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7千萬人失業震驚全中國:「六保」還保得住嗎?(圖)

2020-05-04 08:52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看中國2020年5月4日訊】4月30日,市場上傳出了一個消息,說是中泰證券一個人事變動調整的新聞引發了整個市場關注。根據文件顯示,中泰證券免去了李迅雷其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的職務,他同時兼任的中泰證券研究所的首席經濟學家這個職位還保留著,但是所長這個行政職務被免去了。與此同時,聘任戴志鋒為該證券研究所所長,篤慧為副所長。李迅雷在國內還是比較有影響的經濟學家,很多話他還是非常敢說的,比較有個性。按道理說,一個經濟研究所的所長卸任、被免職,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基本上挑不上筷子。那為什麼會引發市場的高度關注呢?為什麼今天要來講這個話題呢?主要是下面的原因,因為很多人士推測李迅雷被免職,可能和在4月26日發表的那篇被刪除的文章有關,這篇文章叫做《中國失業率有多高》,這是一篇調研報告。這篇文章中預測中國的失業率在20%左右,新增失業人口有7000萬左右。那麼這個和中國官方公布的失業數據基本上就大相逕庭,相差甚遠,基本上是翻了幾倍。主流經濟學家公布這樣的數據,可以說讓大家感到非常震驚,而且網上還有大量的傳言說李迅雷因為這篇文章被請去「喝茶」了,反正消息是越傳越大。網上對這篇文章的搜索量也是快速上升。所以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不是因為他的職務變動引發了市場關注,而是因為他們做的關於失業的調查報告引發了市場高度的重視。

4月30日,李迅雷發表了一個澄清聲明,來給自己「被喝茶」的傳言闢謠,他是這樣說的:網上有關被請去喝茶、被限制傳播之說,純粹是無稽之談。他說,4月26日本公眾號發布了《中國失業率有多高》,此文中的作者並非我本人,只是通過本人的微信公眾號發表,還說這些數據有些是在假設前提下才能成立,主要是做研究的用途。至於他是否被喝茶,我們沒法核實,但他的解釋顯然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他是經濟研究所的所長,還是首席經濟學家。其發表的文章,如果不是他研究所裡面的人員發表的,那麼至少也是經過他同意的,對不對?就算是所外的人發表,這是他的微信公眾號,他本人不同意能發出來嗎?所以把這個文章算作是他的,基本上也是沒錯,至少是他認可的。

在4月中旬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就提出了一個「六保」的概念,和去年提出的「六穩」形成一個對比。所謂的「六保」,就是指「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保基層運轉」這「六保」。那麼,不管是「六保」還是「六穩」,首先他們要保的都是就業,可以看出當前的就業形勢非常嚴峻。可以說,就業問題已經上升到了國家的戰略層面,是中共當局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這幾年,中國政府對經濟話題的控制和討論是非常嚴的,也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比如說,談失業,談銀行倒閉,或者是外資撤離,企業倒閉破產,人民幣匯率與外匯儲備等等這些敏感的話題,基本上都是官方的禁忌。你在微信公眾號裡面寫這方面的文章,很容易被刪、被封。說的輕一點、隱晦點可能還好點,可能過關。但是如果說的直白一點,或者你的數據和官方的差距比較大,你的觀點很鮮明的話,這個文章肯定是要被刪或者是被封號(我的幾個號都是這樣被封掉的)。顯然,官方就是不讓你談這些話題,就算談的純粹是經濟問題,也覺得敏感。所以這篇文章的被刪,也在情理之中。我去他的公眾號上看了看,這篇文章已經找不到了。但奇怪的是在新浪網、金融界的一些主流網站上,都還保存著這篇文章,和以往一些敏感文章被全網封殺完全不一樣。那麼這是什麼原因呢?難道是因為想讓大家對當前的失業問題有一個心理準備、讓大家做好最壞的打算?我覺得是有可能的。

這篇文章我看了一下,基本說的還是比較中肯的,數據上也是比較貼近實際。我之前從各大產業的利潤萎縮的多少上分析中國的失業人數,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中國的失業人數大概是兩個億左右。那麼,這次李迅雷他們統計出來的7000萬人失業,百分之二十以上的失業率,應該和我的那個數據比較接近。雖然他的數據比我還保守的多,數據相差也比較大,但即便如此,他這組數據公布出來,也是需要巨大勇氣的。

在中國經濟界引起軒然大波的《中國失業率有多高》的調研報告截圖
在中國經濟界引起軒然大波的《中國失業率有多高》的調研報告截圖(網路圖片)

我們看一下這篇文章的主要觀點。文章說:1、中國失業率和經濟形勢明顯是背離的。美國、歐元區的失業率和經濟週期都有明顯的負相關,而中國的兩套失業率指標和經濟週期的相關性都不高。中國3月份城鎮調查失業率回落到5.9%,相比去年年底還上升了0.7%, 這個與其他各項指標下滑不太匹配。

2、兩套系統計都需要大幅度的改進,像城鎮登記失業率,僅僅將在政府部門登記並符合失業條件的人員統計為失業,存在著明顯的漏算。而調查失業率,又沒有很好的處理農民工的失業統計問題,也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內。例如:一季度調查失業率上升的幅度很小,但是中國農民工外出務工的人數同比是減少了5000萬。

3、失業率到底有多高?或在20%附近。中國的總體就業更加偏重於第三產業,並且個體經營戶佔了很大比重,災情中個體經營戶受到的影響較大,再考慮到服務業和可選消費需求的低迷,外需的大幅衝擊,根據我們的預算,目前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了7000萬,對應的失業率大概在20%左右。

4、乘數和連鎖反應。沒有必然的V型反彈,我們對經濟的恢復進度應該有足夠的耐心,經濟活動「暫停」容易,但從「暫停」到「重啟」,再恢復到正常,都是一個非常漫長過程,經濟疲軟期間帶來的收入減少,企業破產,失業增加等諸多問題,都是有乘數效應的,災情要想得到控制,短期很難,但是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5、當初一季度GDP公布的時候,同時公布的失業率。我們討論後,都覺得這個數據不太準確,因為中國的特殊國情,農民工群體非常龐大,城鎮調查失業率並未真實反映農民工失業的問題,導致在策劃失業狀況方面的也存在著明顯的缺陷,具體來說,官方認為農民工在城市有工作的時候,農民工屬於工人。在城市持續工作之後,農民工可以回到農村中做農民,兩種情況下都有工作可做,那麼農民工可以說並不存在統計意義上的失業問題。但事實上,在經濟形勢不好的時候,農民工也希望能夠留在城市繼續工作,但是因為無法找到工作而被迫回到農村當農民,也是屬於失業。當前針對城鄉家庭就業狀況的抽樣調查,是將在家務農也當作就業,農民工從城市回到農村並不會被作為失業對待,這確實缺乏一定的合理性。

上面都是他文章裡的一些摘要,大家可以看一下,他的那些主要觀點基本都在這裡。我的理解就是,他說的5000萬農民工的問題,這些人的在城市一般都是在工廠、建築工地或者是服務業裡面從事一些工作,對吧?現在,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加劇,他們在城市失業了就會回到農村,所以按照這篇文章的說法就是失業,我也認可這就是失業。但官方不管是登記失業還是調查失業兩個統計口徑都沒有把他們計算在內,這就是前面說到的,經濟下滑了6.8%,但就業人口卻反而增加了200多萬的主要原因。上次這組數據出來的時候,我還給大家提到過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肯定是存在數據造假。

很多人認為疫情只是暫時的,一旦全面復工之後,所有的一切都將恢復到常態。其實這個說法我是不贊成的,就像文章中說的,收入減少、企業破產、失業增加等諸多問題,都是有乘數效應的。破產的企業在企業解封之後能重新開張嗎?失去的工作在解封之後就一定能重新找到嗎?減少的收入、減少的消費、以及斷供的房子在疫情恢復之後能補回來嗎?很多是補不回來的,錯過就是過了,其實這些都是乘數效應的體現,這是我個人的理解。

說到美國,其實也一樣存在這些問題。很多人認為美國經濟結構沒問題,只是受到了疫情的衝擊,所以疫情緩解之後呢,他們覺得美國經濟會滿血復活,會很快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其實這也是一種誤解。那些破產的企業,那些虧損的企業,那些失業的工人,那些違約的賬單,他們如何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呢?很多東西垮了就是垮了,要重建很難,和那篇文章裡說的乘數效應是一個意思,這種恢復過程是非常漫長的,而不是一個V字形的恢復,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美聯儲現在是無限量的印鈔,那麼這就是要保這些企業、這些家庭不垮,保證他們的債務不破,這個策略短期來說是可以的,這是美國汲取了大蕭條和次貸危機的教訓之後,現在開始提前打預防針,提前大放水來防止這一連鎖的倒閉,但問題是之後的通脹怎麼辦?無限量的印鈔,無限量的信貸,直升機撒錢,後面的通脹怎麼控制呢?通脹是比債務危機、比失業更猛的老虎。現在美國的物價已經感受到明顯的上漲,我都能感覺到。疫情之後的通脹會到什麼地步,現在還真不好說。

再回到中國的失業問題。7000萬的失業人口,20%的失業率對於關心經濟人來說,肯定是石破天驚的數據。不管官方是否封殺,中國今年的失業問題是一定會爆發出來的。大家可以看不到真相,但是每個人每個家庭都會真真切切感受到這個真相。你看不到數據,但是你能感受到這個失業問題嚴重的數據的存在,每個家庭或者周邊的親戚朋友肯定會很多失業的,大家能體會到失業的切膚之痛。

今年「六保」的第一保「保就業」肯定是保不住的。所以官方不把這篇文章封死,也是對的,給大家提前打一下預防針,提前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這樣,到失業潮真正到來的時候也不至於那麼痛苦而無法接受,最後鋌而走險、走極端。今天就看到一個視頻,就是廣東湛江「石油寳」的一個投資者,他所有的存款被銀行收走了,然後他在絕望的情況下在街邊引火自焚,可以說是非常慘烈。人來人往,也沒有人給他伸出援手,最後被燒死。警方給出的結論是:一個拾荒者不小心點燃了自己。我看到派出所的那個鑑定單,確實讓人很寒心。我就說以後金融雷爆可能還會層出不窮,「不小心」把自己點燃,「不小心」把自己掉進江裡,「不小心」讓自己跳樓這樣的事,還會有很多很多。其實,很多人為什麼寧可死也沒有想到反抗,我覺得這真的是很奇怪一個事,特別是中國的很多人。

再說到石油寳,如果投資者提前知道這投資的是期貨,可能面臨著本金都不保或者還要倒貼錢這種風險的話,買的不是理財,他們認識到這一點的話,也許事後就不會有這麼大的反差,極端的還自殺,前幾天還有一個跳樓的。那麼中國官方提前劇透失業率,是不是也有這種意思在裡面呢?你現在知道失業很殘酷,那到時候失業真正落到自己頭上,可能就不會覺得那麼突然和絕望,也許能減少類似的自殺事件。

文章開頭說的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了「六保」,其實剛才只談了第一個就是保就業,剩下的五保是「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的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既然提出了「六保」,那麼很明顯就是現在已經面臨著保不住的風險,要爭取保住,這是一個最低的底線要求,就像孕婦保胎。孕婦為什麼要保胎?那就說明孩子可能有些問題,就是可能不是個很健康的孩子,或者是孕婦的身體本身不好才需要醫生來保胎嘛! 沒有說懷孕非常正常,寳寳和大人都非常健康的還要去保胎,所以相對於「六穩」而言,「六保」提出的更多的是最後的挽救措施,是這樣一層意思。

去年提出的「六穩」,就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其實這「六穩」和「六保」有好幾項都是對應起來一脈相承的。除了第一項都是保就業之外,「六保」中的保產業供應鏈的穩定,基本對應的就是「六穩」中的穩外資。中國在這次利用自己世界工廠的地位限制大量醫療物資出口,可以說讓全世界看到了將產業鏈放在一個流氓國家對自己帶來的威脅和危險,美國可以說是感同身受,所以這才有了美國和日本計畫補貼企業來撤離中國這樣的舉動,只要企業離開中國就行,至於你是回流本土,還是去東南亞等國家,都不限制,政府給你貼錢。而外資都是中國製造業的龍頭,一旦這些外資巨頭都走了,中國整條產業鏈也就一條一條的分崩離析了,而中共政治局的這些人顯然是已經認識到了產業鏈轉移對中國的危害,所以現在他們想辦法要保產業供應鏈的穩定。但是按照目前的態勢啊,我覺得肯定是保不住了。

「六保」中的第三個是保市場主體。什麼是市場主體?就是企業、工廠、店舖、網店,所有這些可以提供就業、創造效益的社會細胞單元——經濟細胞。實體都保不住了,就業也肯定保不住,就像產業鏈保不住的話,就業也一樣是保住的。失業問題有多嚴重,這裡就不細說了,大家看看沿海有多少外貿企業在倒閉,有多少製造業的工廠在裁員、在輪修,有多少地方的實體店和店舖都在轉讓,成片成片的轉讓的公告,大家都可以在視頻裡面、照片裡面看到。之前就提過,從燒糧倉到燒工廠的現象,最近有好幾個視頻在網上傳的都是關於燒工廠的。昨天看到的一個就是在浙江的金華,好像一個工廠著火了。別人說這個老闆是虧損的,可能這個廠著火了,是不是為了能套點保險都不好說。有的地方政府是逼著企業開工,別人是虧損開不了工,但是政府為了收稅,逼迫這些企業開工,你說別人有什麼好辦法?一燒了之,反正關也關不掉。還有不少網友告訴說他們自己本地有一些工廠著火,大家想想這背後的邏輯到底是一種怎樣可怕的現象。

還有「六保」中的保糧食安全保民生,這些基本上都是衣食住行以及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民生的小事。那麼糧食問題啊,最近我說了不少,今年能保住的可能性也很小,因為今年的糧食肯定會出大問題。就算今年能涉險過關,但明年肯定也會有不小的問題,這兩項都是前面的「六穩」裡沒有的。「六穩」裡面沒有提到糧食,但是「六保」裡面糧食是重頭,說明今年糧食安全和民生可能會出大問題。

而「六保」中政治性最強的一項就是最後一項:保基層組織的運轉。在全世界所有的政治組織中,我認為中共是對基層組織控制得最好的、也是最嚴的。當初毛澤東等中共創始人就是靠著在農村的組織動員能力,才最後達到了和國民黨顛覆對決的高度,最終奪取了政權。共產黨對農村的鄉鎮、村組等的一些基層組織的生根和資源調度能力,可以說登峰造極。要知道在國民黨之前,國家的政權都是只能延伸到縣一級,下面的鄉鎮和鄉村,基本上都延伸不下去、動員不起來的。鄉村都是自製的,非常散漫,依靠宗族這種關係來維繫著鄉村,所以國民黨兵源那時候不夠,就去抓壯丁,強行抓就引起大家的反感。但共產黨需要抓壯丁嗎?它分塊土地給你,大家都熱火朝天地跟著他干了,他的資源調度能力是非常強的,所以共產黨的兵源就源源不斷,而國民兵源就很少。說了這麼多,只是舉一個例子,就是說共產黨對農村的資源調度能力是非常之強的,基層組織的運轉是中共的強項,算是他發跡的根基。而現在,「六保」中都提到要保基層組織的運轉,那麼這一塊肯定也是出了很大的問題。

那麼,什麼會對基層組織的運轉帶來威脅呢?我覺得這個還是要追溯到失業的問題。公眾號那篇文章說,有5000萬的農民工返鄉都沒有回來,應該都算是失業。這些人很多都是80、90後的農民工,他們在城市裡這麼多年,現在一下子就失業,回到農村去了,那麼他們還會種地嗎?他們早已習慣了城市的生活,在農村還能適應嗎?沒有了收入來源,他們會坑矇拐騙、攔路搶劫嗎?這會對當地的治安和社會秩序帶來挑戰嗎?這都是非常有可能的。還有,在城市裡面的很多人就算失業了,他們也不願意回到農村,或者他們本來就是城裡人,他們回不去農村,而城市裡又沒有社會保障體系,那麼這種情況下他們怎麼辦?他們失業怎麼辦?他們依靠什麼為生呢?長遠來說,他們肯定是通過非法的手段來謀生,那麼這就會對城市的社區治安帶來一個挑戰,這也是對基層組織運轉的一個威脅。

其實,剛才提的這些都是對基層組織運轉的一個挑戰,也是對中共70年建立起來的基層治理秩序的一個威脅。而政治局的會議能把這個提出來,說明這個情況已經出現了苗頭,或者說現實中基層運轉失靈的現象,比想像的還要嚴重得多,所以從去年的「六穩」到今年的「六保」,可說是經濟非常嚴峻的一個信號,也是經濟、民生和政治將出問題的一個報警。而「六保」中,最根本的還是保實體保就業,目前來看這兩項基本上都是保不住的,其他的各項都是建立在這兩項的基礎之上,就業不保實體不保,那麼其他的怎麼保的住呢?可以說情況已經越來越明白了,那些政治局的人哪,也看得非常明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