非常有效的藥物。

此前有至少25項由世衛資助的有關羥氯喹療效的研究,後來都被世衛取消了,所有的資料和數據都被銷毀,現在若想要進一步研究羥氯喹,反而形成一種障礙。閆麗夢說,這對人類來說是各非常巨大的損失。

世衛和中共撒謊無數

閆博士也提到,世衛已經撒了很多謊,而這些謊言也都被揭穿。下一步,他們將商議編造下一個謊言,這是他們能做的。

病毒是動物起源的謊言被揭穿了,下一步世衛和中共還會編製什麼謊言?她說:「我們不能相信世衛,世衛已經失去信譽,背後涉及巨大的利益問題,我有很多證據證明。例如,裴偉士博士如何試圖操縱世衛組織,按照中共的命令行事。我們在過去半年來已經見識到了。」

她說,中共一直以來都通過控制權威來控制言論,那些所謂的權威和專家會利用他們的專業立場發言,取得公眾的信任。一旦這些權威聽從了中共的指揮,中共就可以向群眾傳達它要讓人相信的信息。加上強制和壓迫手段,中共就控制了中國的14億人口。

現在中共想把這一套複製到海外的西方國家,要做到這一點,中共就需要利用世衛等國際組織。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這幾個月以來,相信大家都已經看清世衛的所為。「世衛在之前就到過中國考察,上週也去了,他們看到了什麼?他們能看到什麼?一切都需要聽從中共外交部的指揮。

她說:「我認為世衛和中共的談判確有其事,他們是在商議雙方之間的利益勾結。他們也會坐下來討論怎麼和大眾繼續撒謊。到底要說這病毒來自蝙蝠,還是要甩鍋給一個一帶一路的國家,或再從武漢找一種可憐的動物來當替罪羊。這些都是我們接下來可能會看到的事情。」

她呼籲每個人都應該根據事實作出判斷,世衛到底是否可信。

世衛已經為中共編造了很多謊言。世衛曾說過,中共在對抗疫情方面做的很好,這是否可信?

世衛網站上一篇論文也指出,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最接近中共軍隊找到的舟山蝙蝠病毒,這就是病毒可能有人工改造過的證據。閆麗夢博士在上一次的訪談中也談到中共病毒是從中共軍隊發現的野生蝙蝠冠狀病毒改造而產生,並非完全人工製造。

閆麗夢還提醒,一般上研究病毒,科研人員不會只製造一種病毒,他們會製造多種毒株以供研究,以及測試它們的功能和屬性,有些病毒的毒株可能被保存起來供日後使用。「試想想,這種經過實驗室改造的病毒,怎麼可能只製造一種特定的毒株?所以如果現在不對病毒事件追查到底,日後很有可能羥氯喹也起不到醫治作用了。」

她還爆料,在中國的許多實驗室都在從事一些違反道德倫理的試驗,在海外的實驗室絕對不會去進行這種實驗,但是在中共體制下的實驗室就做了。例如,2018年,賀建奎博士在中國進行嬰兒基因編輯測試,這種實驗在海外是絕對不被允許的。在中國也應該不被允許,但是中共假裝不知,默許他們進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