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因元朗恐襲辭職 前港警證實「警黑勾結」非空穴來風(圖)

2020-07-21 11: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9年7月21日,元朗發生恐怖襲擊。
去年今日,香港元朗發生恐怖襲擊事件,白衣人衝入元朗港鐵站無差別毆打市民。(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7月21日訊】去年今日(7.21),香港元朗發生恐怖襲擊事件(元朗恐襲,又稱721事件),一群疑似黑社會的白衣人無差別地毆打市民,和到場了解事件的民主派議員,以及採訪記者等,可謂見人就打。而全程沒有一個港警執法,事後媒體拍攝片段顯示防暴警察拍白衣人肩膀,建制派議員何君堯還和疑似黑社會人握手等。警察公然包庇黑社會,縱容黑社會行凶,事件引起社會嘩然,也令香港人對港警徹底絕望。

名為「阿華」的離職警員日前接受了香港《蘋果日報》採訪,他坦言7.21那一晚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抱負一夜崩潰,亦心痛警隊由維護公義、維護法治的紀律部門淪落到勾結黑社會,漠視市民死活的極權走狗,他表示,若不辭職,則對不起自己。

阿華直言警隊很多人是非不分,邏輯和理解能力低,認為拿政府錢就要幫政府消災,亦不想理睬警察收入是來自香港市民、納稅人的事實,且經常結夥欺凌持不同政見的警員。阿華唯有對自己的政治立場保持緘默,但最終忍無可忍都要辭職明志。

阿華自少年便立志做一名,希望服務社會,幫助市民。在反送中運動期間,阿華是一名防暴警察,經常在衝突現場執行公務,元朗恐襲當晚他被調到港島區候命,在警署內看到新聞才知道元朗有白衣人打人。

對於7.21當晚沒有警察執法,阿華坦言自己曾經天真地以為是警隊編排上出錯,後來發覺這太不可能。他亦透露,警隊早在去年4月,即反送中運動爆發前已經在內部查問警員,暑假期間能否取消假期,能否當值。因此,他推測政府已經一早預見推行《逃犯條例》修訂會引發示威潮,所以提前安排足夠人手支援;同理,政府也會預測7.21有事發生,但為甚麼未安排人手去元朗平息騷亂,當晚即使上環有示威活動,但每區都有警察當班,阿華估計元朗警區僅軍裝警察都有三、四十人,港島還有快速應變部隊和速龍候命,惟指揮官遲遲不發號司令,拖到最後才將在西環處理衝突的機動部隊調去元朗。

阿華還透露當時在警署和他一同看新聞的其他防暴警員,見到白衣人凶狠地毆打普通市民,竟然冷血地高呼:打得好!活該!阿華和他們講道理,卻不獲理會。對此阿華覺得很荒謬,但自己人微言輕,不能接觸機密文件,想揭發真相絕非易事,唯有向大約20名其它警區的警員打探,明察暗訪之下,得知當晚總部指揮中心曾下令,警察不得進入商場和港鐵站範圍內執法,也即表示當白衣人在元朗港鐵站內行凶作惡時,警察不可入內執法,可見「警黑勾結」非空穴來風。

幾十,甚至上百如凶神惡煞般的白衣人打到很多市民流血倒地,其後逃之夭夭,至今也只有7人被控,對比反送中運動中被控的近8,000名抗爭者,真是九牛一毛。阿華表示,時隔一年真相仍被迷霧籠罩,警方明知犯錯卻不敢承認,也沒有警察因事件而被處分,香港警察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國安法下,警權勢必進一步擴大,白色恐怖的陰霾下,阿華何以仍願意接受訪問?他表示,想做對的事情,而且自己陳述的都是事實,沒有添枝加葉。他坦言,脫下警服,放下霰彈槍雖然不捨,但亦鬆了口氣,而辭職也得到家人、朋友的支持。阿華沒有後悔加入警隊,服務市民的初衷也未有改變,只是現在警隊變了,自己無力改變現狀,唯有離開,至少自己沒有做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