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方日記引爆中國混戰 武漢封城紀實怎變賣國賊?(圖)

2020-05-01 11:06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方方
武漢作家方方(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看中國2020年5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武漢作家方方以日記方式記錄了武漢封城後的故事,目前即將翻譯成英文與德文在歐美國家出版。這讓方方意外踩到「地雷陣」,在大陸引發巨大爭議。為何《方方日記》在前後期遭遇如此巨大的反轉?方方究竟該不該在國外出版這部作品?言論自由究竟和國家利益是否衝突?一時間民間輿論炸鍋。

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2月6日因染病去世後,中國輿論出現微妙變化。一方面是中國的社群言論極為激憤、甚至出現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另一方面,中共官方透過微博特定許可的帳號試圖帶動輿論風向,把李文亮吸納回國家論述的體系中。但武漢作家方方的日記,則指出李文亮事件背後的問題,以及對於隱匿疫情所造成的惡果,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方方以日記的方式記錄武漢封城的故事後,遭到「愛國主義」的嚴厲譴責,他們認為,《方方日記》發行英文版與德文版是對中共政府的誹謗,破壞了武漢的「英雄形象」。

不過,方方接受財經旗下《財經十一人》採訪時表示,日記只是她個人情緒的抒發,關於她記錄的武漢封城後發生的故事,國內有十幾家出版社向她詢問出版事宜, 「但是後來有人挑動公眾對我叫罵,而且誰幫我說話就去圍攻誰,從而導致國內沒有一家出版社敢出。」

直到2月下旬,方方有了將版權交給美國漢學家白睿文(Michael Berry)的想法,並於3月初確認將《方方日記》美國版權給美國哈珀克林斯出版社(Harper Collins) 。

結果這一消息在中國引發巨大爭議,大批極左派、小粉紅一面倒的指責方方是「給西方反華勢力遞刀子」、「賣國賊」。

與此同時,翻譯《武漢日記》英文版的作者白睿文,也在微博遭到網路攻擊。之後,白睿文在推特這樣寫道:「確實受到很多的攻擊,一部分還相當猛烈…」。

不僅如此,曾經支持方方的不少中國知識份子竟也遭人舉報。

比如,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梁艷萍,因在社交媒體表示支持方方而被該校調查,校方並稱「將視調查情況進行嚴肅處理」。

據悉,梁艷萍3月底在微信發文稱,方方的日記是「真正為人的寫作」、是「人性良知的追問」、是「直面人生的實存」,同時梁艷萍也批判攻擊方方的網友「可恥之極」。該文經方方在微博轉載後廣為流傳,但未曾想,隨後有人向湖北大學舉報了梁艷萍。

不過最誇張的是,南京書法家錢詩貴公開提議,要雕塑一座方方跪像放在秦檜的跪像旁邊。他還在社交平台寫道:「朋友痛恨方方不顧民族大義,堅持在國外發行其武漢日記,積極充當西方反華勢力急先鋒,已經不折不扣淪為了漢奸。」錢詩貴因為此帖的跪像提議,吸粉無數,一躍成為發紫的網紅。

太極紅人雷雷更在互聯網上高喊「要拳打方方」。他說:「趁著方方依然在湖北武漢,依然沒離開中國,在此,我號召在武漢的武林同道,請你們拿出你們正義的拳頭,去懲罰這個人。」

對於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一系列詭異現象,著名時評人長平在德國之聲撰文感慨表示,「一個作家因為寫作而被『祖國人民』辱罵,甚至迫害致死,這樣的故事太多了,是專制社會的家常便飯。」

中國當代史研究專家、洛杉磯加州州立大學宋永毅教授則對美國之音表示,《方方日記》因為記錄了常識,又因把記錄的常識進一步公開化、國際化,觸到了中共政權的痛處,踢到了政權的利益,同時也傷害了政權的顏面, 總之,讓政府不痛快,於是,這股「愛國主義」狂熱便得以點燃。

法律學者、時事評論人汪月輝也表示,中共政府把中國與中共混淆一談,讓人民分不清黨是黨,國是國,愛國不等於愛黨。他進一步說,愛國主義本是公民的社會素養,不跟政治掛鉤;比方說在美國,可以不喜歡任何政治人物,包括川普、佩羅西,也可以不喜歡民主黨或者共和黨,但是,這些都不妨礙自己是驕傲的美國公民,不妨礙自己熱愛美國這個國家。

知名政治活動人士古懿也曾對美國之音直言,中共宣傳的所謂「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其實就是毒藥,毒害中華人民子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