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黑幕:丹麥前外交大臣捲入華為設的陷阱(組圖)

2020-07-16 17:25 作者:黃清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對丹麥外交官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圖片來源: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16日讯】(看中國記者黃清報導)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對丹麥外交官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並試圖影響丹麥政府誰將成為未來5G網絡供應商的決定。

據丹麥最老牌媒體《貝林時報》 Berlingske 7月16日發表《一位在丹麥的中國女子》的文章披露,華為已將前外交大臣佩爾·斯蒂·穆勒 (Per Stig Møller))捲入骯髒的遊說活動中。

華為在丹麥的副總監、與丹麥前外交大臣穆勒 (Per Stig Møller)結婚的中國女子Xukun Ji,她於今年4月致函丹麥外交部門負責人拉爾斯·洛斯(Lars Lose),後者此前曾是穆勒的大臣秘書。

就在丹麥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宣布,即將推出的5G網絡對社會安全至關重要、丹麥不採用華為之際,Xukun Ji於今年5月給拉爾斯·洛斯(Lars Lose)寫了封信。

“我很難理解丹麥正在選擇這種極端的方法”,Xukun Ji在致丹麥外交部門負責人的信中用英語寫到。

華為還把目光投向了外交部門的高級外交官,從發出的九封信件和電子郵件揭示,華為敦促丹麥外交大臣耶普·科弗德(Jeppe Kofod)書面保證,將華為引進丹麥市場。

華為通信總監湯米·茲維奇(Tommy Zwicky)卻認為信件中沒有“任何威脅”。

他說:“我已經仔細閱讀過信件,但沒有看到問題所在,除了可以被認為是有點笨拙的遊說之外。”

但是Xukun Ji的遊說不僅僅是這一次,她在去年2019丹麥政府出於對華為安全的危險因素考量,宣布放棄使用華為5G之際,突然受僱於華為。據《貝林時報》Berlingske報導,Xukun Ji自2019年6月1日開始擔任華為駐丹麥副總監。在此之前,Xukun Ji還向《貝林時報》發表了一篇辯論文章,其中指出,這家中國公司並未受到美國的公平對待。

據Xukun Ji自己向丹麥媒體介紹,她出生於“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北京,在西藏出售過拖拉機,並贊助了北京首屆選美大賽。她與時任丹麥外交大臣的親密關係始於一次生日聚會,結成夫妻後卻仍保持各自不同的住址。

Xukun Ji喜歡扮演摩登現代女性形象,但似乎這還不夠,她還出演過丹麥民間喜劇電影《安雅與維克多》。

‘我喜歡挑戰自我。挑戰來臨時,您必須嘗試一些新事物。這也很有趣,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難,”她談到電影角色時說。

她認為自己出生於近代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之一,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成千上萬的知識分子和高級黨政工作人員被派往偏遠農村地區或勞教所進行“再教育”,以學習真正的社會主義。這也適用於她的父母和祖父母。

“我父母”的故事是一個巨大的悲劇。我父親是法國的外交官,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操家。當他被派往四川省的一個大水壩建築工作期間,從腳手架上摔下來,在我三歲時被整死。”

她只從照片和別人說的話中記住了父親:“他們說我長得很像他。他給了我一些很特別的東西。即我的名字,意思是“地平線上的日出”。

現居住在丹麥的中國異見人士、前香港媒體人楊光先生對《看中國》表示: 這就是中共如何滲透西方上層、主流社會最典型的作法,利用美女引誘,混入高層,然後步步進逼,做中共想做的,這些例子最近在西方被揭露的太多了,比如英國。 華為在丹麥拒絕使用中共的5G之後,一直小動作不斷,而且在敏感時刻雇用一位完全外行做副總監,你就應該知道華為和中共是多麼卑鄙。

丹麥報導鏈結: En kineser i Danmark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